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皮父子二三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4

话说在小张庄有个老头张老迷是远近闻名的无赖。人们好鞋不踏臭屎,知道他这德性,都不愿与他往来。他赊欠村里店铺的东西,从不愿主动还帐,当债主上门讨债,他还耍赖,说什么我早就还上了,你怎么忘了划帐呀,满腹委屈的样子,非得人家说难听的话,把脚跺得山响,他才无奈地给人家一部分,乡里乡亲的,人家也就接受教训不赊给他,但他又很会说,把黑的说成白的,无理的说成正义的,有时就又得逞了,他得意忘形,对妻子说怎么样,这年头就兴这个。妻子就挖苦他,有几个愿给你说话的呀,他就嘿嘿的笑。

张老迷一天去镇上赶集,他骑着那辆稀里哗啦的破自行车,穿着破衣烂衫佝偻着身体虚扶着车子故意停在路中心。一个中年人骑着一辆车子不小心把他的车子碰倒了,他立即抓住人家的车子不放,一定让人家给他修车子,赶集的人围拢上来,那中年人怕纠缠起来没完,索性掏出五十元钱给他,他高兴地接过钱推着破车子买菜去了。

又一次,进城回来,因喝了酒,就把那破车子扔在路上,头枕着车架子装睡觉,恰巧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赶到这儿,善良的孩子一见他躺在这儿,就俯下身子,关心地问,老大爷,你怎么了,面对单纯的眼睛,瘦骨嶙峋的张老迷颤抖着山羊胡子,说,我刚才摔了下腰,好心的同学,把我扶起来吧。于是那中学生就扶起了他,还给他用手拍了拍土。谁知一把被他抓住不放,大声地叫嚷起来,说,你撞坏了我,快送我去医院!那中学生一脸茫然,急得鼻尖上全是汗珠,辩解着,老大爷,我没碰你呀,你怎么这样说话?两人僵持着,渐渐地围了一些人,老迷声音更大了,中学生几乎哭了,路边修自行车的一个中年汉子目睹了这一过程,知道今儿这人是无赖,就立即过来把他臭骂了一顿,让那孩子上学去了,他自知理亏,又在外地,在人们的嘲笑声中,他灰溜溜地骑着车子走了。

如今张老迷年纪大了,很少骑车子出门了。他儿子张小巧又接了班,真是将门出虎子,儿子的手段比老子更胜一筹,他在家种地,谁和他为地邻,算倒霉了,他蚕食人家的地边,水滴石穿,积少成多,他的地一年一年地加宽,地里的收入也就多了,并且靠着他的庄稼果实无一幸免惨遭他的咸猪手采撷,邻居因他父子是无赖也懒得和他犯话,他也就越来越得意了。

一次麦收过后交公粮,那天人很多大家都拉着地排车等着,张小巧的一袋麦子里掺进了很多砂子,怕粮所的验收员发现,他乘别人不注意,把队伍后边的一户“不小心”碰掉了一袋,自己的几袋混乱中也掉下车子,因那公粮袋子都是洗干净的化肥袋子,不是尿素就是青氨,大家都没有标记,所以他很抱歉地拾起那袋沉甸甸的公粮,先放在人家车子上,而后又把自己的搬到地排车上,悄悄地调包了,而那人蒙在鼓里,还和他称兄道弟地啦呱呢。很快他顺利地交上公粮,拿着钞票乐颠颠地回家了,而那个人的麦子发现掺进了砂子不仅被当众批评了一顿受到众人的奚落,还因没完成公粮任务需补齐,那人明知是张小巧所为,但又没抓住人家手脖子没什么证据,只好心里骂着张小巧,吃哑巴亏哭丧着脸回家了。

还有一次,张小巧和村里的一群小伙子骑车子赶集,刚下过雨的土路上很滑,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边走。此时迎面开来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因路面坑坑洼洼,加这被雨冲得路就如踩着鲇鱼行走,车子颠起来,不小心把正在张望三轮的张小巧挤下路,掉到小沟里。那人赶紧停车,沟里无水,张小巧就势歪倒在软软的沟里,大声呻吟:“疼死我了,哎哟哟!”于是三轮被拦住,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张小巧抬到三轮车上送到医院。到了医院又做CT又拍片子,又做胸透,一系列检查下来,花了好几百,医生说没事。可张小巧两手抱住前胸,不时地用手按按腰,脸部极扭曲地做出痛苦状,并且呲牙咧嘴的连连呻吟,熟悉的同村的都知道他又犯了赖皮毛病了,又不好明说,再怎么着,一个村上的呀,于是大家都说既然小巧说疼,那就住院吧,小巧正中下怀,于是就大大方方地住了几天,三轮车主灰着脸,花了上千元,终于小巧说不那么很痛了,于是三轮车主又买了一些奶呀,蜂蜜呀什么营养品送他回家。还开了一些药,几天后,小巧打发妻子找那个三轮车主,又要上医院,三轮车主几乎跪下,知道碰上难缠的主了,就说给一仟元私了,小巧妻子拍拍手,挤出几滴泪,干嚎起来,说什么俺家的日子全指望小巧哩,以后落下毛病谁负责等,披散着乱篷篷的头发,坐在地上,车主哭笑不得,无奈说你说怎么办吧,于是小巧妻按小巧的密传,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什么钱不钱的,我们不坑人,只要看好病就行,车主连声称是,牙根恨得直痒痒,无奈,你来我往的,讨论了半天,再加上中间有拐弯抹角的亲戚在中间周旋,车主拿了三仟元才平息了这事,这事小巧总算不计较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天张老迷刚吃了几口饭,还没咽下去,就哽在嗓子里,死了。小巧可着了慌,赶紧找人料理后事,院里的乡亲们想他平时的表现,都推说有事,想让他难堪。老迷到老了可能没想到这一点,没个叔兄弟,小巧可作难了。小巧只得狠狠心,买来硬盒大鸡烟,挨个本家说好话,小巧都这样了,本家的兄弟也就过意不去了,于是大家商量着把老迷火化了,发丧等等的,把事情处理的妥妥贴贴地过去了,自此,没有了老迷军师的出谋划策,小巧也就和大家不这样赖皮了,有时地里结了新鲜瓜果,还送给别人,大家就夸小巧懂事了,会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