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每个字当遗书来写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6-29

我真想,真想让自己的文字变得轻盈起来。像这五月夜晚灵动的晚风,悠悠的拂过。

我一直在寻找,寻找归来的雏燕。阳光下,纷飞的是洁白的杨絮。真像,一场洋洋洒洒的雪。

我一直,一直在寻找。人们眼中美好的事物,包括一株草,一朵花,一片薄薄的树叶。

一位阳光的诗人苍穹在不久前被查出了癌症晚期,此刻,他仍然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做着无休止的化疗。或者,正在战战兢兢的企图混过鬼门关。

谁也不到,病魔为什么突然会痴情于他。包括他的亲人,朋友。莫非是天妒英才?

其实我也很嫉妒他的才华,我写不出那赋予了灵魂的生命的诗句。一只笔肆意挥洒,胜却了丹青墨画。一颗露滴,一片树叶看似柔弱,却都能够擎起灿烂的生命。

读着他之前写过的诗句,内心时时抽搐着。生命的胚芽如一粒种子,而他将生命中的每一个日子过得是泾渭分明。将每一个字当遗书来写,让我读起来心疼,莫非他当日的诗句一语成谶。

我不想刻意的去问候或者打扰,那样跟乱哄哄的蜜蜂有何分别。生命脆弱得如同一只精美的瓷器,只能欣赏,却经不起折腾。

这些天,其实我一直也被病痛折磨着。春天的潮湿,加剧了病情的发展。在某一刻,我堪比废人。

接下来这样的路还会走多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必须要咬牙走下去。天空毕竟是晴朗的,虽然没有我想像中那一抹纯洁的蓝。

我庆幸,我能够端坐在电脑前,孜孜不倦的笔耕。我挣不来盆满钵满,但最起码挣到了活着的尊严。

可喜的是,我的朋友仍然接受着治疗。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希望,他也并没有因此而颓废。那么很多诗粉在默默的为他祈祷着,他更怕辜负了朋友们的殷切期盼。

鸟儿追逐着春风,一不小心,却啄开了夏天的门楣。归来的雏燕穿着优雅的燕尾服,像是在举办一场晚春的派对。

这个世界真的很美,我却忽略了。每日不停的更新小说,甚至将自己融入了进去。那是一个天马行空的国度,我可以为所欲为的霸道,异想天开的行走。只是一颗心早已被腐蚀了,染上了铜臭的味道。

这些天,我想得更多的还是我那位病中的朋友。他是否还能振臂一呼,潇洒的大吼一句:滚粗吧!肿瘤君……

没有看到他的新作问世,如同清晨的青草,少了晶莹的露滴。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卑微者的座右铭。清晨在疼痛中醒来,我庆幸我还活着。我的朋友,真希望你能挺过这一关。

不为活着有多么的伟大,而是活着真的美好。

我一直相信天堂的存在,就像西方人一直承认耶稣和上帝一样。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背负着十字架活着,但我知道,活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一辈子,我并没有留下什么。即便是有,也只是一些入不了眼的文字。

今夜,我不写小说只吟诗。我对生命的敬畏,推崇备至。所以为了慎重,我将每个字当遗书来写。生命的脆弱,不足以撑起一片蓝天。但生命的神圣,却让我的每一秒都过得小心谨慎。

而此刻内心的平静,如同一江春水波澜不惊……

春梦

我情愿相信,春天已经来临。这连绵不绝的阴雨,应该也是老天最为多情的馈赠。

梅花仍然开在园林的某一角落,不闹腾也不叫嚣。当然在众多花朵中,梅花是最不爱招蜂引蝶的。大约此刻,那些蜂呀蝶呀!还在温暖的巢穴里睡懒觉了,做着接二连三的春梦。

连日的阳光很吝啬,甚至于懒散。而,梅花似乎视而不见。依然娇艳着,或开,或落。都显得那么的轻盈,哪怕寒雨无情的跌落在她的花瓣上。

她依然,静静地,静静地绽放……

我,反而像一个多余的人。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时节,还延续着冬天的故事。远方的老屋,依然在雨中安静的躺着。没有脾气,更没有奢求。

如果他能够说话,能够说出心中的想法。我想他最起码不止一次两次的在眺望着我的归程。那种虔诚不亚于当日的父母。

都说太阳去流浪了,而我的心,仿佛也跟随着太阳去了远方。其实,我相信。要不了多久,甚至不待那些梅花落尽。桃花,梨花,杏花都将要粉墨登场了。

当然,还有家乡一望无垠的油菜花,开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尽显妖娆与壮观。

画卷没有展开,却在心里开始临摹了。只是,这一切我感觉很遥远,甚至害怕难以亲眼看到。

痛,来自身体,而寂寞却来自内心。就像开车多年的老司机,开车越久越没有底气一样。我一直以为我真的如他们所说,才思泉涌。直到今天才明白。

所有的前奏只是一些小聪明而已,那取得的一点点成绩已然是我釜底抽薪,拼尽了老底。我只想写干净的文字,表达纯真的感情,此刻却倍感吃力。

在这湿漉漉的季节,居然重复着干巴巴的文字。以为,可以换来牛奶与面包。没有人能够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我不敢说我的肩头扛着天,但我的脚下却着着实实的踩着地。只是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双脚泥泞。

似乎又该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时节了,于是我想得更多的还是那些故去的亲人。想起了父亲,母亲。

我没能变成他们生前所期望的样子,相反的是,父母将他们一身的病痛毫无保留的沿袭在了我的身上。在人生最壮年的季节,我似乎提前看到了黄昏。

其实,我也想看到蝴蝶和蜻蜓谈恋爱,柳丝和清风纠缠。我更想看到,雏燕穿着优雅的燕尾服,不远万里从远方归来。挥动着他们的剪刀,将寒冷与晦暗剪断。

已经很久没有写字了,我想到了黔驴技穷这个成语,此刻更适合于我。

我还能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大把的光阴流逝却无能为力。昔日的豪情壮志,已然颓废。

在春日,写这样的文字,近似不合时宜。只是,我想不起其他的主题。有些话是用来骗人的,更是为了取悦他人的眼睛。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某些人说的那么坏,但也绝没有某些人说的那么美好。现实的骨感,绝对可以击碎每个人理想的丰满。

所以,我情愿搜索枯肠,在我仅有的词汇里尽可能的找出一些靓丽的出来。来描述眼里不尽人意的世界……

众生都是平等的,唯一不平等的是情商和智商的高低不同。再者有人一落地嘴里含着金钥匙,而有的人从来就注定要奋斗一生,不死不休。

能奋斗人永远是一种幸福,哪怕一次次跌倒。当然这样的话大多都是成功者说出来的。没有经历过成功的人,永远不敢苟同。

冬天看似强悍,但已经开始示弱了。或者,会在某一天突然间缴械投降。接下来的一场场雨,不过是上天赐予的胭脂水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接下来的我,该何去何从?在父母那里,我看到了我的归宿。而,在儿子的身上,我看到了怒放的生机。

还是来一次漫长的飘摇吧!笔耕不辍。奋斗,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远方即将掀起的油菜花浪。

还有……还有。我怕辜负了,亲人殷切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