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的壮志情怀不叛国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16

屈原在流放中很孤独,如高山上的一青松,虽傲天独立,清气盎然;但回首岁月艰辛,风雨雪霜无情,凝眸时光如流,日月催伊衰老,不禁心里寒流。

屈原心胸明堂,逆境中,世态炎凉,人情淡薄;人心曲曲如流水,世事叠叠万重山。事过境迁,不念旧情,物事人非,曲终人散。

想当年,他任佐徒时,日夜车水马龙,经诗论道,举杯对月,清影舞潇女。可如今,熟面变生,情若冰霜,一番寒气逼人,生怕连累方巾。

屈原在流放旅途中,曾寻访过原下属达官贵人,无言相对,举杯无笑意,如若陌路人。真是人情淡薄,相逢何必曾相识。

屈原铁心愿为山村野夫,走向荒郊野地,与野狼作伴,与鬼灵共舞;以白云为被,以大地为床,以树木为友,以五谷为粮,以清泉当酒,以鸟音为佳音。

辞曰:”余以兰为可恃兮,羌无实而容长。委厥美以从俗兮,苟得列乎众芳。”

屈原如梦初醒。屈原认为,那些如兰草那样的达贵还可依靠,谁知他们华而不实,假心假意付应。他们腐朽了良心追随鄙俗,他们浊气辱没香草那样的人品,他们是一群没有骨气的蠢夫枯枝。屈原用批判的眼光鄙视他们,又用野地芳香的骨气比喻自身拒腐高洁。

辞曰。”椒专佞以慢慆兮,樧又欲充夫佩帏。既干进而务入兮,又何芳之能祗?”

屈原痛揭庸臣。屈原认为,楚王那么专横跋扈狂妄,而一群奸佞幕僚又谄媚又傲慢,不顾楚国安危。那群奸佞如茱萸草钻进香袋冒充香草,他们既然那样热心钻营,又有什么见识本事治理国家呢?屈原用椒和茱萸这些草本植物,比作一团腐烂的政权,起到充实文学政治思想性的含量,提升了诗歌阶位和品位的质量。屈原的诗歌涵量,不是一杯茶水,而是一壶烈酒;不是一把棉花糖,而是一把高举的火焰。

辞曰。”固时俗之流从兮,又孰能无变化?览椒兰其若兹兮,又况揭车与江离?惟兹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兹。”

屈原坚贞不屈,不改初心。他认为,古今世俗风气习惯随大流,又几人能坚定理想和抱负的呢?当时,一些愿与他志同道合的朋友,眼下都退缩不言变混混了,其他一般的臣子能不变心吗?当下尽管流放如乞丐,只有他坚持正见的大气,不改初心的美德。

辞曰。 “芳菲菲而难亏兮,芬至今犹未沫。和调度以自娱兮,聊浮游而求女、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

屈原释放浪漫色彩的憧憬,耐人寻味。屈原说,我激烈的壮志情怀如香草难以消散,虽然经受着如此多的磨难,初心仍散发出芳馨。我有自我调节自娱自乐的能耐,在流放中与靓男倩女弹弦歌舞,以酒解忧;趁我还健壮与诗意还在不断涌现时,我要周游楚国大地,上下求索。

屈原立志不走出国门,他知道楚国的土是肥沃的,水是清香的,他血管里祖祖辈辈流着楚人的血,他立志,生为楚国人,死为楚国鬼。洞察分析天下大势,秦国有明君贤者,但又是虎狼之国,他不能去干投秦灭楚勾当。齐国君主中庸,无纵长列国之气慨,屈原去了也白搭。燕国君主昏庸无能,消极守土、无振兴之国策。晋分三家韩、赵、魏,其王室贵族互斗分裂,六亲不认。

屈原他明白,七雄中秦齐楚最有资格决斗天下一统。秦蒸蒸日上,齐不进不退,楚江河日下。如楚齐结盟,列国对持、维持相对稳定。如楚秦结盟,后患无穷。如六国联盟抗秦,人心不齐,难于合力。<<离骚>>与其说是一篇壮烈楚辞诗歌,不如说是一篇壮烈政治思想宣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