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年高考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11

6月7日,高考,高温,成千上万的莘莘学子走进考场,走向他们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为了给高考的孩子们一个安静的学习和休息环境,进入6月就开始禁止晚上跳坝坝舞和卡拉OK厅唱歌。曾经工作的学校是高考的一个考点,早晨很早就看到警察在路口设立了警示标牌,实施交通管制,便于进专场的道路畅通。看到那些孩子奔向考场,看到那些家长殷殷的目光,就想起了许多年前我的高考。

那时候我们的高考是在7月,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曾经一度被称为“黑色七月”。我参加了两次高考,成绩都不理想,所以七月对我来是更是黑色的,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那个年代。城里的孩子高考失败了有机会接父母的班,有机会进厂,而对于我们农村的孩子来说那真的是一个是否可以跳出农门的机会。考上了是一个光鲜的起点,失败了就是一个终点。

记得小时候从小的梦想就是要上大学,但那年中考我却没有考上我们当地的高中,而我死活也不愿意去复读,我就要上高中,于是我去了姐姐工作的城市上了高中,高考是回老家参加的。高考得去县城,学校老师提前带去县城住下、熟悉考场,然后带去考场,老师在考场外等着考完再带回旅馆。第一次高考记得不是很多了,只记得很热,阳光一直明晃晃的。高考后是漫长的等待,成绩出来后自然是名落孙山。我的大学啊,离我那么遥远。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我,母亲终究没有舍得开口让我不再上学,她也知道我这性格终究也是不适合外出打工的,于是她咬咬牙,让我在那年8月中旬再一次走进学校的大门,开启了我的补习生涯。

我闷头苦学,可终因太过愚笨而成绩不是很好。每次母亲到学校看我,从班主任那里了解我的学习情况。

1994年7月高考如期到来,我们依然是在老师的带领下提前去县城入住旅馆、熟悉考场。考试第二天上午是英语,交卷后低着头随着大家走出考场,走下楼梯我的心里莫名的有种难受,脑子里有些空。

在二楼楼梯的转角处,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是曾经一起补习过一学期的男生。因为是补习生,又都是学英语的,就经常一起讨论英语,我也曾经从心里非常喜欢的一个男生。他问我考得怎样。那一刻,我感觉时间突然凝固了,脑子更是一片空白。我没有回答,冲他挤出一丝笑,然后冷漠地走了。操场上阳光依然是明晃晃的,让我睁不开眼,我走出了操场,低着头走回旅馆。午饭、午休,下午再去考场,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然后又是漫长地等待,黑色的七月阳光却是那样的刺眼。成绩终于又出来了,我没有敢去学校拿成绩单,是五妹去拿的,现在已经记不得考了多少分。五妹考得比我好,但我们的成绩都不是很理想,没有上正招的录取分,但上了委培线。委培,就是根据考生志愿由教育主管部门委托大中专院校代为定向培养学生、毕业后回原籍就业的一种教育培养方式,但学费比正招的要高得多。母亲看着伤心欲绝的我,咬咬牙决定让我们姐妹俩一起上委培大学,也算是跳出农门吧。

委培大学的志愿我没有去填,是五妹帮我填的。从高考结束后我就没有再去过学校,一切都是五妹在为我办。她说当时不知道填哪里,只记得我一直说想去很远的地方,越远越好,于是她帮我选择了阿坝师专。那年9月,五妹送我去了那个遥远的山里的学校,我也终于跳出了农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高考是我始终不愿意回忆的事。但我也算是幸运的,因为那年我们毕业了还包分配,于是我才有了现在稳定的工作。这么多年从心里一直感谢母亲的付出,感谢五妹的帮助,我才有了这么幸福的生活。

时光不会后退,高考不会停止,年年如期到来,一直记得那年高考时明晃晃的阳光和行走在阳光下孤独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