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道绵长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19

公公突如其来的重病,让我们儿子儿媳陷入恐慌中,我们对两位老人隐瞒了病情,听从了主任医师邵大夫的劝告,顺其自然地让耄耋老人安详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不去给他增添手术和放化疗带来的更多痛苦。我们的心中唯有忍耐,别无选择。

公公的病情稍稳定后,爱人把他接回到县城的家中。此时的天气仍处在炎热的暑天,离开了有着空调的医院,没有了凉爽的外部环境,公公憋喘得更厉害了,走路喘着粗气,像是忽明忽暗大烟筒在冒烟。爱人和小叔子给他找来氧气瓶,灌满氧气,拉回家中,放在床头,教他如何使用,让他微弱的心脏有充分的氧气供给,在充足的氧气中度过炎热难耐的夏天,再没有什么选项可以改善公公的生存环境了。

可作为儿子,怎能忍心看着父亲的生命正在被癌细胞一点点吞噬,不为老人治疗呢?小叔子通过别人推介,找到了一种据说对癌症有较好疗效的抗癌药,价格很昂贵,一小片药剂就上百元,初次只吃半片,副作用却很大。儿子们对他谎称是保健药,是为了排除身上的毒素。公公也许猜到自己的病情,但他求生的欲望很强,即使副作用很大,在儿子的劝导下还是坚持服用。

公公连续服用几天抗癌药后,开始腹泻,有时一天拉上十几次,跑厕所成了麻烦。婆婆眼瞅着心疼,蒙在鼓里的婆婆真的以为他吃的保健药,坚决不让公公再继续服药,身边的小叔子还不敢明说,只能据理力争,说吃这药对爸的病有好处。小叔子多次和母亲争执,可任凭他磨破嘴皮,婆婆还是坚持自己观点。无奈,小叔子只好把电话打给我爱人,委屈地和哥哥说着与母亲争吵的事,言语中带着对母亲的埋怨情绪。

其实,在公公出院的日子里,爱人的心时刻都在挂念着他,可他又不能抛弃工作,无奈,每天早晨的电话问候,成了爱人每天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听小叔子说了父亲状况后,他出车回来立刻赶回家中,把父亲接回医院,再次住在邵主任病室,开始了二次治疗。

公公病不好,也牵动着我儿子的心。在公公第一次住院时,儿子前去探视爷爷,听说爷爷手机坏了,他从网上买来一款老年人手机。在老人第二次住院时,忙得无暇回家的儿子,亲自送到住在医院的爷爷手中,悉心地教爷爷如何使用,给爷爷调出戏曲广播频道。老人抚摸着新手机,忘却了病痛,陶醉在悠扬动听的戏曲中。

我儿子的婚事一直是公公的心病。他渴望看到孙子的婚事,期盼能看到下辈人在他的戏膝下蹦跳玩耍。可儿子的恋爱经历却是忽明忽暗,没有合适的人选。公公心急火燎,每次回家都在我们耳边唠叨:“你们得催催儿子,让他抓紧啊!这么大了,搞不上对象咋办?”

可儿大不由爷,儿子的婚事他做主,做父母的只是干着急。说得多了儿子反感,说我在逼婚。渐渐地,我不再催促他,由他去吧!

如今,在医院,望着前来探视的大孙子,又一次勾起了公公的心事,他用忧虑的目光望着孙子,试探着问道:“磊磊,搞上对象了吗?”

我的心一下子揪起来,我知道,儿子现在最忌讳和他谈对象的事。

没想到儿子爽快地回答道:“搞上了,爷爷,改天我带她来让您看看!”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儿子什么时候搞上了对象?还瞒着爸妈?我满腹疑狐地望着他,儿子却用神秘的目光冲我眨眨眼。

那天下午,儿子带着一位靓丽的女孩走进公公病房,看到孙子领着对象来了,公婆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私下里,我试探着问儿子:“儿子,那个女孩真的是你对象吗?”

儿子捂着嘴嘁嘁笑:“我哄爷爷开心呢!是让他的心情好,唉,没想到,把老妈也给骗了!”

公公第二次住院又有半个多月时间。半个多月后,炎热的夏天也随之过去,公公不再胸闷气喘,身体情况有所好转,儿子们心里松了口气。公公又回到了久违的家中,随之带走的,还有儿子和儿媳们一颗牵挂的心。

老家在远郊的县城,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再远的路程,怎么能隔断儿子牵挂父亲的那颗心呢?怎能挡住儿子回家的路呢!

一辆桑塔纳轿车,成了爱人的交通工具。驾驶私家车远比公交车贵许多,可对于工作无常,漂泊不定的爱人来说,时间就是父亲的生命,他丝毫不去考虑那点贵重的油钱。他走遍千山万水,心却存留在想回的家;行车万里,父母的家是他心中的旗帜。那一盏灯、那一扇窗像是烙在他心口的一枚鲜红的印章,浓郁而醒目。

每次从家回来,爱人都要和我说到大半夜,听着他的讲述,他和父亲在一起的温馨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回到家中,看到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的父亲,爱人刀子剜心般心疼,他坐在父亲身边,抚摸着父亲的手,头依偎在父亲的脸前,低声细语询问父亲哪里不舒服?劝说父亲继续服用抗癌药。他说:“看您的原来脸色灰暗,现在有了红光,说明药还是起作用了。我询问医生了,药量可以适当减少,副作用会小的。”父亲终于点头答应了。那场景,就像一个哄小孩一般。他说,“老爸此时在我的眼里,真如一个老小孩,需要哄着走,哄着他吃药,哄着他多吃饭,哄得他心中有一丝希望。”

是啊,当儿子年青时,父亲是儿子的靠山。当父亲老了,儿子又成了父亲的靠山。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让中华民族的孝道美德,成为我们遵循的家风。

爱人住在家中的日子里,日夜陪伴在父亲身边。白天照顾病中的父亲,督促父亲吃药,帮着也已经是耄耋老人的婆婆做饭,打理家务。他接着说道:“父亲母亲一辈子勤俭持家,别人送的礼物不舍得吃,堆放在储存间,最后都被老鼠咬了,看着可惜。

那天,我打算给爸妈做一顿好吃的,跑到很远的村里买来牛肉,剁成馅,准备汆丸子汤,可拿起家里脏兮兮的醋瓶子以为是酱油瓶子,一下子把醋误当成酱油倒进了馅里,结果可想而知了,做了一锅的馅汤。就那,爸妈吃着还哈哈笑,说吃着别有滋味。”

是啊,公婆年纪大了,他们能互相照应着吃喝,不给儿子们添麻烦就不错了,哪里还有精力收拾家呢?

“看到家里杂乱无章,我忍不住开始拾掇家。爸爸看到我能住下来,精神振作起来,他拖着病身子,和我一起把家中堆积如山的陈年杂物捣腾出来,扔的扔,卖的卖,清理的清理,腾出家中许多地方,阴暗潮湿的角落也见到了阳光,把杂货铺般的家收拾得清洁不染,家中一下子亮堂起来。妈妈又点燃起一炷香,家中顿时空气清新芳香,爸爸也有了好心情。他满意地望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家,感慨地说道:‘多亏你在家啊!要不这些东西我和你妈怎么弄得动呢?’”

爱人最后深情地说道:“睡在父母的床上,有时和爸妈唠嗑到半夜,病中的爸爸还给我压被子角。八十多岁的父母已经不能再给我什么帮助,反而需要我的帮助,可我睡在他们床上却是一种踏踏实实的安全感,是那样的舒适和坦然。”

说完这话,爱人的眼里闪着盈盈泪花。

爱人住在家里,儿子住在别处的房子里,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白天上班忙着,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到了晚上,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孤独、寂寞,倍觉凄凉。偶尔心脏不适,一阵狂跳,难受,我心中顿时一阵恐慌,我想起那位在睡梦中去逝的小品明星。难道我要步她的后尘吗?死在无人的家中吗?我慌忙起来,塞进嘴里几粒速效救心丸。继续躺下,闭目养神。

正在此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耳边传来儿子的声音:“妈,我爸回老家了吗?您一个人在家里行吗?要不我回去陪您吧?”

我心中顿时有了少许安慰,回答道:“刚才有点难受,刚吃了药,这会儿好点。”

“啊!您等着啊!我马上回去。”儿子不等我回答,关了手机。十几分钟后,门外传来开门声,接着,儿子急匆匆走了进来,他头上冒汗,神色紧张,来到我的床边,抹着我的头,“妈,您好点吗?我带您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刚吃了药,现在好多了。”我心中很欣慰,儿子懂事了,知道心疼老妈了!

“要不我今天不走了,陪您在家里睡吧?”儿子问道。

“你有事忙你的吧!我有事再给你打电话。”我忙说道。

儿子走了,临走时一再叮嘱我,好好休息,有事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

我望着儿子高大的背影,感到儿子真的长大了。

我在做,儿子在看。孝顺基因会遗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

过了一段时间,爱人对我说道:“咱一起回家看看咱爸吧?”

我爽快地答应了。我知道,儿子和儿媳的身份不同,起的作用也不同。儿子是爹娘眼中的山,儿媳是公婆眼中的水,有山有水,家里才有风景。

看到我回到家中,躺在床上的公公强打着精神支撑起身子,我忙按住他,说道:“爸,您不舒服,就躺着别动了。”

公公叹了口气,郁闷地说道:“我这病一直不好,也不知能不能好起来?”

婆婆说道:“你们不知道,老大走后,他整天在家里呆呆的,跟个傻子一样,饭也吃不多,真拿他没办法!”

我安慰公公说道:“您会好起来的!您还得看着孙子结婚呢!”

听到我说的话,公公眼中也露出了光芒。我忙着围上围裙帮婆婆做饭,桌子上的烧鸡味道勾引家里的小花猫喵喵叫着,馋得它欢蹦乱跳,期盼着能给它点美食。

吃饭时刻到了,爱人撕下一只鸡大腿递给父亲:“爸,您吃吧,能吃了才有抵抗力,病才能好起来。”

公公接过鸡大腿,瘪着嘴艰难地吃着,另一个鸡大腿,我撕给婆婆,剩下的鸡肉四分五裂,一家人兴致勃勃吃着,满屋子芳香。花猫觊觎着我们手中的鸡肉,逮住我们扔给它的鸡骨头,迫不及待地啃起来。

吃了中午饭,我们准备回家,婆婆忙着往车后背箱一趟趟送给我们的礼物。公公用不舍的目光望着我们,眼中有种期望。我给公公告别,爱人也说道:“爸,好好养病,有空我就回来看您。”

这时的公公突然说出了令我们意想不到的话:“我想跟你们走,去洗洗澡。”

公公洗澡一直由爱人带着来城里的澡堂洗。可他刚洗了澡没几天,这次又要去洗,老爷子难道有洁癖症吗?看着公公不好意思的目光,我们明白,老人是以此为借口想跟我们去住,换换心情。

我哭笑不得,老爷子真有意思,以前让他去我们家里住几天他推辞家里脱不开身,在我们家住着时慌着回家,说惦记家里。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己竟主动提出去儿子家住了!看来,病中的公公真成了老小孩了,变得依赖儿子了!此时他的心目中,儿子家也是他的家。

爱人用目光暗示我,我忙说道:“好啊!去吧!让俺妈一起去吧!”

婆婆说道:“我不去了,家里离不开人的,我自己在家就行。”

看着公公一心想和我们走,婆婆只好给他准备东西,把他平日里用的衣服、药品,送到车上。公公高兴地坐在爱人身边,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喜色的脸上,我们隔着车窗向站在门口的婆婆挥手致意,爱人驾驶着车驶向远方,驶向我们城市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