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燕子情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1

春天披着轻纱翩跹地降临了人间。而凌空展翅的燕子,又紧紧地追踪着春天,从遥远的南太平洋,回到了温暖的南方之乡。

燕子们唱着欢快而又甜蜜的歌从屋檐下飞进堂屋,停歇在原有的“窝基”上。它拍拍双翅,抖动浅黄色的羽毛,在厅堂里穿梭着,欢叫着,用悦耳的声音向屋主道起吉祥来。它不仅给人们的心头带来春天的气息,还唤起我埋在心底下最珍贵的记忆……

那是我难忘的孩提时代。每当春天而至,燕子飞回,我总会天真地追逐着燕子,聆听它那快活的啾鸣声,心里别提多美气了。尤其是老祖母,她看着我的神态,望着来往梭巡的燕子,竟会孩子般地发出“嘻嘻”的笑声,逢人便说:“燕子进屋,家宅兴旺,瑞气吉祥!”我都以为老祖母曾经是读过五车的书才说出这样的妙语。晚上,她会点香念佛,煮上好菜与儿孙们尽情开怀——为燕子的远途归来、为老宅的瑞气盈门而庆贺。盛世堪比过年。

第二天,祖母早早推醒我,说;“阿枫,快起来,燕子筑巢啦!”我一听,用手一抹睡朦的眼睛,一滑碌地爬起床,跟着祖母来到厅堂。呀,真快,一夜之间,在粱底下的墙壁上,一个碗口粗的巢儿已初具雏型了。这时,燕子们进进出出,好象很忙碌的样子。祖母告诉我,燕子在野外叼来草屑、树枝、泥巴,要在我们厅堂安家呢!

“安家?”我好奇地看着燕子叼着的一根根小草,问祖母道:“它们就是靠嘴里含的一根根小草吗?”

“别看它们一口口地衔来,日复一日,积小成多,家就会安起来了。”

听祖母这么一说,心头猛然间一热,觉得燕子十分可爱。

几天以后,巢终于筑起来了。密密的草枝,厚厚的泥巴,象笼子似地粘在墙壁上。燕子奔忙不息,总算有个“家”了。过了一段时间,小窝里好象格外透出了生机。每天啁啁啾啾,发出一种尖尖的声音。燕子飞出飞进也更勤了。它们每天衔来小虫,自已不吃,都放到窝里去了。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了秘密,原来有几个毛绒绒的小脑袋,张着乳黄色的小嘴儿,正嗷嗷待哺呢!

从此,燕子每天匆匆忙忙,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食回来喂给雏燕,那种衔食哺雏的辛劳令人感动。渐渐地,小燕子长大了,发出了叽叽的叫声。有时,它会随着妈妈在厅堂的狭小空间飞翔一圈,它那小心翼翼,又跃跃欲试的样子,令我又好笑又快乐。我想,小生灵们或许是想练习翅膀,学习过硬本领,日后像它们的长辈那样,自由翱翔,搏击万里长空吧!

有一次,一只小燕子在练飞中跌了下来,我正想拾起来,祖母看见了,立即喊住了我。她推开人,弯下她老态龙钟的身躯,轻轻地用毛巾把小燕子包起,抱在怀里。看着祖母如此虔诚的样子,我心里十分好笑,祖母瞪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也许跌得太重了吧,燕子的一条腿已经红肿,祖母细心地检查了伤口。找来了万花油,轻轻地给小燕子擦拭,然后对我说:“阿枫,把它放回窝去。记住,不要粗手大脚。”我接过祖母递过来的小生灵,似乎接过千斤重担。我慢慢地爬上梯子,学着祖母的样子,轻轻地把它放进燕窝里,对它们说:“好好地练吧,我们在下面保护你,等将来,你们飞得很高很高,那才好看呢!”祖母笑了,笑得很开心。

小燕子们一天比一长大了,翅膀也一天比一天硬了。终于,有一天,它们羽毛丰满了,就张开双翼,汇集了燕子群,飞向了远方……

每当这时,老人家照例会点上香烛,祝愿它们一路平安,祈求它们明春早点回家。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祖母不知迎送了多少燕子的归来和离去。在这燕子频繁往返的日子里,凝结了祖母多少欢乐与痛苦呵!

然而,想不到,在那万物萧杀的年代里,喜爱燕子也当成是一种罪过,无辜的燕子也备受灾难,那粘在墙上的巢子被当成“封资修”强行拆掉。那一年春天,燕子破天荒没有飞回故乡。

冬天过去了,春天带着绿色生机又来到了人间,一群群燕子经历了无尽的艰辛,不远千里又飞回来了,回到了昔日它们自己用勤劳修筑的“家”。可是我那善良的祖母,一位操劳一生、心怀仁慈的老人家,一位历经前清、民国、新中国的三朝老人,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终年九十五岁!

老祖母四世同堂,德高望重,一生生活简朴,乐于助人,深得后辈们的敬重。她常常对儿孙们孝敬的钱物再三推辞,推辞不掉的,会收下一部分,另一部分用红纸封好,重新回赠给后辈。慈爱坚忍的品德可见一斑。我始终相信,祖母的高寿,是与她与生俱来的善良、宽厚、仁慈之心有莫大的关系。如今,她虽然再也听不见燕子的欢叫声了,但她对燕子的那份慈爱之情,已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使我在人生的旅途上多了一份善良与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