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樟树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1

四月的春日,全然没有前两个月的温婉与柔和,阳光照在马路上,黑色的柏油路起着白花花的亮;阳光照在树叶上,嫩黄的新叶耷拉着向下垂,老的绿叶闪起了一点点刺眼的白光,仿佛那耀眼的光里边就是一个小小的中午太阳;只有阳光照在仓圣公园樟树上时才有了一团团、一簇簇的绿。

美丽的樟树不经间就能见到,在荒山野岭里,在大街小巷中,甚至在人家房子的墙角处,随处都可以见到樟树青葱而高峻的身影。而且樟树很容易成活,就那么一粒种子,也不管是风把它吹到那里,也不管是鸟儿把它衔到何处,只要等春风一吹,就会唤醒它顽强而乐观的生命力。在沟港边,在马路旁,它都会蓬勃地生长着,生长着,生长着,就长成了参天的大树,多了成一大片一大片清清荫凉,供人们抵挡酷暑。

以前没有对樟树发出一点点礼赞的歌声,甚至没有想到写一写樟树,是因为她太常见了,是因为她太默默无闻了吧。看着这春意满枝头的樟树,一来二去地看着,就发现了樟树的不平凡!四月春天的早晨安静,那轻轻爽爽地晨风微微地吹着,仓圣公园的樟树就开花了。在樟树下惬意地行走,会觉得鼻子里有一点点幽幽的淡香在如丝如缕地绕。在落在樟树上小鸟的几声鸣叫中,驻足闭目,徐徐用力缓缓地吸,顿觉万千条淡淡的又似乎带着一点点粉味的清香便如从春山里的小泉眼里一般,无声地细细地流进到身体,充溢着,仿佛要从身上的每一处张开着的皮肤小毛孔里慢慢地渗了出来似地。

在仓圣公园开了花的樟树下,闭着的眼前只感觉一片金黄地光明,身上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舒坦。睁开眼,早晨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放眼望去,只见满树满树的鹅黄或者是浅酱的嫩的樟叶上头全是一簇簇、一丛丛如米粒般大小的开着浅浅黄色的樟树的小花。这一簇簇、一丛丛,你挤我,我挤你,开得十分的热闹,似乎是要把下边的嫩叶和枝桠都要给压下了一些。

仓圣公园的花在清晨无声地、热闹地开着。有时,没有风,一朵,几朵小小的米粒般地淡淡地浅花黄地花,也会悄然地从枝头穿过浓密的枝和叶落下来,有时候,会静静地落在年青的女孩乌黑的长发上一支精巧的发结边,跟着那一闪一闪地发着亮的长发一直走、一直走。更多的时候,它们悄然无声地一朵、两朵、无数朵地将整个黑色的马路铺满一小半边,于是,远远地看出,仓圣公园早晨的马路也变得特别的温情起来,像是一条有着温暖的黄和沉着的黑柔软地织成的长长的、彩色的什锦一般的飘带,人走在上面轻轻的漫步,脚步是十分的轻快。

远处,樟树的花在开,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着光。樟树的身上好像出现了另外一种姿色。是的,就这几天,在阳光下,在春风里,樟树的浅黄深绿中,已然缀满了鲜艳的红色。而且这红色一天比一天浓烈,之前还是星星点点,现在却越来越密,越来越浓,和着丛生的绿荫与枝上的黄色的米粒般的花朵,樟树着了色彩斑斓盛装,仿佛成了热力四射的四月里的春天的姑娘,朝着过往的行人在笑。在四月的春风里,仓圣公园里樟树的枝头,红与绿,痛痛快快地就完成了一次生命的接力,落花潇潇洒洒地留给了大地,只那一让人钦佩的、惊艳的惊鸿一瞥,就使人美丽震撼无比!这就是美丽的樟树,人一年到头看到的樟树,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总是那么绿色葱茏,那样生机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