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壶里的故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终于,丁酉年的第一场久违的雪,从雾蒙蒙的天空中飘洒着,铺天盖地的落入了尘埃。灰色的大地上,披上了厚厚的一层银白的羽纱,晶莹透剔,风过之处,星光闪闪。

坐在温暖的客厅里,我又一次拿出由父辈手里接传下来的那把茶壶,仔细的,心有所感的观赏着。

这是一把嵌盖的边缘有点残缺的泥质茶壶,被称为秦权壶。壶形似钟,壶身高耸,壶把似耳,壶盖微鼓,壶钮如帽,壶底内凹,整体概貌朴素敦厚,古雅大方。

秦权壶是仿照秤砣的外型烧制的,其颈、肩、腹、足均顺势而下,象征经商行贾的作为。壶嘴稍平,指卖买对等,壶身浑圆,意经济盈实,壶钮似帽顶,喻之讲究诚信,而壶把老成,则权制平衡。

茶壶略呈泛黑的紫褐,在有些古老的沧桑跨度里,粗糙的纹络纵横着,显露出岁月划过的印迹。在这个茶壶里,裹藏并磨砺着祖辈芸芸生命的见证。

我抚摸着茶壶身上雕琢的依稀可见的竹画和凹凸的文字,犹如触摸到了历史的斑驳痕迹,思绪开始翩迁。

父亲在世时曾经告诉过我,这把爷爷留下来的茶壶,很有灵性,有着很强的记忆力。它带有浓郁的泥土气息,是一把能呼吸、有生命的茶壶。即便壶里没有沏入茶叶,只要为它冲入一些淡淡的开水,它也会溢出一缕飘悠的茶香味。那种香味,是历经无数个春秋所凝聚起来的。

只要提及这把茶壶,父亲每每常说的就是:用这把壶沏茶喝,不仅仅是一种安逸和清闲,更是一种传统文化底蕴的经历,是一种对美好愿望的体味,也是一种能够挥去不安情绪的心底清澈。

父亲的话,让我想起了童话里的神灯,但却真实于神灯。

这把茶壶,在祖辈们的眼里,充满了具有现代感的星光溢彩。这把茶壶,被祖辈们浓缩进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这把茶壶,在祖辈们的生活点滴之间,集聚了耕读齐家,成为参禅悟道,陶冶情操和蓄体养生的至高崇尚。

盈盈一握壶把,顿感温馨歆心,那布满茶锈的柔滑里,渗透着祖辈的心血。执起置于鼻下微微一嗅,便即抚慰心灵。轻轻用手指弹弹壶身,发出沉闷铿锵的声音,这是一种沉默的语言,是祖辈们从切身的经历中凝炼出来的语言。

仰望着窗外被雪花覆盖的茫茫一片,不由得想起了父亲在我高考落榜,郁郁不得志的那年,拉着我坐在一个硕大的拼木桌旁,指着被擦得锃亮的这把茶壶对我说的诗一样的话语:当你苦闷的时候,不妨对着这把茶壶说说话,它会用纯纯的清香帮你化解。当你伤痛的时候,可以对着这把茶壶倾诉一下,它会用淡淡的青色为你抚平。茶茗,求于静,与世无争。茶壶,坐于宁,淡泊一生。在这把壶里,用心的煮沸一壶清纯的净水,用情来浸泡一盏翠绿的茶茗,用意去摇动连片茶叶的飘舞,顷刻,茶香便会溢出,闭目嗅闻,素淡的心在这一刻就会得到清默。

那时的我,对从事教育的父亲所说的话并没有听得十分明白,只是点点头。之所以点头,是因为父亲刻印在茶壶上的微笑已经让我躁狂的心情趋于了安稳。

父亲笑着,用仍然诗一般的语调对有些失落的我说,在冒着冉冉气雾的茶水里过滤一下自己的不堪过去,拾回一些被遗忘的美好记忆,那些既往的片断会让你的目光更加清晰。静下心来,面对着这把茶壶,能平静你烦恼的惆怅,能淘洗你杂乱的心境,能让你的心情顷刻间清澈、满足、躁动消失。

看着父亲知足的一脸开心,我的心也随之不由的晴朗了起来。

父亲给我沏上一杯自制的柿叶茶,对我说:一本书,一壶茶,一部电影,偶尔练练笔写写字,这一切,组成了我这一代人倾于茶壶里的全部生活,那种很纯粹很清贫没有波澜的生活。当然,这必须是你能够进入到茶的境界里。

父亲抿了口茶,看着我意重深长地说道:壶里面那厚厚的茶碱,浓缩了众态炎凉,涵盖了沧海桑田,它集聚了大自然的智慧,是一种精神的倾注。

捧着那把茶壶的父亲,为我轻轻斟入着那一盏盏的壶中故事。在这个壶中故事里,承载着一代一代人的灵魂在茶韵里沉淀。

当我走出校园,犹如牛犊,怀揣雄心壮志准备大展抱负一场。却不料,一路步履艰危,常常鱼跃龙门却难成精,便颓废着,生有罢弓息兵甘缩墙角之感。

父亲依然把我叫到那张木桌前,没给我上政治课,仍然用诗韵与我谈论着那把茶壶:它在沸腾的瞬间里,会给人以饱满的热情。沸腾过后,沉淀下来的就是一种宁静,就如你现在的境遇。茶壶之境界不可小觑,它能将世间万种情愫聚于一身。茶壶,性温,一世鞠躬尽瘁且表里如一,进退自如。茶壶虽素面素心,长久坚持使用,则能饮以养生,品以养气。常以壶茶悟之,韬光养晦,成就大业。

听着父亲的茶壶论,朦朦胧胧的,我尚杂乱的心里有着一种涌动。

现在想想,我才真正的明白了,为什么平淡就是快乐,为什么平心就是幸福,也慢慢开始明白了茶壶的道理。

这把茶壶,在祖辈的手中,犹如一本最传统最具有释放思想的教科书。这把茶壶,于茶叶的漂浮间,抒发出了老一辈留下来的人生感悟:人若如茶壶,必然会坦荡无私,就会离虚抛伪而拒腐弃蚀,精神崇高以致灵魂升华。人若如茶壶,一定是真诚纯朴,就会去坚韧的支撑人生而品质真诚,尊姿高尚使人诚信纯朴。

我的父辈,就像这把滑润的茶壶,毫无掩饰的坦露着自己,奉献着自己,在时代变迁中从不追波逐流,弄虚作伪。父辈的一生,犹如茶壶,于水火里煮沸云峥,于冷暖里蕴酿真诚,它忠诚着每一个品茶者,没有半点妄佞。这把来自于泥土的茶壶,即便在被遗弃并被掷于土中千百年,它依然不会改变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全神的注视着这把茶壶,它一如既往地缄默着,醇厚自然。在这个壶里,粘附着父辈开创新世纪所付出的汗水,记录着亲朋好友的欢畅笑容,收藏着忠孝亲情的记忆。这把茶壶,以其内敛含蓄且又敦厚亲和的高尚清雅的品性,寄托了祖辈们太多的情感,写满了他们太多的酸中有甜甜中有酸的人生故事。

有朋友问:这把茶壶是否为秦时所制?我当自是不得而知,也无以作答。若究其流传年代,属晚清的仿造也不无可能,但这些对我已无研讨的意义和探讨的价值。我只明白,这是自爷爷那辈留传下来的,至少已收纳了两百多年的华夏变革实践。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把茶壶里,盛装着祖辈们用无华的真诚朴实和孺子牛的勤劳精神,蕴韵出中华传统的美德,延续出千年中华强盛的不变理想。

如今,这把茶壶流传到不常喝茶的我的手中,至今我都很珍惜的将它保存着。虽然,它并没有太多的历史典故,也没有太过高估的市场价值,但我会完整无损的去保存它。保存的是一种不去的情怀,保存的是一种对过往时代的生活缅怀,保存的是一种无法忘却的味觉记忆,保存的是它与我这辈能够息息相连的生命。

这把装满老辈人生哲理的茶壶,就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