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 祝福祖国]分享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小董,是个年纪比我的女儿还要小三岁的00后,今年的大一新生,在我们作协里,是年龄最小的文友了。

昨天晚上,小董突然开视频联系我,这让我很是意外。接通后知道,原来是烟台下雪了,下了好大好大的雪,听小董说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见到的最大的一场雪了。小董无比激动地开着视频指给我看,他的学校,他的天空,他的同学们,我能感受到他的那份开心和快乐。

我很高兴小董能够打电话给我,听说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群友和老师的的电话了,每个人都很高兴。我很兴奋的与他聊天,大声笑着,一起观赏那纷纷扬扬的漫天飞雪。路灯下,小董哈着气,周围都是年轻人,跑着的,跳着的,笑着的,闹着的。校园里的雪世界,美仑美奂,纯洁典雅的象是一个童话王国。

由此,我也想到了在大前年的夏天里,无意中,我到兰园去,走着走着,突然偶遇了一大片荷塘,那是代村第一年种荷。四周静悄悄的,只我一人,那荷塘好大,满满地开着大朵大朵艳丽无比的荷花。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漂亮,这么美又这么硕大的荷花,白的,粉的,盛开的,含苞的,绿裙罗裳,满池满地。“凌波仙子落凡尘”,我被惊到了。本以为就这一池,转过身来,还有一池,再走,数不清,好多池。我屏住息,内心狂喜。第一感觉是我想打个电话给谁。我迫切需要一个人,我想告知他我此时的快乐和激动,满足和幸福。我需要分享,需要朋友,需要有人来感知我的感受。

手握电话,我该打给谁呢?

联系人有上百个,亲人,同事,同学,朋友,谁此时有闲?有心情?可与我共情?

我拨打好友静的电话。静那段时间与我走得很近,也是文友,算是个对自然风物敏感和浪漫的人,我们常在一起骑车和拍照。

“静,你快来啊!代村兰园里的荷花开了,太好看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更好。

很遗憾,静正在陪孩子。

静的儿子在读高中,是我们市里最好的重点一中,两周才回来一次。

第二个电话,我打给了朋友颜哥,颜哥那段时间正在教我开车,是个热情,幽默和精力充沛的人。

“颜哥,你在哪啊?代村兰园里的荷花开得太好看了,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啊!”

我能说的,好象也就这些。

很不巧,颜哥与朋友一起正在参加一场吊唁,在很远的乡镇里。

两次受阻后,我的心情大打折扣,可还是不死心,第三次我拨打作协王主席的电话。记得王主席在这里有个创作小屋,他兴许就在附近。“王老师,兰园里的荷花……”

王老师也不在,而且,他说,在多个清晨里,他已经来此见识过了。

不打了,分享也是要缘份的。无人可约时,不如选择一个人默默观赏。

有人说,把你的快乐分享给朋友,你会得到双份的快乐。我想是的,就象有人对你说,为一个人死并不难,难的是找到一个值得为他而死的人一样。分享也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分享,都值得分享。

小董这个孩子,就很不错。他充分了解我们这些大人,虽年龄小,却也是个性情相近之人,否则也不会混在一个群里。

我是很乐意分享他的快乐的。如果,某天,你也有幸接到这样的电话,请务必珍惜。听他诉说,分享他的快乐,亦或忧伤,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