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己书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1

“亲爱的自己:见字如面。”老规矩,就算是给自己写信,该遵守的格式也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三十多年来,第一次提笔给自己写信,想想确实也觉得有几分搞笑,自己对自己难道还有什么话必须通过信件来传达吗?但是在我看来,是有这个必要给自己写这样一封信的。

三十多年的时光,在人的一生中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细算一下,按照人生七十古来稀来看的话,那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分之一。真是没想到,这是一道痛苦的计算题,我一直以为自己还很年轻,日子还很长,不过从这一刻起,我必须要改变这种想法,因为留给我的日子真的只有区区三几十年,或者多一点,或者少一点。

对青春期那些狂妄的记忆仿佛还在昨天。上树掏鸟,小河捉鱼的往事还可以清晰的记起。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快?为什么青春要流逝?为什么我不再年轻?一个个问号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却又找不到任何答案。

有人羡慕地对我说,像你三十来岁的年龄,年轻真好;有人忠告般地对我说,你已三十多岁的人,不能像年轻人那样不懂事啊。年轻或者不年轻,其实这都是一个伪命题,在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答案,至于谁对谁错,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来评判。

曾经我以“诗海中那个英俊少年”来自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骄傲地将自己的QQ空间名称改成了这个,许多认识我的朋友,来访过我空间的朋友,无不嘲弄着说:“哟,诗海中那个英俊少年来了。”我一遍又一遍地自我满足和陶醉,沉浸在别人无数的夸赞声里,不论这夸赞是发自真心还是鄙视嘲弄的,反正对我来说都很受用。

不知从何时起,再也听不到别人叫我“诗海中那个英俊少年”了。这时我才发现,镜子中的我,额头上已有了或浅或深的岁月之痕,我可能真的不再年轻了。直到某一天,我拿着手机自拍时才发现,原来清清瘦瘦的“小白脸”已经不知何时变成大叔了,一些玩得好的朋友开始称我为“大叔”,起先感觉特别别扭,我真的有那么老么?后来慢慢地习惯了,开始接受这个称呼和这个该有的年龄。大叔就大叔呗,反正我觉得也挺好,还长着辈呢。于是人家叫我“大叔”,我便叫他们“孩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啤酒肚一天天隆起,圆滚滚的,曾经穿着嫌宽松的衣服居然扣不上了。对,发福了,人到中年就得有个发福的啤酒肚,对吧?但是我不是爱酒之徒,我更喜欢人家叫我这肚子为“将军肚”,如此才能显得有些大将风范。

于是,我不得不从QQ空间里将“诗海中那个英俊少年”的标题撤下,换上“行走在唐诗宋词间的汉子”。没错,我喜欢诗词,喜欢文学,它们是我的第二生命,是我的精神寄托。不管出自我手下的诗词或者文章,好与不好,都是我的心血之作,我将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悉心呵护,倍加疼爱,用心推敲每一篇文字的立意是否新颖,主题是否明确,用字用词是否精准。以至于很多时候,妻子抱怨道:“那么喜欢写作,干脆和你的诗词文学过去吧。”妻子虽说的是气话,但不可否认,在我花费精力搞创作的时候,对家人的爱有些忽略了,付出的不够。

说起来八零后这一代人真是尴尬的一代人,我有许多同是八零后的朋友一致如此感慨。我们的父辈大多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们成了典型的“农二代”,为了不重蹈父辈们的覆辙,我们抛家舍园,离开故乡去往沿海开发的地方拼搏奋斗,只为早日走出父辈们的那座大山,尽力在城市里扎根,开花结果。

可是八零后又缺七零后那种拼搏奋斗的干劲,很多时间叫着压力大,叫着苦累的大多是八零后。八零后由于接触的知识多些,文化相对大多数七零后也有所提高,于是,八零后学会了眼高手低,自我膨胀不满足,又不肯踏实苦干,漂泊了多年仍是一事无成。八零后也不可能像九零后那样,有一个优秀的爹,做做“富二代”或者“工二代”,养尊处优。父母年轻,无压一身轻,自然可以活得潇潇洒洒。当然不论是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都还是有一些真正拼搏实干,通过自我奋斗闯出成绩来的佼佼者,这部分人另当别论。

八零后没赶上好时代,开始上小学时,大学不要钱,还可以分配工作;等到好不容易挨到上大学时,竟然小学初中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了,而且就算上了大学,工作需要自己找,前辈们那些铁饭碗全成泥饭碗了……,这不明显欺负着八零后这一代的人嘛!

八零后这一代人,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好政策没赶上,富爹妈也大多数没碰上,事事都必须靠自己努力争取。不过肩上的担子却一点也不轻,现在大多数八零后都将面临一人养四老、六老或者八老的局面。我们八零后,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双方父母加上父母的父母,所有的赡养责任和义务都将落在我们身上,所担重量不亚于一座巍巍昆仑。但是八零后却是最有孝心和爱心的一代人。我们赡养、孝敬父母公婆,不畏辛劳,操持着大家小家,为社会的发展添砖加瓦,光是这份“懂事”就应该让所有人为我们点赞。

一年又快到尽头,不得不感叹时光如梭。从年头到年尾,除了痴长的年龄和无关风月的岁月,感觉收获微微。幸好,还有一个幸福的小家,一个相爱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儿子,四位健在的双亲,只要他们过得好,这一年也算知足了。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阳光,怀着同样的真情,写着同样的信,只是收件人不同,信的内容略有差异而已。不过基于内心深处那份真挚,不论这信写给谁,都不曾有半分改变。

好了,和自己说了这么多看似牢骚的话,也是时候该住嘴了,更多的话还是在镜中与自己面谈为宜。就此搁笔,顺祝顺利。

写给自己,不需要此致敬礼!

诗情划意亲笔于深圳龙岗龙岗河畔

2017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