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姐姐相见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南坪的街没有主城的那般喧闹,却有另一种山城江边的美令我遐想。车停在街边一个老字号火锅店门前,郑维山老师前面带路,我心兴奋地能听到心里喜悦之声。终于要在今天——深冬之夜,与网络一直喊我妹妹的罗华英姐姐相见;又有一种忐忑,必定姐姐是教授,又只是网络相识而已,会是我想象中那样亲和的一位姐姐吗?怀揣两种心情走进店里。迎面而站起来一位中等个头,圆脸,烫发,气质不凡的女人,箭步向前,她向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我,“妹子,妹子,”我的眼开始湿润起来。

这位是周其伦老师,姐姐指着刚好站起来来的男性说。“久仰大名。”周老师是初春二月文学网最有影响,也是全国有名评论小说的高手,握手问好中“今天是沾了你的光才有火锅吃哟,回到故乡,我们都是你的娘家人。”的话语,顷刻让深冬夜暖和了起来。不难看出,周老师也是风趣幽默并且是个十分谦虚的人,没有半点评论家的架子,平易近人得很。

姐姐夹起鸭肠子,在锅里来回烫了十三下放进我碗里:“快吃,肚子一定饿了。”我竟然没有半点生疏的感觉,用不算地道的普通话说着谢谢姐姐,你也吃啊。

“让姐破费了。”我边吃边说。

“什么话啊,你姓罗,是我妹妹耶。”姐姐瞟了我一眼。和我一起陪同巴渝之行的还有平遥女诗人高巧玲妹妹,宁夏回族郑斌弟弟,姐姐,郑老师,周老师热情的招呼着,“你们吃得习惯吗?来了重庆必须得吃火锅才不枉此行,诗雨是我妹妹,主人,你们才是客,一定要吃好……”饭桌上,没有南北和民族之分,有的只是文字情缘里兄弟姐妹的情意。重庆人的好客,热情,以及他(她)们良好的心态,是我感受最深的,也是难忘的。

因为我们的飞机是凌晨六点多的,必须于机场附近宾馆住下,吃完饭不敢多聊,怕夜深了我们不安全,于是叫上饭店老板给我们拍照留念。我站在姐姐身后,下巴放在她肩膀上,感觉幸福,踏实。“回去了好好生活,受了委屈和姐说,不要感觉孤单,我就是你姐姐,听见没?”的话语,终于让藏在我眼眶里的泪一泻而下。

“姐,夜深了,你快回去吧!”

“不行,我要送你上轻轨,而后才回。”她的态度那般坚决,灯光下,她的脸又那么的可亲,一直映入我眼帘,心底。

南坪到共贸的路好短,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我竟然没有恰当的话语来表达此时的心情;像亲人离别时的伤悲涌上心头,一浪一浪冲击心坎,灯也冷清下来,没有来时的柔和。重庆,我第一次走进你心脏,第一次有约感受姐妹情深,却这般来去匆匆,多想再在你怀里,感受你的青睐、感受暖暖的情意该是多好!没等我准备好心情,郑老师就已把车停在了共贸轻轨站。

我抱着姐姐,姐姐抱着我,把她那棉花似的脸蛋贴在我脸上,我怎想离去?在不远的一个叫万州的地方,我没有了家乡没有了至亲;而山城,网络文学里同姓的姐姐,你给我了亲情给了我念想和寄托,一路顺风,到了给我信息的话语,还热乎乎的在耳畔。姐姐一定去山西看你的话连同相见情景在车厢内不停地闪烁眼前。感谢感恩,人在旅途,你所给与我的一道独特风景,美丽而感人,将永远陪伴在光阴里,温暖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