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茶花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1

在我的印象里,茶花是没有香味的。可是昨天,敏儿送来一钵花,叫“香水茶花”,我一看:叶儿浓绿光泽,重瓣的花朵缀于枝头,有的正好开放,像丰腴的少妇,婉约别致;有的像含羞少女,紧紧包裹着美丽的红绸,不肯露脸。花朵和花骨朵们,都是清一色的粉红,艳丽缤纷,捉人眼球,所散发的清丽,荡涤灵魂。

因了那一个“香”字,便凑上去闻了闻,真的有一股幽幽淡淡的清香弥漫过来,若有若无。似说:你来,我一直在,你若不来,我便一直等着。

顿时眼里心里充满欢喜。新奇得紧,稀罕得很!

据说蜀汉时期,茶花就被列为“七品三命”,而且目前在世界上登记注册的茶花品种就已经超过两万多了。可是,在我心里,各种名品都与我无关,只有眼前的这棵“香水茶花”才最棒,最美,最值得我珍惜。就像珍惜眼前人。让人心疼,让人难以离弃。第一次见面,我便想对它掏心掏肺,披肝沥胆。

不知怎样表达心中的爱意,我只想轻轻地对它说:“亲爱的,你慢些开吧,慢一些,再慢一些,不要着急。”心里忽然生发许多疼惜,生怕它开得太快,太过火。

就像父母爱惜孩子一样,总是希望他快快长大,又总是想把他牢牢圈在怀里,生怕被社会上的风雨淋湿生病。

“香水茶花”静静地散发着一种清亮的美,那美像小溪的水,没有受过污染,看得见沟底的小鱼小虾。花瓣间透出的淡淡香气,飘飘袅袅,似在诉说:“生命短暂,我要尽情绽放。”

那香稀罕得很,能解压,像瑜伽,让人陷入温暖祥和的冥想。无论是看着,闻着,它都能让人安静。

它的美让我想起了西施,君王回顾时,她光华灼灼,雍容华贵;溪边浣纱时,她布衣荆钗,自然婉约。无论怎么看,都让人欢欣鼓舞,饱满葱茏。

看着它厚实的花瓣,还有紧紧裹着的骨朵,心被它缀得满满的,随便一掏,尽是婉约别致,满眼满心都是诗,都是春天。

那样子,它要毫无保留地,努力朝着爱的方向,一直奔跑,不怕把美丽燃烧殆尽,哪怕会萎缩在着火的六月

茶花畏风喜阳,喜欢温暖湿润的环境,它的根土喜肥,但要透气良好的土壤。为此,我专门去山坡上,寻了好些松树下蓬松的腐叶质土,准备入秋后给它换盆。

据说养茶花不能太过腻爱,就像父母对孩子的爱,要爱得恰如其份,要给孩子自由透气的空间。如果爱得太灼烈,太紧密,被爱会受伤,会烦,会倦。

茶花亦是,对它的好要恰当,给其自然吸收阳光雨露的时空。它不能离开阳光,但又不能在阳光下暴晒。就是说茶花喜欢半阴半阳的那种温润,稍微有点潮湿就好。它的要求并不高,我想我能养活它,对它好。

既然爱它,就要像它那样,不张扬,不显山不露水。

它虽没有牡丹荣华富贵的名气,但每一朵都笃定踏实,美得安静,美得入心入肺。所以,诗人邓拓才说:“红粉凝脂碧玉丛,淡妆浅笑对东风。此生愿伴长春在,断骨留魂证苦衷。”

茶花是丰腴的,它不像瘦梅,梅之所以瘦,那是因为它开花的季节在寒冬,没有营养,没有依托,它必须和冰雪相洽,才能打包开花。所以,梅必须刚毅挺拔,才可挺过寒冬。为绽放美丽,梅不惜将身体里的所有精华输送给花朵。梅的高洁是不受尘埃半点侵蚀,它之所以选择在寒冬开花,因为寒冬是洁净的,没有病虫灾害。所以寒冬里,梅就趁着干净的季节,哪怕竹篱茅舍,墙角溪边,山崖坡顶,独自傲然开放。

而茶花是属于大众的,它带着人间烟火味,像中药配伍中的甘草,愿把自身的丝丝甘甜搅合百草的药味,再苦的药,只要加进干草,那苦就能下咽。

茶花是不论尘埃也好,宫廷也罢,只要你好好呵护,它必静静开花。因此,在梅快要凋落,而桃杏还在化妆打扮时,它便娓娓,轻轻地踮着芭蕾舞足尖,跃上春寒的舞台,一个连着一个地不断旋转,便满树血红朵朵。

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美丽,生性使然。冬是枯瘦的,春是丰腴的。茶花在初春盛开,所以它不必跟随梅花减肥,它饱吸阳光,饱吸春风,不需隐藏自己的肥硕丰腴,片片绿叶晶莹肥厚,朵朵花瓣艳丽平实,它们很匹配,叶肥花艳梗结实。看着让人心安。

所以,出生并不重要,无论你出生贫贱富贵,无论出生在什么季节,关键是你将以什么样的姿势盛开。哪怕仅仅是山野里的小野花,只管走自己的路,开自己的花,遇着一缕春风,便可开成一片丰腴。哪怕是在溪边悬崖。

侄女嫌自己长得不够漂亮,原因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最喜欢骨感美人。于是,她故意少吃,刻意锻炼,想了许多折腾自己的法子,只要听人说如何可以减肥,她便不断地折腾自己。看着眼前的茶花,我替她感到惭愧。

因为,每一个季节的每一种花,都能绽放出自己非凡的美丽,难道花儿们想过要减肥吗?难道花儿们不是顺其自然,怎么丰满怎么开吗?

侄女其实不算胖,她个子高,皮肤白泽,只是略微丰满一些罢了。我想象着,如果侄女刻意把自己身上的肉和血抠掉,把自己的身体改换成一种骨感清瘦,肯定像一棵干巴巴的枯树干,失却了树干绿色的营养,将毫无生气,毫无枝叶。

对于人来说,美的关键是素质与内在,外表好看顶个屁用。只要在身体丰腴的同时,让心也充实丰腴起来,才是真正地美美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