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亮的镰刀青青的草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5

七岁那年,我已经读到小学三年级了。那天下午放学回家,吃了一碗青菜面糊后,父亲就把磨得光亮的镰刀递给我,他严肃的说:“你也不小了,不能光吃空饭,要学着干点活儿。”父亲望着牛圈,“从今天下午起,你每天给老牛割一背青草,你把牛二喂饱了我给你缝一件新衣服。”父亲既明确了任务又给了鼓励。

我对父亲派的活儿一点不反感,因为我本身就爱那条老牛,它虽然很瘦,走路也有点蹒跚,但那一身黑毛却油光闪亮,拉犁耕地还不减当年雄风。平日我就爱扯草喂它,今日父亲又明确了职责,我更是义不容辞。

从此,我每天放学后就背起背篓,拿起镰刀去田边地头割草。为了提高功效,我还从实践中弄通了老师讲的那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割草出发前先把镰刀在磨石上打磨一阵,再用指头试试锋刃。为了炫耀自己的“兵器”,时常在同伙面前模仿水浒里杨志卖刀的动作,揪下几根头发在刀的锋刃上吹弹一番。

山地里尽是野草。青青的,绿绿的,一大片一大片,一长溜一长溜。我专找嫩草割,而且不带半点杂质和泥土,因为为我心爱的老牛采购“粮食”,不能有半点掉以轻心。我喜欢单独在一边割草。因为人多了就会出现你争我抢,既弄乱了草地也割不到多少,有时还会出现纠纷耽误事儿,影响关系。我避开同伙,独自在沟边、山边刷刷的割,镰刀儿亮光闪闪,草儿发出“嚓嚓”声响,像在吟唱自编的散曲。割得入迷时,还和着节奏哼起“小呀小儿郎”的小调儿。不到太阳落山,我就割满扎实的一背青草,我送到牛圈,老牛有滋有味的嚼着,不时还向我投来感激的眼神。这时,我就乘机捧起《三国》《西游记》《水浒传》一类的连环画翻看。父亲见到如此情景,就夸赞我是爱学习爱劳动的好孩子。

然而也有不好割草的时候。二三月间,青草刚发起来,短短的,不过三五寸长,握之不能盈把,镰刀要放平地皮才能拔草割起来。那次我割得正起劲,突然“当”的一生脆响,镰刀口子碰到一团埋伏的石头上,弹起的刀锋不偏不倚,正好砍在我左手食指上,小半截指头搭拉下来,鲜血染红了青青的草。我咬紧牙关把断指对接上,又用牙从破衣衫上撕下一条布条捆扎起来。虽然疼痛钻心,我还是坚持割满一背青草才回家。父亲没有吵我,还夸我是舍得流血敢吃苦的男子汉,赞赏我喂的牛二起膘肥了。当晚父亲送我到了医院治疗手伤,还给我买了一件花格子衬衫!

远近地边沟边的草被我和同伙割成了光头,田埂、山边也都是光渣渣一片。再去割草时就要到处乱转,像八路军打游击战一样,寻找有草的地方。那一天傍晚,我一连翻个三匹山坡都没有找到有青草的地方。眼看天快黑了,。怎么办呢?决不能让劳累一天的老牛挨饿呀。于是我大起胆子,鼓足勇气往树林深处钻去。啊!眼前真有一蓬青青的嫩草,那草足有我的半个身子高。我高兴极了,放下背篓,挥动镰刀就割起来。割着割着,我忽然感觉握草的左手背冰凉起来,余还有什么东西在拍打我的手背。我迅速抬起握草的手一看。阿耶!我的天呀,手里的草里裹着一条秤杆粗的花蛇,那蛇尾直扑打我的手背,嘴里吐出红信,好吓人!我赶紧丢下草,让蛇逃离开去。再看脚下,原来是一个塌陷的古坟墓,半截棺材板露在外边被青草盖着,棺材里还有四五条小蛇在蠕动。呀!我原来进了蛇窝。我晬不提防,加上天即将黑下去,胆子都被吓麻了,赶紧背起背篓跑上大路,心里“咚咚”乱跳,心想:要是被蛇咬伤就麻烦大了。父亲来接我,安慰我没有出事就好。那晚上,父亲叫我从明天起就不去割草了,只专心读书就是,争取为自己找个好一点的饭碗。割草喂牛的事他自己来承担。

这一晚我总是睡不着,那握在手里的花蛇总在眼前晃动,我想割草并非是一件轻松好玩的活儿,它也和锄地挑担一样,需要付出无尽的汗水,还要经受许多意外的折磨和痛苦,才能换来老牛的饱食和父母的赞赏。我又想到,父亲叫我去割草养牛,也许是在教我学会一项生存的本领。作为贫苦农家的孩子,命里注定必须挥镰刀舞锄头,决不能等待苍天给你掉下馅饼来!

第二天下午一放学,我没有听父亲的安排,依旧背起背篓,提起镰刀走进了田野,走进了山林,继续给老牛割青草。

一连三年,老牛天天吃我割的青草,长得膘肥肉满,父亲夸我能干,特地选上最好的灯草尼布料给我做了一套学生制服,又给我买了钢笔和一个漂亮的笔记本。

我割草养活了老牛,在养活老牛的同时也充实了自己,锻炼了自己。从此我爱上了割青草,直到如今年近古稀,我还常常拿起亮亮的镰刀,到田边地头舞弄一阵,那青青的草儿,伴着我亮亮的镰刀,齐刷刷的割下来,洋溢出淡淡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