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梨花胜似雪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3

5月9日,周四,工作日。

从积压多日的工作中,捋出了头绪,终于可以舒展一下脖颈,喝一口温茶,看一眼窗外的绿,安慰一下被电子产品刺疼的眼睛。

拿起手机,浏览一下有没有错过了什么工作安排。却看到红玲姐在朋友圈里发布的通知:“四月芳菲秀,万树梨花开!2019中国·敦化第三届‘梨花节’将于5月11日在官地镇黑背村千亩梨园盛大启幕,让你们共赴一场初夏的美好约会,开启一段与梨花共舞的浪漫之旅……”

同事们争先恐后地转发着,为小镇旅游业壮威打气。小镇是自治州第一大农业镇,是一个区域中心乡镇,旅游资源的优势虽然不明显,还是提炼出了黑背村春季的梨花节,秋季的采摘节以及岗子村的腊月初八的年喜花节,在乡村游中是极具区域特色的,梨花节就是春季的一场重头戏。

五月的长白山余脉,和暖的阳光格外青睐小镇—这一处高寒山区的盆地,春耕早已如火如荼地开犁,更有勤劳的人家,早已封垅,进行着田间的下一道工序。

在这样的日子里举办梨花节,期翼着阵阵春风中让久宅小城的人们,萌动出一份对原生态春日的渴望;呼唤着田间辛苦的人们稍等脚步,共赏家乡的梨花又开放。

下班后,在回城的路上往黑背村拐一下,去这个被红玲姐称作“千亩梨园”里,体味一下“醉赏繁华枝上挂,又见梨花胜似雪”的春天。

村口,路两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移植过来六株苹果梨树,树冠很工艺地弯曲着,像极了盆景,不禁哂之,听说过“迎客松”,还没见过“迎客梨”呢?

六株“迎客梨”轻悠的花瓣似开未开,春风强劲,摇曳着,别有一份风情,想那路的尽头,山脚下,那一场花事,会如我心中想象的,定会是风雅、烂漫到极致了吧。

遗憾的是,因为一些准备工作未结束,未能到达梨园的近处,错过了看梨花的好时机。

站在尚在扫尾的舞台旁,愁怅了许久,转过身去,我很有阿Q的精神安慰着自己,梨花会开的,甚至可以自观内心那一座梨园呢。

车子在村口稍停,下了车,观赏最近的一棵“迎客梨”,一片似开未开的花瓣带着些微红跌落在我的肩头,一拈未盈手,坠入尘埃中。

冰冷而炽热的瞬间,那种雪白亲肤般光滑、细腻,仿佛一条导火索,忆起老宅子梨树下忙碌的身影。那缕微红利器般坚硬而冰冷,仿佛一道将愈伤口,痛而痒地镶嵌于岁月。

黑背!黑背!

这是一处让我怀念炊烟的村庄,这是一处让我一拈花开忆起母亲的村庄。让炊烟呼唤游子,让梨花思念家乡,让母爱不再易逝,让痴儿不再迷惘。

找寻出周峰的那曲“梨花又开放”,这一季的花期错过了还有下一季,错过的深沉的母爱不会再重来。

一念花开,却让思念成为一种隐痛,植于心上,在每一年花开季节回访,那种痛就会萌动、生发。又遇梨花开放,却是一场空欢喜的不敢触碰的忧伤。

太久的光阴,以为自己会把这份思念麻木。然而,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地回响起一曲触景生情的幽歌,撕扯的痛,让一个男人泪流满面。

年岁渐长就会喜欢怀旧,喜欢山长水远的回望。却看到从未在梨树下手摇纺车的身影,裹在幽静的时光里,惊鸿般掠过那张秀梅发出的老旧的黑白照片,母亲独坐于一只大盆前,洗刷的样子。

记不得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许是我偷偷地拿着大哥带回来的海燕相机,惊悸之余胡乱拍的。我的目光滞留在那张照片上,莫名的心疼如潮般涌动。心疼母亲的早逝,也心疼每一季花开,每一季母亲节,我无处可去的悲凉。

物是人非,那架老相机还在,家里那座可供我听歌回忆的梨园早已过了盛果期被伐为柴,从此思念象那羽无脚的鸟,再无栖息地可安放。

2019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