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聪明惹的祸!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如果真有一面心灵的镜子,我会让它折射出隐藏在我心底的那些“聪明”惹出的故事,把这些在虚荣心掩盖下不愿曝光的故事拿出来晒一晒,一饱朋友们的眼福。

那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撒手人寰的那年春天,刚刚开学没几天,父亲因为工伤住进了吉林省长春市白求恩医大第三医院,高中读书的我 ,在场子一名工人的陪同下,前往长春市父亲所在医院陪床,因为我是家中老大,弟弟、妹妹还小,同样在校学习,耽误课程陪床非我莫属,天经地义。况且又是伤势严重的父亲点名要我前去陪床。

那时我的家乡通辽市还属于吉林省管辖,父亲属于在本省内就医。七十年代的省城长春市虽属于中国重工业基地,远没有现在的繁华。离开课堂的我,每天陪护在父亲身边,一个月的时间,白天为父亲打水买饭,偶尔洗洗父亲和我的简单衣物,夜里坐在一个光滑的椅子上闭目度春宵。没觉得困,没觉得累,觉得比学习轻松,看到父亲日渐好转的身体,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喜悦。也许是因为我先天智力低下,不知道什么叫计较。父亲病房里的几位患者都很喜欢我的听话,经常让我去外面给他们买些吃的用的。我的人缘要比那几个比我年长的陪床者稍好。信誉迎来信任的同时,“聪明”的我同时在上演着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一天,一个姓刘的叔叔陪床的哥哥让我把一个装满金色液体的瓶子送到四楼的医生办公室,放到主任医师的办公桌上,我就遵照陪床那位哥哥的指示,爬到四楼,走进静悄悄的医生办公室,把瓶子小心翼翼地放在立着“主任医师”牌子的桌子上,揣着一肚子喜悦开始在医院空旷寂静的楼下欣赏医院前面马路上有轨电车的过往。

我重新走回病房时,只见那个长着一脸横肉的主任医师手里提着我送上去的瓶子,站在病房门口,面朝里扯着嗓门喊是谁放到他桌子上的。我不加思索的告知是我代人所为,医生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气愤的简直暴跳如雷,骂骂咧咧的摔门而去。第二天那个叫我送瓶子的人回家了,我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那个人的尿液,他为了捉弄那个医生让我代其上演的恶作剧。

出了这事,虽然没人责怪蒙在葫芦里的我,心里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一天下午,父亲看我闷闷不乐,叫我到外面走走。我漫无目的的溜达到了一个农贸菜市场,看到一个南方口音的人在吆喝着叫卖,动物在一个雨布袋子里面,又听不懂“卖蜗WO了”是什么意思。好奇心之大的我又不肯离去,就在一边等待看结果,不一会,来了一个买主,熟练的操起一根手指粗两尺左右长的木棍。在袋子里面捅咕了一会,就从袋子里面拉出一个手掌大的黑色家伙,那个家伙紧紧咬住木棍,一点没有松口的意思,我看到买主付给卖主一元钱后提着那个家伙离开了。我对着那个卖“蜗WO”的说,原来“蜗”就是这样的呀!只听那个人用普通话说了一句:“你以为你是什么样的。”哇塞,当我晓得那是甲鱼,也叫王八的时候,才后悔自己在心底默默的感谢了几十年那个当时骂我的人!

那年去长春市吉林省人民医院骨科看膝关节,上午拍完 CT片子下午才会出结果,就到医院附近的南湖公园里转。晌午的时候来到公园边上的一家小餐馆,走进餐馆内,落座在靠窗子的一张方桌,翻开菜谱寻找口味,一道“油炸老虎菜”吸引了我。小盘/10元;中盘/20元;大盘/30元。没有得到早餐的肠内已经擂响了愤怒的战鼓。我点了大盘“油炸老虎菜”,要了一瓶啤酒。我往杯子里斟酒的时候,方桌上落座了一位身穿蓝色环卫服装的中年女人,看样子这位女环卫是小餐馆的常客,只听服务员问其来点啥?女环卫流畅的答道老规矩。几分钟后,服务员静静地将一大盘装的满满的紫色川椒放到了桌子中间,又上来一屉蒸饺。女环卫开始用餐,我干喝啤酒,心里在感叹“饭店有人好吃饭,朝廷用人好做官”“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果真灵验呀!这个女的好厉害啊!一顿能吃这么多辣椒,这个“家伙”的厉害我是领教过的,它能辣你的进口和出口。女环卫不一会吃完了一屉蒸饺,盘里的辣椒竟然一个未动,我心里泛起了疑问?我在等待“油炸老虎菜”的过程中喝净了一瓶500毫升的啤酒,当我再次要上一瓶啤酒的时候,女环卫已经付款离开了。那盘辣椒并没有被打包。我有些愠怒地催促服务员的上菜速度,只见服务员指着桌上的那盘辣椒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就是你点的“油炸老虎菜”。我不解的问,辣椒怎么叫老虎菜?服务员说,因为这种川椒辣的叫人流泪,如同凶猛的老虎,所以叫老虎菜。得到答案的我只好避开“老虎”重新点了一道素菜,要上几个驴肉馅蒸饺混合着一瓶啤酒,平息了反抗的肠胃。离开小餐馆的时候,深情地望一眼那盘属于我的,我又望而生畏的“油炸老虎菜”。

刚来呼市那年夏天,看见一家小餐馆的橱窗上粘贴着“山药鱼”的字样,怀着尝尝特殊鱼味道的心理走进了餐馆,价格不贵,毫不犹豫地点了一盘“山药鱼”。喝了不到两杯茶水“山药鱼”就端上来了。我面对着盘子金黄的食物竟然和鱼没有丝毫的联系,就问服务员,是我点的“山药鱼吗?”,服务员操着武川的普通话给了肯定的答案。我说可以退吗?回答是否定的。我标准的普通话已经告诉服务员,我不是此地人。服务员望着满脸疑惑的我,连声说,好吃,好吃。反正掏钱了,吃吃看。一吃还真的好吃!

“山药鱼”山药是山西人对马铃薯,也就是土豆的地方叫法。将土豆煮熟之后加工而成的食品,味道的确不错!

这回是丢了面子,没有损失金钱。嗨!不是我太笨,是世界太奇妙!

推开家门,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扑鼻而来,餐桌上摆着内务部长的拿手厨艺——牛肉馅饼。

伙计烙出的馅饼,皮薄而均匀,馅透而不露,色香味俱佳。看到如此喜欢的美食,一上午讲课的疲劳顿时融化在垂涎欲滴的唾液里。那时,孩子远在呼市,餐桌上每餐都是男女比例一比一。我和伙计边吃边聊,时间不大,盘子里就剩一张馅饼了。伙计看看我放下了筷子,我看伙计的筷子已经仰卧桌面了,心想她吃饱了,我在努努力。省得一张馅饼还得占用一个盘子,再者牛肉馅子剩下也不那么好吃了,索性消灭掉算了。我吃完了这张馅饼觉得有点吃过了,信口说了一句,有点吃多了!伙计一听,说道,这扯不,我还有点没吃饱,怕你吃不饱,下午挺不到下班,就撂筷儿了。

哇塞!一场误会。我这肠胃已经超过负荷,伙计的肠胃还有空闲。

在中学读书的时候,在场职工服装厂做了一件上衣,母亲把取衣服的票交给了我。一天我取衣服时,缝纫师傅说,车间太忙。自己回去把扣子钉上吧。我取回了衣服和扣子,那时母亲上班很忙,过了几天也没有时间给我钉纽扣,星期天,我就自己准备把五颗纽扣亲自钉上。我拿出尺子在衣襟上分好等份,做好标记。然后把口子按在指定的位置,用铅笔沿着纽扣的外圈画上一个圆,然后小心谨慎的用剪子剪掉圆心布料,模仿母亲锁边的技巧,用了一个上午,大功告成。五个扣眼被我锁的圆圆的,不但五个一般大,扣眼的边缘线头还十分整齐,看上去很是养眼。当我把五颗纽扣全部缝完一试,顿时眼前天旋地转,真的找不到北了!不是高兴的,是恐惧的!五颗扣子都小于扣眼,出来进去畅通无阻。原来扣眼是扁的,不是圆的。

偷偷的把衣服拿到在一分场居住的老姑妈家,老姑妈一边笑着一边在衣服的那一面给我弥补漏洞。于是我有了一件扣子钉在那一面,与众不同的上衣。

那件衣服早就不知去向了,可这件事今生我是再也无法忘记了!

小时候的冬天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北方的冬天昼短夜长。每天晚饭后都和伙伴们一起玩那每天都在重复的游戏。一个人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然后喊,开找了。伙伴们开始寻找,没有太多的隐蔽物,每次都是没几分钟的时间就被伙伴们从蜷缩的地方揪出,然后轮换进行乏味的故事。

一天,天气特别冷,还是和平日里那几个大我几岁的伙伴们夜幕下玩起了捉迷藏。等轮到我藏起来时,喊了几声开找了,也听不见伙伴们的动静,心里在想,这回是藏好了,他们找不到了。不知是过了多久,天上的弯月已经西斜了,寒星依旧放着冷冷的光。我的身体开始瑟瑟颤抖,上下牙齿不停地撞击,还是没有人来找。夜色在静静地前行,我在咬着牙默默的坚持。这时多么希望伙伴找到我呀!

夜空中传来母亲的呼唤声,我的乳名回响在寒冷的冬夜,一同捉迷藏的伙伴们早已梦里神游.

童年时看到伙伴们玩赢圆纸片的游戏,于是自己就用罐头瓶盖按在硬纸板上画出印记,用剪子沿着画好的线段剪出很多张圆圆的纸片,然后全部带上去和伙伴们决一死战。游戏很简单,每人将一张自己的纸片放在地上,石头剪子布挣出头家,头家先用自己的纸片向对方的纸片展开进攻。如果把对方的纸片掀翻或者钻入对方纸片底下,就赢了对方,每次一张。

年长的伙伴们智慧超过了唐僧,先赢我一张,然后用那张本属于我的,和我一模一样的圆纸片,向我的纸片发起进攻,用身体遮挡住我的视线,将他的纸片放到我的纸片上边,就说钻进了我的纸片的下边,每次都是我输的精光。

等找到了输的原因,已经时过境迁,那些当年用智慧赢我无数张纸片的伙伴有的已经在天堂里逍遥了多载。

中午去学校边上的河里洗澡,快要上课了,那个比我大三岁的同学提前上岸,穿好衣服,把我的衣服拿回了教室,上课的钟声响个不停。我的身体不敢露出水面,急的泪水掉进了河里,不知到是河水咸了泪水,还是泪水咸了河水。家乡童年时经常裸浴的小河早已干涸。唯独我的泪水还在哪里日夜流淌。

去河边电机井房的屋檐下掏麻雀的幼崽,因为我比伙伴年龄小,身体轻,就踩在伙伴的肩上在屋檐下的空隙里。掏那些快要会飞的麻雀幼崽。

一次,我看见鸟窝里有一条蛇嘴里衔着一只幼鸟的头,其它几只幼鸟张大嘴巴“唧唧”地叫。十分害怕,赶紧把消息报告给脚下伙伴,意思是让他蹲下身子。万万没想到,聪明的伙伴获悉消息后迅速逃跑了,我这个悬在空中的二楼失去了底楼的支撑,自然如同遇到一次8级强震。落地后摔得多少天上课不敢光顾板凳。

这个伙伴因为血癌已经走了二十多年,这件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可我每每看到麻雀,就会想起这件事!

我因为智商低下,有生以来不知道因为“聪明”惹过多少祸,吃过多少亏,可我都认为吃亏就是福,至今也没有丝毫遗憾。

唯有从小学一年级直接升入三年级,逾越了小学二年级,这是我今生无法弥补的人生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