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茫茫的黔阳古城房车露营公园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19

黔城,还真是块风水宝地。前些年,无论雪峰山外如何冰天雪地,黔城都只下点小雪。正如黔城人微信调侃的:“雪已到雪峰山边上,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可能稍微需要点时间,正在审核它的身份证,大雪证明书,入山许可证……”

这雪该如何下,下多大的量?网友杞人忧天,戏谑道:“下小了,气象局不满意,都预报过了暴雪;下大了,公安部门不满意,交警人手不够;不下吧,教育局多尴尬呀,学校都放假了……”

雪徘徊在上空愁啊。我说:“你愁啥?娃娃们都放假了,在家恭候您呢……下吧,黔城已两年没下大雪了,他们盼着您呢。”

小雪,其实也很美,但黔城人更喜欢大雪。

晚上,寒风肆虐,风声呼呼,雪终于借着暮色,窸窸窣窣进城了。妻邀我散步。这些年,我俩头一回戴皮草帽,撑把小伞,迂回百米大道,去迎它!谁知,它很调皮,像小孩捉迷藏,在你身后窸窸窣窣,却不现形。我俩一路走,它就一路尾随,把我俩的雨伞敲得啪啪响。我欲寻它,把伞移开,它又躲藏起来。

道边的车,开着灯光,它才原形毕露。

一路,它躲着我,也很调皮,在台阶,桥面,弄得湿滑,想使绊,想让我俩踉跄跌倒,它就高兴了。它咋还是这德性,像个小顽童,长不大。我小时候,它就这品行,如今我都是半百了,它咋还没变。我该说它啥好呢?说它老顽童,还是促狭鬼,抑或我更愿说它是我的开心果。

记得小时候,它风华正茂,一年要光顾我苗寨好几回。那时,我们破衣烂衫,它叫风婆掀开我那补疤,冻得我瑟瑟发抖,可我从来也没怪过它,还和它嬉戏。也不知啥原因,那时,衣衫单薄,还与它拥抱,把它做成雪菩萨,它也不生气。我们给它“画”上胡子,点上眉毛鼻子嘴巴,它还笑。顽童们把它丢来丢去,它也不恼。倒是那些顽童,被打痛了,哇哇大哭。那时,您(雪)真是大家的开心果。大人,因为您的到来,可以不用室外出工,大家可以坐在仓库里,话说来年的打算。

您知道吗?您那时很顽皮,在我的菜地玩耍,萝卜被您藏起来。奶奶叫我去拔萝卜,手指尖都被您冻得生痛。萝卜是拔出来了,可我的手指,被您握得像一个个“胡萝卜”。洗萝卜时,您也圆滑,入水方松开拽着我的小手。萝卜洗好了,我的手红的厚似熊掌,放火塘上烤,才慢慢消肿。

晨起,白茫茫一片。今日,我还真不希望您来,因我闺女从广州回家探亲。她母亲一大早就忧心忡忡,怕怀化没车来黔城。果不其然,客车停运,这可急坏了我妻。女儿也传来坏消息,说高铁也提不起速。我心里默默念叨“只要平安就好”。

突然,艳华(朋友)一个电话,妻眉目间舒展了,说:“艳华他们,在黔阳古城房车露营公园等着咱俩,说去打雪仗,堆雪菩萨。”

这次的雪,的确很厚,足有20厘米左右。我俩穿着靴子,随意走。公路上,车也少,留下深深的车辙,还是白色的。雪绒,蓬松,妻专挑厚实之地走。头顶上的雪花,纷纷扬扬随意乱飘。我舞着伞,给妻遮雪,不时还要充当摄影师。妻见了雪,整个人变了,变得活力四射,全然不像居家娇妻了。不时,还向我扔雪团……

黔阳古城房车露营公园,艳华邀请的一帮朋友,在它北门候着。

公园外,百米大道,银装素裹,游人稀稀拉拉。一豪兴歌男,拿出手机,自娱自乐,自拍自唱,还真有大腕的范。那声音打破了百米道的寂静,招来赏雪者驻足聆听。他丝毫没受观众的影响,唱的可起劲了,不亚于央视舞台上那些“大衣哥”。

房车露营公园,今日特对我们开放。园内白茫茫一片,一辆辆房车(车模样的屋子),如小白兔,耷拉着耳朵,横七竖八,静卧在雪地里,纹丝不动。雪,还没人踩踏,大家如误撞茫茫雪域,豪兴突起。不知谁率性抓了把雪,往大家头顶抛去,绽放如花,大家纷纷躲避。粘花的,自寻花回敬。一时,天空飘的雪花,与大家的散花交织在一起。

红叶(朋友)却躲一旁,拍照留影。艳华的笑声,最爽朗,也最甜美,把个寂静的露营公园抬起。跌倒的,索性在雪被上,打几个滚,大家争相摄影。促狭的小尹,抓把雪,往空中抛去,如天女散花。雪花散落,女人花(女性朋友们)东倒西歪,咯咯咯绽放笑容。红衣姑娘(朋友),映着雪景,蘸着雪花,露出红扑扑的脸蛋,那就是黔城版的“黄蓉”。黑衣姑娘(朋友),躺在雪里,蜷缩着,打着滚,如貂蝉处子。那羽绒毛领,半遮着“宝玉”般的圆脸,越发现出他滑稽黑熊般的笨拙。大家纷纷朝他抛雪团,他愈发滚动,笑声一片。妻在旁侧,也不闲着,温柔的拾起雪,看似向人掷,却未能近人身。

雪兔(房车)丝毫没因我朋友到来,纷纷躲避。它们瑟瑟发抖,静卧着。一辆辆房车,还配有小园门。大家纷纷与房车拍照留念。细竹深处,大家还留了个合影。

平日里,我晚上散步,绕百米大道,常无视这黔阳古城房车露营公园。今日一见,大开眼界。也许是今日雪美,好久没见如此大的雪了。也许是,我的朋友,平日里忙工作,今日难得偷闲,大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瞧瞧,女客(女性朋友),个个都笑成了西施王昭君。小尹像宋江,性格温和,成了女客戏谑散花的“宠物”。大家玩累了,就说说话,拍拍照。艳华的笑声,始终没间断过。偌大一个房车露营公园,处处充满着她们快乐的笑声。谁雪粒子粘身,就有人帮她拍,拍完之后,不知雪团又来。雪散个满脸,如冰花姑娘。他们就是这样快活。也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今日全然像个顽童,不,一群老顽童。他们耍的如此没心没肺,让我不无感慨:

留不住的是岁月,忘不了的是朋友,谢不尽的是关照,丢不掉的是情义!

我们要珍惜每一位,和我们一起走过的朋友。我们要感恩以往岁月里,曾给予支持和帮助过我们的至亲至爱,也祈祷我曾认识和认识我的人,元旦平安健康快乐!

2018年最后收尾之时,回首这一年,收获的是年龄,逝去的是岁月。坎坷也好,顺利也罢,一切都将划上圆满的句号!累也好,苦也好,只要开心就好!贫也罢,富也罢,只要平安健康,万事皆可罢!

下午4点,女儿也回家了。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也企盼那句古语,“瑞雪兆丰年”,明年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