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和其他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26

朋友和其他

文/寒夜

有一种生活,我管它叫做文字!那些朋友掺和着的鲜活的文字,简约而真切,一直牵引着我的手臂,温暖着我的生活,用文字抒发自己的所思所想,并将其贮存在记忆的空间里,作为释放自己,愉悦自己的佐料,其实也蛮不错的!——题记

朋友刚刚受到表彰。

华灯初上,朋友邀我去小聚,真不忍拒绝这份邀约,于是戴上帽子骑着电车,从通明而喧嚷的校园溜出,不一会儿缓缓来到国道。视野一下子开阔而暗淡许多,耳畔飘来的北风却冷飕飕的。疾驰而过的车来车往让我很不喜欢。不远处深黛色的苍穹之下,万家灯火阑珊一下子就触疼了我的瞳。哦!这流逝的尘岁一下子飘移到冬月的门槛,究竟是季节的变迁,还是易逝的流年?

像一阵风,倏尔就到了“府前味道”。其实,我和乔书平不是同学,只是认识慢慢也就熟识了。两年前去新城在永兴街四方城溜达,偶遇到干服装生意的她,多年不见,她完全没变。她浑身透露出来却是男孩子气质,干练而果敢,率真而坦诚。做民生保险还不满三年,但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走的踏实而又掷地有声,从容自信而又洒脱。这不,刚刚参加了表彰大会,见到她时着西装革履,哪像枚柔情女子,活像个白净的男儿!“欢迎你能来,猜猜我给你带来了谁?二十多年都没见过。”她摸透我的心思,直言不讳地打招呼。叩门而入,看到了一双很熟悉而有点生疏的眼睛。“张洁,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岩,你没变!”二十多年不见,张洁美丽不减当年,岁月真的没在她那儿停留似的。她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哦!二十年就是一瞬,仿佛我们又回到了初中时代,又回到了初三:奋力拼搏的挑灯夜读,不敢懈怠的似水年华,坚不可摧的同学情深……于我而言,尽管有些记忆中断,但眼前的好友还是让我禁不住想起当初一起走过的日子。

李月琴应邀而来,差点认不出来。高挑的个儿,微胖,脸上堆满灿烂的笑意。只怪自己平时的深入浅出,没想到多年以来,老同学一直在酂城街上的药房。还有记忆中那个堪称校花的王曼,现在是律台学校的校长。牙科诊所老同学刘力没来,他爱人梅子抱着可爱的小千金来了。梅子为人豪爽,性格开朗,脸上仿佛绣满了微笑。家庭幸福,生意兴隆,自然而然地秀恩爱,因而常常撒一地狗粮……学生李翠芝也应邀来了,依然靓丽如初!乔书平近半小时的演讲,全面向我们介绍民生保险,使我对保险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和了解:什么民生意外伤害保险、民生重大疾病保险、少儿理财保险、教育基金的保险等等,她做民生保险还不到三年,就做的很出色。良好的口才,娴熟的业务,干练的形象,让人刮目相看。

了不起的女汉纸!

她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席间,我以茶代酒和亲们举杯共饮,所有的话都藏在茶酒中。不勉强,不刻意,随意就餐,随意聊天,一切都是如此的随意,这样,真好!

门外苍茫的夜色笼罩着这片不算繁华的小镇,笼罩着这谈笑风生的府前味道,也笼罩甚至看不见彼此的空间。时间过得真快,起身告别时已是20点,我又一次“全副武装”,骑着电车,踏着街灯氤氲着的夜色返回学校,一路夜风掠过耳旁,只感觉浑身被这冷冷的气息吹透了,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夜色丰腴,一盏冷光下,我用双手捂了捂头上的伤口,继续宠溺着自己的文字,仿若和小禅一起缅怀,用几个清浅文字去谋杀那一段模糊的时光,让我保持一个少女模样怀念,抚摸着那些回忆,读那些林林总总的人和故事,在安静简洁中度过美的光阴。人生只不过如此!也许就是一箪食、一壶浆、一盏茶,一本书,足矣。且和美好的事物融为人世间的贞亲吧!所有美的事物都值得一生珍赏,慢慢思量。

愿朋友,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