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无阻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05

四月的雨夜,听雨打着窗,噼里啪啦,杨树的叶子欢快地随风舞动,哗哗哗哗,像有人在拍打着你的门。忽然有听歌的冲动,打开电脑,选择了周华健的《风雨无阻》,当作为前奏的音乐盒的声音传出,顿时眼泪婆娑,似乎又回到二十多年前,七月的泉城,大学的毕业季。

那时,泉城已进入了多雨的季,雨来的时候,肯定伴有雷声。领完毕业证,照完合影,就开始有同学陆陆续续地离校。先是多数人送一个人,接着是多数人送少数人;慢慢地,就成了少数人送少数人……所有的别离,都是以故作潇洒开场,以痛哭流涕结束,其他的爱恨喜怒,都湮没于内心。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多眼泪,天天都在流淌,感觉已经枯涸了,而一旦又有人离开时,又倏地涌出来。

自诩为内心坚强的我,因想看见所有同学的离开,所以编织了离家较近的借口,选择了最后一个离校。

那天上午,送最后一批同学。并没有下雨,热的却如同下火。为把同学们集中送到火车站,辅导员从学校车队租来一辆中巴车。我一大早就起来,帮着同学从寝室里收拾行李。该离开时,很多同学还真的假的故作深情地回望了居住了几年的寝室,或许有依依的不舍,或许想寻觅到那从指缝里悄悄地遗失的葱茏岁月,有的甚至想砸烂几块寝室的玻璃,好为这年少轻狂的岁月划上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去原来仿佛禁区的女生宿舍楼女生寝室时,门卫大妈也不再金刚怒目地摆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而是和蔼了许多,无视了我的存在,倒是对拎着行李的女同学春风化雨般地打招呼,说:以后记得回来看看啊,这里有你们的宿舍、你们的教室……

行李收拾完毕,人上了车。等待车辆发动的时候,大家或是真诚的握手,或热烈的拥抱,发出立马聚会的邀请,说出最真诚的祝福,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当车辆打火的一瞬间,司机师傅把我往下轰时,自己的泪水顿时不争气地流出来,同学们也个个泪流满面。下车后,看见平时不苟言笑的辅导员也是扭过头去,悄悄地擦拭眼泪,自己则是随着车辆奔跑,任凭泪水模糊了双眼。没想到的是,车开了几步,竟然停了下来。在我愕然的时候,司机师傅把车门打开,对车上的他们、车下的我说:省省眼泪吧,车坏了,得修理一下,一会再哭吧。他的话让我们破涕为笑,每个人脸上的泪水、汗水,甚至还有鼻涕,混在了一起。

不久后,车辆还是慢慢地开走,这次没有停下来。那群熟悉的人连同车辆一起,出了校园,越走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了。我知道,这一别,朝夕相处的同学们,是真的离开自己的视野,成为记忆里或模糊或清晰的影子;而自己,可能也只是人家回忆里一个小小的涟漪。

回到空空如也的宿舍,一个人怅然若失。打开收音机,校园广播站全是送别的基调,全是因送别而点播的歌曲:有吴奇隆的《一路顺风》、张学友的《祝福》、老狼的《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一边听一边流泪时,辅导员老师走进来。他拎了一箱啤酒,拿了一包花生米、几根火腿肠,看着我的样子,和蔼地笑笑,说:喝点吧。和他一起,默不作声地喝酒。听到外面响起由远及近的沉闷的雷声,看窗外的天空,不知是何时暗淡了下来,脑袋正短路时,就听到了急促的雨声。他递给我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说:这是咱班第一个离校的女同学托我送你的,说是在你离校时才能交给你,算作送你了。打开后,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音乐盒,轻轻触动,响起《风雨无阻》那首歌:给你我的全部,你是我今生唯一的赌注,只留下一段岁月,让我无怨无悔,全心的付出……礼品盒里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那段时间,谢谢你的陪伴;余生时光,愿你能偶尔想起我!

终于痛哭起来,给辅导员絮叨:您知道大学时光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吗?是毕业前一个月的晚上,和一个很好很好的女生,围着学校的操场,走了一夜路,却没敢牵她的手,没敢开口说应该大声说出来的三个字。辅导员老师听完,抽起一支烟,云雾缭绕里,也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谁的青春不孟浪啊!你比我强,你似乎还有个美丽的刻心铭骨的遗憾。而我,大学四年,都没有敢邀请一个女孩,在未名湖畔散散步!从来没有!

那夜,我们都喝醉了。辅导员老师选择留在了宿舍陪我,睡在了我的下铺。晚上我吐酒的时候,吐了他一头……第二天一早,我极力劝说班主任老师回去洗衣服、洗澡,然后一个人孤寂地离开了校园。离开时,不小心触动了音乐盒,那《风雨无阻》的歌声,一直响彻在回家的路上。

如今明白了,送别,用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有的人,一别就是一生;有的事,回头早已成惘然;有段岁月,虽然不曾想起,却也永远无法忘记。而今夜,雨水敲打自己的窗,听着这隐藏在内心许多年的熟悉的旋律,好多人,好多事,好多情,似乎从回忆里,毫无顾忌得呼呼啦啦全涌现出来……

作者:张春彦

微信:拍手笑沙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