游黄月英故里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19

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春天。我和家人一道趁着春色,带着对名人崇敬的心情,游览了三国时期才女黄月英的出生地——黄家湾。

关于黄家湾,早有耳闻。那一天,我们一路驾车出襄阳城向西大约七公里处,从丁字路口穿过一片碧绿的麦田……下车沿路前行,没多久就看见氤氲着历史底蕴的黄家湾村。

进入大门,远远望去,只见堤岸边的草丛中跳出几个醒目的大字:“黄家塆自然风景区欢迎您”。我一见惊喜地尖叫一声:这就是我仰慕的名人故园。随着换移的脚步,我们来到了该园的正前方。远眺整个风景园,一眼能看到尽头。该风景区不算大,依稀瞧见沿路散住着数户人家。左边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田,夹杂着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点缀期间,宛如一条黄绿错综的大地毯,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艳丽。右边是人工栽培的朵朵紫色花蕊,攒在一起竞相绽放,仿佛是涌动的红色海洋,泛着璀璨的光束,让人陶醉其中。穿过这些麦田和花海,沿路缓缓而上,便进入秀丽的黄家湾自然风景园。在景区最显眼的地方,却是一座约两米高的白色石像,石像耸立在大理石底座上,显得高大壮观,她就是才气四溢的诸葛亮夫人黄月英的雕像。你看她矫首昂视,手持竹卷,身穿大袖筒子的五彩锦衣,腰系玉带,雕像的下方摆放着五彩缤纷的盆景花卉,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好一个中国古代女中豪杰的形象!为何大家如此仰慕她?此时,我产生了极大地好奇,于是就去探究黄月英的身世。

黄月英,当时名士黄承彦的女儿,又名阿丑。据说她幼年时受家庭的熏陶,又天生的聪慧,自幼就如男孩子般地玩耍搬弄,做做木工活,久而久之就发明一两个能动能打下手的,木狗木马之类的小玩艺解闷。然而这一解闷不打紧,就使她成为今天机器人发明的奠基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阿丑就从一个小女孩慢慢地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转眼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黄名士十分挂心,就前来问女儿,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夫婿啊?黄月英毫不含糊地说:人们都说最好的婚配是郎才女貌,我偏要女才郎貌。黄名士想:人人皆知我女儿无貌,叫我如何是好?

确说有一天,黄月英正在家中研究小木狗之类的玩物,丫环慌慌张张地跑进屋说:小姐,我听人说诸葛孔明意欲成亲,这周围的适龄姑娘都沸腾起来了啊,你可要把握好机会呀!这诸葛孔明何人也?相貌如何呢?按照今天的学术界《百家讲坛》里的易中天先生的考据,身高180以上,腹有诗书,相貌堂堂,再加上常年手摇自制的一把羽扇,白衣长袍,简直就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超男。黄月英一听,心里按耐不住地激动,直接跑去找老爹做媒。黄名士很为难:我虽与诸葛孔明交情甚好,但这种事让我怎么开口啊!可是,为了女儿的未来,黄名士决定豁出老脸,也要为女儿求得如意郎……那日,黄承彦到了诸葛孔明家寒喧之后便问:我听说你正准备娶亲,家女月英自幼就聪慧,虽容貌不惊人,但才学与你堪配,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诸葛亮一听,不觉有些不快,怒从心来:人人都说你女儿貌丑无艳,你就仗着是前辈硬塞给我?并且还听说你家女儿,是一头黄头发、黑脸皮,还有几颗大麻子。于是,就不高兴地支支吾吾先拖下来。后来再想:像我这世间罕见的男人,又怎能如此浅薄?娶妻就应当娶贤,听人说此女才智过人,要想干大事,就不能拘泥于小节啊。于是孔明经过深思熟虑便答应了这门婚事。等到了婚嫁的时间,黄承彦又来告知诸葛孔明说:我女儿说,自己的婚事要不走寻常路,需得做到“三不”:一不骑马,二不坐轿,三不乘船。如此迎娶,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诸葛孔明想:难道她想走路来我家吗?她愿意,我还丢不起这人啊!

这一天,孔明正蹲在山上冥思苦想着怎么迎接娶亲的事,忽然听见山下有人大呼:“牛受惊了,牛受惊了!”原来是山下拉碾子碾米的牛受惊跑了,把碾盘中心的桩子拉断了,牛拉着碾磙在地上跑。这孔明一看这情景,深受启发,心里豁然开朗,心想:我如果在碾磙上安个架子不就可以坐人了吗?于是,诸葛孔明就开始在家里制作“婚车”了。

腊月初八,黄家女儿月英出嫁。只见黄家是宾客聚满,四面八方的人都来看热闹,真是人声鼎沸啊。不多时只听外面有人高喊:“接亲的来啦”,“接亲的来啦”,顿时人们都涌出门外。只见诸葛亮和书童一前一后坐在一个被红色布幔围着的“台子”上,一边一个如同大碾盘一样的东西滚动着,前面有一个似牛非牛似马非马的东西拉着走。你看,说它似轿非轿,似马非马,似船非船。家家户户都来看稀奇,书童得意地说,这是我家先生为迎嫁未来的夫人特意制成的,它叫“木牛流马”……

就这样他们喜结了伉俪,并被传为千古佳话。

虽然这只是传说,但从阿丑的言行,我隐隐地觉得她不是平凡的女子,她的才华和睿智超然脱俗。那尊雕像中手持书卷,也许就是她想把中国文化传承发扬;她双眸凝神远方,不正是她那鸿鹄之志的体现吗?

顺着阿丑雕像背后,瞅见一个椭圆形的波光粼粼的“阿丑湖”。因为黄月英儿时,喜欢在这里玩耍,这个湖就叫成了阿丑湖。在这个湖的周围,则以群山、青松、碧水、绿草为主要景观,树不大却很茂密,郁郁葱葱;起伏的山峦下,处处弯汊纵横。湖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旁有“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湖里还有几只漂泊的小船,几个游客兴高采烈地划着桨嬉戏争渡,另有一群群游客晃晃悠悠地踏着吊桥,欢快地奔跑着……置身其中,阵阵凉风拂面,可谓是:“心旷神怡,宠辱偕忘”。

阿丑湖渐渐远去,我们沿着一条山谷继续前行。左边有一排排开着白花的玉兰树,香气扑面而来。看着那朵朵洁白的花儿,我不禁想起了唐朝诗人岑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沿途的美景,松海掩映,悠然可见有用楠竹建筑的供路人就餐的松海楼农庄,有悬在山腰供路人休息的楠竹吊脚楼……

径直向前,我们看到阿丑的父亲黄承彦的故居——黄公祠。一座黄承彦的雕像伫立在黄公祠门前,两旁墙壁上还有许多烙画,再走不远,就看到了承彦书院……我们在传统的四合院里体会远古的民居风格,观赏那古画的韵味,感受着那书法的遒劲!

时光穿越了千百年,我沉醉在名人故里,黄家湾那个美丽的传说,那个美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