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12

我在省城上班。自从儿子降临身边后,转眼间,我的儿子年满一周岁了。儿子脱奶后,身边没有人带,无奈之下便将儿子送去三百里路远的婆婆带。

这是母子第一次的骨肉分开,我很不习惯。

单位上班时,很多人劝我,时间久了就习惯了。但是两天过去了,我对儿子的思念仍然是只增不减。那些日子,我害怕回家,害怕回到家里看着孤单的自己。我变得不想回家,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只为了掐着手指算着周末回去看儿子的日子。

儿子的分开,我整天沉浸在儿子的思念中,三天过去,四天过去,一周过去……思念的花朵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凋落。白天,我依然是没心思上班,没心思好好吃饭;晚上,我依然习惯性半夜醒来看着旁边空空的位置久久无法入眠。

很多人说,父母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可是,当孩子不在身边,父母怎么可能好好努力工作?怎么开心挣钱?你错过了他的牙牙学语,错过了他步履蹒跚的迈出第一个脚步,错过了孩子童年的天真烂漫,其它的都等于零。我不知我的看法是否偏执,但至少这是我此时最真实的感受。

醒来后的我,再也无法入睡,有关与儿子降临的前前后后的一幕,一骨碌涌上我的心头荡漾。

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下午,大自然呈现有少有的奇异景观,灰蒙蒙的天空,一片晦暗,似要塌下来一样让人沉闷。

这天的傍晚,大地普降瑞雪,雪落之大,也是当地多年来少有的一遇。

这天的深夜,我在产房生下了一个重达六斤多的婴儿。我邂逅这个新生婴儿,这个在我二十七年的生命旅程中占据着绝对位子的男人。

襁褓中的婴儿,不过是一个幽若细丝般的小生灵,但我的内心,却是怀着虔诚的心态仰望着他的高度!想起他在我的怀抱里呆了十个月,尽管怀孕的时光是漫长的煎熬,诞生的日子是凤凰涅盘,降临的时刻是浴火重生,但我还是逐渐适应与接受妈妈的角色。尽管曾经无数次他让我吐得人仰马翻,吃下去的食物,又原封不动吐出来,但为了他的营养吸收,为了他的健康成长,吐完之后的我转身又去吃。我不能有丝毫的怠慢,明知吃下去的结果是为马桶作奉献,可我依然执迷不悟。有时候吐得晕呼呼的,傻傻的,走路都是东一脚西一脚不知道踩哪里了,可我还是无数次接受吃进吐出的恶性循环。看到人家怀孕都大块朵颐,真是羡慕不已,并责问自已为什么我就那么无能?我腹内的婴儿就那么命苦?

从发现他来到我的身体内那刻起,无数次想象胎盘中的性别,男孩?女孩?虽然想象是一种徒劳无益的思绪,反复想象的后面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想象的翅膀就喜欢在初为人母的上空不知疲倦地飞翔……

晚上同婆婆在大街上散步,走到儿童商店的门口,有事没事我们都要进去瞧瞧。发现好看的小衣服、小袜子、小帽子……只要是婴儿用得上的小物件,我都要买点回去。在不知男女性别的情况下,婆婆说,购买婴儿的衣服要选“中性”的,我明白婆婆的意思,中性的衣服是指既可以男孩子穿,也可以女孩子穿。最初看着这些小东西,小到只那么一点点大,我的内心就会傻傻的笑。

在怀孕的日子里,我在胎音中聆听着他的成长,在忐忑中期待他的到来。曾为第一次听到他的心跳而诧异,曾为第一次感觉胎动而兴奋,曾为第一次在B超中看见他黑乎乎的一团影子而紧张,曾为第一次触摸他的轮廓而充满希翼……

我不知他提前降临这个世界,跟我那次的意外有没有关系。即使关系不大,他的提前和我见面,也会让我想起那天发生不快的一幕。在倒地的那一刻,我出于本然的应急保护,用左手去撑地保护孩子时,在重力作用下,把手腕弄成轻微性骨折。事隔几个月后,我的左手还是不能用力。晚上躺在床上,每当想起这事,腋下就会冒出好多冷汗。几次路过那个摔跤地方,望着那块暗红色的裂缝砖,我都会心有余悸,瞬间似有一道阴影从我心田划过。

我去医院换药时,妇产医生说不会这么快生下来,但嘱托着这些天一定要多加小心。事后多日,心里总有点小小的郁闷,不仅仅是因为摔了一跤,也是想到快过年了,而我很有可能就在医院里过年。在可能性面前,老公也似乎预计到了什么,竟然有了提前的打算,他说:“过年那天把晚餐过年的习俗提前到中午过。”

没有想到,过年那天的上午九点多肚子就疼起来了。来到医院,值班医生替我作了检查,说是脐带缠在了婴儿脖颈处,顺产有潜在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危险,出于母婴双方的安全考虑,建议剖腹产。说完,护士找来了一份签字单,要我的家属进行手术前的签字确认。

在紧张与惶恐不安中我进入手术室。

“疼不疼?”护士拧着我的腰部问。

“不疼,只感觉有点麻麻的。”我说。

在感觉肚子掠过一阵凉凉的后,接着是撕心裂肺的疼迅速蔓延全身。医生见我疼成狰狞的脸部表情后,便说:再加点麻药!我不知是加了没用,还是加的份量不足,浑身仍在因疼而不断冒冷汗。医生为了引开我的注意力,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说着一些叫我放松的话。

我的眼皮异常疲惫,几乎到了睁不开的边缘,随时都会闭着眼睛睡过去。我竭尽全力睁开眼睛,眼前呈现出来的画面是一朵朵白色的花在空中开放、旋转。在麻醉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儿子离开了我的腹腔,我轻松了好多,肋骨不疼了,那种心脏被挤压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护士把孩子抱到我的眼前说:“快看看你的儿子,是个小帅哥,眼睛大大的,鼻子也挺!”

我睁开眼观看了这个小家伙: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屈着,小腿弯着,眼睛眯成两条细缝。

医生替我缝针时,我实在熬不住了,感觉自己就是一条砧板上无力挣扎的鱼,心想一定打这个家伙的屁股。随着眼前一阵发黑,我昏过去了。待我醒来后,才意识到,在疼痛交加中我完成了人生旅程一次重大的转折。

坐月子期间,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体验着初次做母亲的感受!回想那种痛的感觉,真想抽他的屁股,然而一看到他嫩嫩的屁股怎么也下不了手,还忍不住去闻他那种只有婴儿才特有的体味。

虽说带孩子是很辛苦的,时时在身边抱着,为了照顾,半夜也睡不好,但他带给我的快乐远远超过那些辛苦的事。

儿子的降临,让我的世界充满欢喜。喜欢抱着他,就是整天抱着累,骨子里也十分乐意。喜欢他在我怀里沉沉的睡去,听着他的呼吸声,也是一种快乐的享受,那怕是扰我无法入眠的梦,血液里也钟意他睡个“饱”;喜欢他的一颦一笑,小嘴咧开的模样就像春天盛开的小花朵;喜欢欣赏他灵动可爱的眼睛,黢黑的双眸每一次的左右顾盼恰似优美的镜头在转动。贴近他的脸庞,不时发出谈谈的奶香味,闻之有种陶醉的玄晕。看着他丫丫学语、两只小手挥臂乱舞的模样,又令我忍俊不禁。不管是家里还是家外,有他的地方,就有欢乐在飞翔,就有爱的炽烈在燃烧,就有情的奔放在涌现。

在别人的眼里,他不是最好的,但他是我的骨肉,是我的宝贝,是我的最爱,是我生命的延续。与他的邂逅,是我今生最完美的相遇!虽然过年是医院呆的,但儿子是在过年这一天与我见面的,他陪着我没有年味的过年,却胜过以往过年的年味!

儿子的降临,或许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却是我生命中最醉心的降临!虽然,我是他成长路上的监护人,肩负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但我会珍惜,会用我的生命去爱他,无论这辈子相处多久,都会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有再次的降临,因为他是我生命旅程中独一无二的降临!

儿子的降临,给了我最甜蜜的生活,给了我最幸福的人生。如今,儿子第一次与我离开,我无法走出思念的长河,沿着思念长河的深处漫溯,今夜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