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佛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6

假期总是相同,经历却千差万别。

自在者天南海北,处处风光,路路繁华;平凡者平凡度日,世事秋风,明月无关,只问一日三餐;自足者乐于现状,处处闲适,一杯茶就是世事;劳累者碌碌忙忙,起早贪黑,与日同出,与月同归,把物质的幸福强烈的憧憬;超然者满袖清风,满目山水,满怀明月,满天星辉,只取一杯,喝醉,在寂静的山野,和衣带露,清歌开怀。

进山,入山,攀山,上山,去山外山,一程平坦一程陡坡,山的臂弯,山的顶端,山的凹口,山的险峰……每一处都是别样的风景,别样的人,别样的天地。阳光明媚,凉风习习,闲适的牛羊洒满山坡,数只飞鸟在白云下面翱翔,晴空里的云朵舞动长袖,将天空晕染出蓝白相间的画面,醉了。

三轮车,摩托车的声响充斥山谷、山顶。到处是向山进军的收获大队,四面八方的涌进山的沟沟叉叉,又从山的脉络里四散各处,斜坡上,凹陷处,平顶里,向阳处,背阴里,只要是稍缓的坡里都有人,都是收获当归苗的人们,车辆。一时间山沸腾了,在秋的利劲下成熟了,翠绿进入到了褐黄,血红,鹅黄,几十种颜色堆积成了它的美,又让人声唤醒了它。

我们在海拔最高的山坳里扎营,4000米的山上,天是那么的蓝,云白得舍不得多望一眼,呼吸着干净的空气,人为之而清爽。望着俯首的群山托起白云,我有一种鹰飞翔的冲动,想在这云海之上亮亮对自由的热切渴望。内心的翅膀正涨满飞翔的欲望,对远处的群山伸展我略显滞重的臂膀,吸一口这群山之巅凉凉的风,润润积久的肺腑,慢慢地展开,凭风的思想在云海里翱翔,这广阔的天地衬托出翅膀的颀长,身影的矫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舒一口气,把这广阔的山河游遍。

干活如修行,枯燥而乏味,一整天的重复,机械的重复,身体用酸痛表达自己的不适,但这种痛却不是那种身心的疲惫,只是肌体的反应,比起那种揪心的身心疲惫来得酣畅淋漓多了。

傍晚的风稍显凉意,太阳已经落山了,一轮满月正好从早晨太阳升起过的地方灼灼生辉,牛儿在帐篷边打着喷嚏,咀嚼反刍的草,帐篷内休憩的我们围着炉火等晚饭。世界瞬间变得寂静而安详,周遭没有一丝嘈杂,只有饭磁磁的冒着馋人的热气,饥饿一下子放大了味蕾,肚子亦不争气地咕咕乱叫,那种久违的记忆从神经丛里苏醒,还原。

父亲在给他的孙子讲解着那时候的生活。那时没有太多工具,住在山里干活或者放牛的人,做饭的时候用仅有的盛饭工具活好面,用简易的筷子一块一块拨入锅内,煮一会儿就大家吃,吃得特别香甜,如今你们天天大鱼大肉吃得油腻了,什么也吃不到心上去。究竟是以前清苦还是现在吃的太好?

忽的想到林清玄先生的“味之素”里写道,在亲戚家做客看到好的大的各种果子的果园要采摘吃的时候,亲戚劝阻到后院小的,被鸟儿偷吃的疤痕满的园子里吃,那些大的好看都是使用农药的,卖给城里人的。以及他在文章里盛赞自种的稻子为什么比机械种的香甜;土鸡被市场上的鸡吃起来有味等等。最终说出一大原因是味素,它的泛滥让处于时代发展今天的我们以及下一代失去了“舌头的尊严”。那么,父亲那时候的香和现在的香还是不是一种香呢?

此时的风正好刮得帐篷外面的塑料哗啦哗啦的响,我披衣出了帐篷,一股凉风正劲吹着还未睡去的夜,远处一盏一盏灯火明灭不定,月色里的土地安静祥和,丝毫没有因为如此多的人的攫取而改变什么,只是不语。夜凉如水,而水正冰冷地流过我每一寸肌肤。

第二天,天地在一片乳白色的混沌之中,眼目所至也就方圆10米左右,只听声响不见来人。雾气里的水珠过不了许久就会顺着头发在脸颊上肆意的流淌,天地与自己融为一体,有一种疼痛却在心底升腾而起,那就是没有了伴的孤独和不安全感,似乎浓雾之中随处都会有危险的物种出现。喊叫声此起彼伏,人与人之间除此再无联系。我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河谷里溪流潺潺流淌的声音,浓雾划过耳畔的呼呼声,出奇的静让整个世界变得单纯和简单。

雾散去了,人们放佛一下子变得亲密和友好,素不相识的人见面也会问候一声的。尽管都是些关于这一季收成,生长情况和琐碎的家事之类平时不屑于问的,此时却都分外热心,即使无话可问的大男人们亦会发一支烟冒两口,再彼此点头而过。

站在最高的山头,雾在身旁游走,山峰若隐若现,触角随雾在山谷里游走,飞鸟的翅膀沉重得跃不上云端。天地一片茫茫,所有的沟壑都被乳色的浓雾填平,白色的海洋整齐划一在眼底铺展开去。

慢慢的,阳光让浓雾放弃了山头从沟壑里流下去,谷中的雾气里一圈七色的光环聚集着,正是悲悯的佛陀所散发的光色,仿佛是对浓雾后的天地一种隐喻和开导。

我双手合十,匍匐膜拜,为我被俗世浸染至深的污浊之躯经历这一次佛的警示忏悔,也为这茫茫云天上空的干净祈求一份不被染指的纯粹。

雾和心神一起收敛在九霄外,阳光下被开垦出来撒满农药化肥的土地一片一片黑褐色,皴裂着,成了黑色的伤口,那是最浓厚的血色。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佛,佛的慈悲都在心中,只是暂短的物欲让我们在竞争之中迷失方向。

那么,请静下来,让九月的艳阳把古铜色脸上忙于获取物质的汗滴晒干。让我们把对孩子,对亲人的那种真挚和慈悲扩展开来,让每一轮七色光连起来,散播太阳的光辉,再不要无休止的开荒增收,给十月的大地留一处鸟儿的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