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磨砸坦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1

32年前的盛夏,离开故乡28年的我,又回到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上。开始从事地方志工作,这是一个历来都被人视为“得志不修志”的差事,但我喜欢。不就是写地方史吗?

初秋的时候,县委党史委召集老同志座谈会,一是审查他们征集来的成武党史资料,二是到各乡镇参加党史征集座谈会。地方的党史也是地方志的重要内容,所以也邀我参加了这个活动。

在会间休息的时候,党史委的张主任对我说:“你是个老坦克兵,石磨能不能砸毁坦克?”我被张主任的话问蒙了,心想:世间还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且不说石磨能不能砸坏坦克,石磨这么重,是怎么掷向坦克的,这就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问题。

我说:“对付坦克的有效武器,我只知道是穿甲弹,而且还是要在几百米的直射距离之内。至于石磨能不能砸毁坦克,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看看这个,你就知道了!”张主任递给我一份材料说。

我从张主任手里接过材料一看,一个醒目的标题映入我的眼帘:“‘小皇城’石磨砸坦克”。心想:还真有这事!于是我怀着好奇地心情看了下去。

刘菜园是位于县城东北30余里的一个小村庄。抗日战争时期,该村仅有十四五户人家,不足百人,刘姓为主。1941年,中共成武县委、县政府开辟了这一地区,该村归属常胜区。1942年春,就是这个不足百人的小村庄,在抗击日寇的侵略中,却做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石磨砸坦克,至今还被群众传为佳话。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由于国民党军队腐败无能,节节败退,大片国土沦为敌手。国内盗匪蜂起,恣扰乡民。广大人民群众深感国难当头,家园难保。因此,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主政府的感召下,纷纷筑村寨,建民团(民众自卫团),购枪置炮保家园。为了更有效地抗击敌人和盗匪,许多村庄都自动联合起来,建立了联防队。刘菜园一带的民团,由张草庙的张清兰牵头,组成了包括乔庄、刘菜园、小曹庄、许庄、前李庄、苗楼等十几个村的联防队。他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有效地打击了敌人和盗匪,保卫了家园。

1942年四五月间,日伪军在苟村集修建据点,企图长期盘踞、控制这一地区。5月10日,日军80多人,伪军40多人,到小留集一带扫荡。当敌人进至黄楼附近时,遭到当地民众自卫团的截击。战斗在上午10点左右打响后,附近村庄的民团联防队迅速赶来参战。战斗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日伪军顶不住越来越多的民团群众的攻击,狼狈往县城逃窜,民团群众手持武器,挥动大刀、梭镖,走大路,沿小道,越田野,跨壕沟,勇猛追赶。追至苟村集,民团群众愤怒地拔掉了敌人尚未建好的据点,烧毁了停在那里的一辆汽车。此战击毙日伪军数人,缴获武器40余件。当日下午,一辆从金乡驶向成武的日军载重汽车,路过此地时又遭民团的袭击,伤亡三人。因此,敌人对这一带的民众怀恨在心。

5月16日,成武、单县、金乡几个据点的日伪军500余人,分乘19辆汽车,在坦克的掩护下,对这一带的民众进行报复性扫荡。敌人从金成公路边的黄楼、高堌堆附近,分数路由南向北进攻。这一带的民众,村自为战和联防作战相结合,分头抗击日伪军。下午二时许,战斗首先在小留集、黄楼、王桥、前李庄等村打响。由于日伪军兵多势众,且有坦克作掩护,民团群众支持不住,便利用有利地形,边打边撤。

刘菜园是这一带距离金成公路较远的一个小村庄。村北是数百亩的大洼地,村南边有一个大坑。村子没有寨墙,地势东高西低。村中只有一条单面街,街北有十几户人家,街南边东头只有村民刘平善一个四合院。这个小村,人家不多,也没有高门富户,多是一般的殷实人家。因此,他们对盗匪较有警惕,全村家家有枪,其中快抢11支,仅刘平善家就有快枪5支。5月16日,刘菜园民团得知日伪军进犯的消息后,立即进行了布置。刘平善首先带领刘平怀、刘朝毅、刘平云等人,到南边李庄附近阻击敌人。其余群众用耙和石磙等农具在路口设置障碍,阻止敌人车辆。

由于敌人兵力太强,下午3时许,各村民团纷纷撤向刘菜园村北大洼,两辆敌坦克和近百名日伪军,紧紧尾追过来。骄横的敌坦克,围着刘菜园转了三圈,然后越过障碍物冲进了村子。这时村内群众绝大多数已经转移。在村西头刘朝鲜家,只有刘朝静、刘朝鲜、刘朝训等人,利用壁孔和房屋上的土墩射击敌人。在村中间街北面,刘平善的老院内,还有他73岁的父亲刘金端老人,外号香油端,站在二门门楼上护院,后被爬上房顶的敌人打死。在村东南角的四合院里,刘平善和其爱人以及两个儿子刘朝兴、刘朝儉和两个女儿没有撤走。他们凭借几支快抢和坚固的四合院,进行顽强地抵抗。

刘平善这个四合院,大门朝西,紧挨大门北边,有一间土楼,周围房顶上都筑有防匪用的一米多高的隐身墙,大门前约10米处,有一个大深坑,院子南边也是个大深坑。平时,刘平善和他的四个儿女守家护院是很有信心的。七路、土匪、抬大户的,每次来偷袭,都没得逞过。因此,人们给这个四合院送了个雅号“小皇城”,意思是像北京的紫禁城一样坚固打不开。

隐蔽在村西南角大坑里的日伪军,慑于村北大洼里数百名联防队员的抗击和村内明处暗处的抵抗,不敢贸然进攻,只是盲目地射击和打炮,在无人处烧房子。

骄横的敌坦克,凭借自己的优势,横冲直闯,冲撞沿街的大门。在村西头,一个坦克兵顶开乌龟壳四下张望时,被刘朝静从壁孔里一枪打了下去。东南角四合院的有力抵抗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十几个敌人悄悄接近院子企图放火,被刘家父子打伤几个后,慌忙退了下去。他们疯狂地向院内打枪打炮,一时间打的乌烟瘴气。一辆敌坦克从街北面冲过来,企图撞开四合院的大门。由于大门前地方狭小,坦克行动不便,撞了几下没有撞开。在这紧急关头,刘平善急忙叫两个儿子,把一个旧石磨弄到门楼上,朝正在撞门的坦克砸了下去。只听咣当一声响,敌坦克当即被砸坏,停在大门口不动弹了。

敌人进攻受挫,加之天色已晚,惧怕被歼之灾,慌忙离开刘菜园向南撤退。敌人在许庄村外的一个场地里集中后逃亡金乡县城。

看到这里,我像从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上刚刚回来。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解放,为了消灭万恶的日本侵略者,成武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打击敌人的武器和方法。石磨能够砸毁侵华日军的坦克,更是中国抗战史上的奇迹。

也许有坦克兵战友会说:“200多斤重的石磨,是砸不毁坦克的。一定是石磨砸晕了日军的坦克驾驶员,才使坦克不再动弹。”是的,敌坦克冲撞土楼,坦克驾驶室必然在前,石磨从土楼上推下来,必然砸在驾驶室上。石磨撞击驾驶室钢甲门的巨响和振动,一定会使敌驾驶员震惊:“土八路一定有比穿甲弹还厉害的坦克克星,还是装死吧!要不然,再来一下,就真的没命了!”

说到这里,使我想起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炊事员用一根扁担俘虏几个美国兵的故事。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一定不能惧怕,只有敢于斗争,勇于斗争,善于斗争,坚持有什么家伙打什么仗,胜利就一定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