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一地的散落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0

我有一位朋友原来写小说,多年来一直勤劳不辍,而且写得风调雨顺、很有成就。可是,为了一篇很有见地、颇有争议的小说,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使他不得不放弃收效甚丰前途看好的小说写作,转而选择色情文学理论研究这个崭新的领域,听说他又进入油画创作前沿理论研究领域。最近,抽空看过他的几篇很有见地观点新颖的文章,读过之后,我不禁折服于他横溢的才华和杰出的艺术表达能力。

他对人类的性及性感受的细致描写,用文学的手法表达出来的精准感受,深刻地揭示着当代人畸型的性别心态和低落的性能表现成因及现状规律。同时,对于当代文学作品中性心理的归类与概括,更显得精辟而深邃,让人感叹。他除了能成为一个重量级的小说家之外,心理学领域中对性心理的思索与研究成果也同样令人敬佩。

读罢很久,我不禁突然想起这样一个问题:性,真的这么重要吗?

(一)

在沉沉无期的黑夜里,疲惫的男女在完成一天的辛苦劳作之后,全身心地遮盖在黑色的夜幕里,闭户关窗熄灯,体肤相接,拥抱在床。以相互之间的濡沫、彼此交互的伸入和接纳,滋润着本已痛苦的人生,用肉体的生理安抚藉慰着身体之外心灵的的渴望。神秘的性,就冲破了禁锢的白天,交媾的快乐、力比多的冲撞和性本能的渲泄,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人类最为神圣、也最为绵长的繁衍生殖,释放着人类生理对心理因素的无穷禁忌。

性是人类生命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的生理特征,是人类伦理的理性与生理感官需求的感性两者之间寻找到的最佳平衡点,私密而且隐匿,公开同时遮盖。性,在生理功能上维系着人类自身的生存与繁衍,也就是“种”的延续与发展;同时,也以愉悦自我的相互吸引这种性别的快乐,保持着人类的最初情感发展与爱恋的重要动力。中国人和中国理论,对于性的认识经历一个漫长而反复的认识过程,”非色也,为后也”,性由人类初期的爱情和快乐功能,变成一种单纯的繁衍,再由单纯的传宗接代的生理功能,又演变回单纯的爱与性的理由,进而,最终在物质文明丰富多彩的时代,成为一种为获得生存术而不得不接受的倒退,成为因为生存需要而向对方交换的手段,这种变化不能不让人引发思索,不能不对性的内涵进行重新深入审视。

生理上单纯的性,愉悦是永恒而坚定的功能。从人类发展的几十万年过程来说,性的繁殖作用与性的吸引力量是如此巨大而且持久。男人和女人两大群体,在人类萌生的最初日子里,克服生产力低下、物质匮乏的条件,以顽强而且持久的生殖数量,实现着种族的生存理由和延续前提,完成群体间自由的交配,而达到母系社会的繁荣兴旺景象;之后,人类对自由相恋的宽容态度,使得人类在实现物物交换、雄性庇护环境的过程中,又完成雄性族群的发展需要,实现个体人“种”而非宗族在后代上的延续,甚至是容忍和回归一种人类最初状态的自由婚姻。后来,随着私有制的冲击,个人财产权的体现与氏族权力支配能力的不断强大,性的禁锢性、性的专制性,对性的要求,尤其是对女性生殖能力所代表的性能力,越来越体现在单纯而又制度化的婚姻之中。男性的支配力随着财力与社会地位强大,从而不断放大了通过性在数量上和质量上对女性的绝对占有,成为一种对女性人身的拥有和支配。长达数千年之久的中国封建社会,其实在另一种看不见的隐秘状态中,建立起一种对女性性别专制垄断的组织。

自然而然,性注定会在封建社会的制度里,成为一种生育、享受、配合权力支配的隐性资源。皇帝可以俯瞰收拢天下秀女美媛集于一宫,拥有数以万计的嫔妃,他自己仍在不断地以便衣者身份采集秀色,祸害村庄平民、骚乱民间女子;大臣官员以及豪吏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娶妻纳妾,在性的享用方面占有着绝对的优势;即使是社会阶层中具有一定数量的富裕家庭,男人们也可以凭着自己的财力,娶上几房太太,正房偏房,妻妾排列,收房丫头,还不忘记酒足饭饱之际,寻花问柳;唯独大量的贫困人家,不仅在经济、政治和社会地位低下,而且,性的方面也同样受到经济或制度的限制,我曾不止一次地资料报道,山区人家、偏远地区或贫困家庭中,兄弟共娶一妻共居一室生子育儿。

记得以前看电视,是一个介绍本拉登家庭的节目。本拉登的父亲是一位富可敌国的沙特阿拉伯商人,一生娶过二十二个老婆,生有五十二年孩子,本拉登是第十七个孩子。说这些事情,我没有论及其它的意思,只是想说明,不论在什么样的社会,也不论是什么的民族,一个男人财富的多少和社会的地位的高低,往往决定着男人的性需要,是自由的享受和满足生理的前提条件。

正是这种歧视性极强的“性”区别,长期以往存在着,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了中国社会的稳定。可以说,中国历史上几次大一些的农民起义,除去政治和经济上的原因,更大多数是穷人阶级对特权的反抗,进一步说,就是对贫困的性生活状态的不满足,以及对“种”无法得以延续的强烈不满,从而在生理需求的驱使下群起而造反,采取更为强烈偏激的斗争行为。

(二)

记得,读过这样一个故事,本来是说农民聪明智慧的事情,可是,我却以此事来说一说动物的“性”事,描述一下性在生活之中的重要性。

故事是说:一头从屠宰场跑出来的公牛,跑到城市的大街上,见人就顶,伤了不少人。后来,被接警后闻讯而来的警察团团围困在一个停满各种车辆的停车场上。公牛喘着粗气,怒气冲冲,意犹未尽,试图冲出包围圈子。警察又不敢开枪射击,一怕伤着围观的群众,二怕损坏停着的名贵轿车,又怕不能一枪毙命再伤及他人。万般无奈,聚集一起商量办法。这时一位老农民从人群中走出来,他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警察听后同意试试。只见他回到家里牵出一头母牛出来,试着牵着母牛走进停车场、一点点地接近公牛身边。就在围观者和警察提心吊胆之际,奇迹出来了。只见公牛看着走近的母牛,眼神变得温和,喘气变得平息,不再显出冲撞出去的那种蛮劲,而是变得温顺起来,紧紧地跟在母牛的屁股后面,一步步地走出警察的包围圈。

性,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源头,是热烈激情的潜在力量,是创造奇迹和伟大艺术的动力;如果驾驭不好,又是毁坏人类秩序、引燃战火和杀戮生命的罪恶之源。性需要一个能量逐渐积蓄的过程,更需要一条情感和生理得以渲泄的渠道。你会发现,它在温顺的时候是使者,是天使,是爱情,是美丽;可是,无法控制的暴发时,它转脸一变却是魔鬼、是瘟疫、是罪恶,是死亡。可以想见,不仅是人类,就是动物同样有着性的强烈要求。

还有一个男人们非常爱听的带些“色”的故事,是说中国宫廷里皇帝事情的:一个中国的皇帝在警卫森严的深宫中,养着大群年轻美丽的嫔妃,可是,他很少光顾她们,让她们像阳光一样浪费着。不久,这群女孩子就不吃不喝、病病怏怏、大批大批地生病起来。皇帝急忙宣诏,招来御医立即诊治。最后,老御医呈报给皇上的药方是:壮汉一群,即可医治!

其实,性的需要是同步的,同所有的雄性动物一样,这些女性也常常患有性的饥荒病。她们在丰华正茂的青春之际,自然需要年轻健壮男人的长期爱抚,需要一种正常的满足快乐的性生活,需要这种年龄里本能的怀孕生育分娩,也就是说,需要过上正常有序的男女性交生活。可是,现实生活却让她们年纪轻轻就被圈入深宫之中,孤寂的芳心无处诉说,年轻的情感无处发泄。所有女人只能围着一个皇帝服务,一个皇帝就是再有仁慈之心,也无力或根本无法满足这些女人正常的需要。在芬芳群妍之中,看似风光无限的女孩子,真实的感情生活非常可怜,甚至有的女人一生之中,都无法陪到唯一的男人皇帝入寝室过上一次性生活,更别提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我记得看《红楼梦》时,看到贾元春入宫后的第一省亲,与众姐妹之间的交谈时,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那份情形:那种年轻女人面对皇帝的无奈,那种孤零零的深宫生活感受,时时流露于片言只语间,她的身份和荣华富贵往往惹得众人羡慕不已,她的孤寂和落寞很少被人所知。

男人还是女人,过正常的性生活,有自然的性需要,是人类最基本的生活准则,也是人类发展的原则和底线。纵欲则损,禁欲则溢,两者皆为极端,不可为之。

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直占据主流的儒家传统文化,这种带着苦行僧式意识的文化,却在刻意地损坏着男女之间正常的性观念。儒家发源人孔老夫子本人没有这么封建,他自己就是一个忘年之婚的产物,他的父亲比母亲大四十多岁。因而,他并没有把性欲当成洪水猛兽,甚至还说出了“性,食色也”这种带有宽厚待人之心的美丽句子来。只是后来,随着男人特权的加剧,私人占有欲望的日益强烈,以及性别优越意识的不断崛起。男女之间的美好事情,被一群毫无生活趣味的比如朱熹、程颖之类的书呆子败了兴,硬生生地把男女之爱、两性之间美好性生活这些私下床铺的风流事,当成一件犯罪的证据,当成一件只能做不能说的潜规则,把活生生的年轻女人和她们本有的美好情感,当成一件廉价的可扔可弃的破衣服烂鞋子,甚至还把女人当成一种类似动物的商品,可以在权力与金钱的平台中变买、转手、倒买的东西,不得沾上情感、染上爱恋。否则就是大逆不道、就是洪水猛兽。

就男女而言,生理上的弱势,并不能证明人的能力与人格显现的弱势。这是正在变革之际的中国当代,新形成的文化体系造就而出的一个新观念。

(三)

从《诗经》到《汉乐府》,再到《孽海花》,文字里表达出来的中国与现实存在的中国,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社会。不论是海市蜃楼还是梦中镜月,我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最美好的爱情,最真挚的情侣,往往来自广袤无际的民间;民间里最好的爱情,却总是邻家男女的生动无比、痴女情男的悲壮动人,才会给人类留下诸多美丽的遗憾。

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四大传说故事,都是与美丽的爱情和男女之间的情感有关。一个是说平民穷书生许仙与修行的白娘子之间,为了真实的爱情而大闹金山法门寺的故事,体现出一位狐仙之类的美丽女子敢爱敢恨的鲜明个性;这是一份让中国几千年来读书人足以为之感动的内心夙愿。一个是说梁山泊与祝英台,俩人共同求学,志同道合,相依之间产生出伟大的爱情,要知道,独立于父母媒妁之外的爱情,在中国传统算得上是一件十恶不赦的重大罪行,就是带着这一份被人耻辱的罪行,他们双双殉命于坟茔之间,化成一对渐行渐远的蝴蝶,构成一个与南方油菜花有关的美丽温暖的故事。第三个是传说故事,是时代追溯到秦代时期最为古老的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就是这位年轻的农村妇女,凭着仅有一天夫妻恩爱的温暖和记忆,带着痴情女对丈夫的思念之情,去寻找这位身不知在何处的夫婿,最后居然在丈夫死去的坟头旁,号啕之声顿起,竟然能感天地、泣鬼神、动人寰,生生毁掉一段坚固的石头长城。最后一个就是牛郎织女的故事,讲述民间暖男董永和天堂小美女七仙女的事情,这个故事最让人感动的不是结果,而是至今你能看到的仍在的天河之间,两颗闪烁在其中的星晨,就是始终不放手死磕到底的俩人,一男一女彼此相守在浩瀚的银河边,隔岸相望,等待每年被允许后,挑着担子过河相拥的一次相会。

中国古代文化对女人追求爱情的行为,形成着诸多不同的看法。既有《金瓶梅》之类视女人为男人手中身下玩物的淫书,隐藏着作者不敢明示的俗世观念;也有把女人不当女人的《三国演义》《水浒》和《西游记》,几乎没有几个女人能与堂堂正正的生活相关系;唯有一部能把女人当人看,当成一掬手皆成洁净之水的《红楼梦》,只可惜它的诞生和出现与民间百姓的不被认可,在封建社会最后的悲伤里,悄然而无声地成为一笔绝响的叹息。

在一片寓意着无比肃杀爱情的大地上,充满着做官享受和红袖添香欲望的中国书生,一脚泥泞一脚露水地奔向科学试场的北京,那里有一张让你可以做梦、保不定偶然能够实现的舞台。更多的书生往往只携带着一个落花流水的人生惆怅而归。落第之后的重新复读、等待再考的日子里,衣着单薄的书生,只身穿过一个个漏着冰雨寒汽的夜晚,期盼着从一片不谙人意的门扇后,遇到一份带着狐仙气息的爱情,抱着一个梦醒后定然会消逝而去的女人身子,满怀温暖,共度一个生死难忘的不眠之夜。即使只有这一场短促的梦想,也足够让中国的落魄文人,在经心等待的癔想里,逃避一会现实的冰冷,于大汗淋漓之间,享受着一次满含羞怯却心灵透彻的意淫。

我的山东老乡蒲松龄,那是一个留着细长枯黄小辫子、留着一把长短不一小胡须的骨瘦老头,他特别善于从黑色的时间里,从不被人注意的坍塌废墟里,为书生们找到喜欢一种被人喜欢的生命出来。他留意着大千世界之中,人与鬼、人与仙、人与狐狸之间悲欢离合的故事。然后,用他手中那一枝柔软的毛笔,沾满透亮的浓墨,给中国看不到明天的文人们,留下一本半神半仙、半鬼半狐,沾着口水夜读来劲头的《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