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披风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手中的烟,化作一团浊气,氤氲着整个看似昏暗的房间。突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这屋子的寂静。屋子并不干净,地上一堆又一堆的古老的杂书,翻开的,合着的,挂着灰尘的......是我的爱女——小铭,她回来了。她自然看到了这一切,她一定在想,她的爸爸又在找寻什么。

我的思绪回到二零一零年的那个冬天,在姑苏。一抹残阳,给夜的凄美,带来了无尽的遐想。我悠然的走在虎丘故地,望着那不远处酒肆的红灯笼,慢下了脚步。是她,迎了出来,一袭红衣,一抹巧笑,一面娇嗔,一口吴语......字字句句都透露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期盼。我决定带她回老家。

那夜,我送给她一件红色的披风,便许诺,她是我今生要守护的公主。她显然很坦然的接受这来自一个北方汉子的馈赠,把我当作了她的骑士,并做好了开启新的人生章程的准备。我们那个时候,经常在虎丘的一家酒肆门前碰面,因为她家离这里并不远。而她本应该属于这座城,是我太贪心,带她离开了生她养她的姑苏城。

转眼间,当年的誓言,而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刻骨。现在女儿已经七岁了,她知道今天我在找什么,就是她妈妈为这“公主披风”所写的那半篇词,算是词么?不过是几句感悟而以。小铭安静的看着我,好像在等我说什么。我告诉她,那件公主披风就藏在你妈妈的衣柜里,自她走后,我再也没有打开过它。小铭当然无法想象,当年她的妈妈穿着这件披风的时候,有多美。

今天,我也告诉了小铭一个令她振奋的消息——我从综合体大厦买了一件她穿正合适的披风。小铭很高兴,因为她的父亲又送她衣服了。一直以来,让女儿美美的展现在世人面前,是我毕生的追求。也许她想不到,再过十几年,当她出嫁的时候,我一定会让她成为最风光的新娘。到那个时候,我会把女儿装扮成倾国倾城的公主,等待她的白马王子带着她飞向幸福的城堡。

其实,我这半生也算跌宕起伏了。人们总是无法理解:这小伙子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续弦?再生个儿子,该有多好?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我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小铭,无法再接受另外一个女人,走进我们的世界。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我想这是肯定的。因为当我看见小铭,就会不由想起当年,大运河,太湖畔,那随秋风瑟瑟摆动的倩影。那最美的年纪,最真的爱恋,最深的回忆……

公主披风并不只是一件红衣,更是一段浪漫情缘的真实写照。而今,再回味起这段前尘往事,我的心已然变得很平静,也许我早已走出了阴影。我明白我该怎么做,那就是给女儿一个富足的生活,让属于她的时代不再有缺憾。过去既然无法改变,已成事实;那么,我愿用我的双手,还女儿一个美好的明天,这也是她远在天国的妈妈,所希冀的。

一支烟,慢慢地熄灭在烟灰盒里,我想,正如这段尘封的记忆要画上一个修止符了。我该想以后的事了。看着小铭渐渐长高,长漂亮,我满心欢喜,感谢造物主的神奇。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属于我的小公主的王子,也会送小铭一件“红色披风”,让她欢欣,让她感动,让她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