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双溪

几场冷雨后,冬意渐深了。江风再不能似夏日那般温润宜人了,但这无法阻止一个执意想要出去吹吹风的人。

江边行人寥寥,寒风割人,那两排绿意倒还是依旧葱笼,这便是江南小城的一大特色,一年四季都是绿盈盈的。偶尔飘起一场小雪,就能在那绿叶间开出一片白茶花来。当然,也有把叶子落个干净干等着来年春天的落叶乔木,此两种相互映衬,是一道亮眼的风景。

我甚爱这一江春水。无论是李煜的“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还是张若虚的“春江潮水连海平”,都能让我的心潮久久无法平复。从此,我对那浩浩汤汤的江流有着难以言喻的钟爱。儿时最喜欢反反复复吟唱那“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不解其意,只觉得有花有月甚是美好,一江春水向东流,肯定是在宣泄某种酣畅淋漓的情感。直到后来慢慢品出了其中的亡国之音,联想起朱门斑驳楼空帐冷一片萧杀的情景,心生寒凉,就很少再唱起了。

幸好,婺江并不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它是一条自东向西的逆流河,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无论它是什么流向,在什么季节,我都习惯把它想作一江春水,这样的江水就会显得有了温度和情感,离我的心灵更近了。

婺江还有一个美丽名字叫双溪,它是由义乌江和武义江汇流而成。提起双溪,也许并没有多少人还能记起,或者根本不曾听说过。说来也是,当我们或走,或跑,或骑,或驱车,从那桥上跨江而过,肯停下眼睛花点时间欣赏江景的,就算是个有闲情逸致的人了,谁还会去追溯一个年代久远的名字呢?最初邂逅这个美丽的名字,是因为读到宋朝女词人李清照的一首名词《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年生活优裕,嫁给赵明诚后,夫妻琴瑟和鸣情深意笃。靖康之变,金兵入据中原,赵构建立南宋王朝。一次朝庭急召赵明诚赴任湖州,路途中赵明诚因中暑卒于建康。失去丈夫孤苦无依的李清照为了躲避战乱跟着南宋朝庭流寓南方,与金华这座江南小城结下不解之缘,写下了千古绝唱《题八咏楼》:“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李青照的后期作品多以表达自己一身坎坷孤独,哀愁,惆怅为主。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撑一篙春水,欸乃一声,江上波光涟涟了,两岸春花烂漫了。

只可惜,再好的春水春花,都抵不过铁蹄蹂躏,山河破碎,覆巢危卵,和与心爱之人天人永隔的那份深深的哀愁。旖旎的春光里,一叶舴艋舟载着李清照那无法承载的愁,悠悠地荡漾在美丽的双溪之上。两行白鹭,微风过了,再无心“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再不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连年的战乱,把一代才女的心彻底撕碎了。

时光荏苒,历史悄然淡化,双溪历尽风雨,风里仿佛还能听闻那一声叹息!故人离得并不太远,因为她曾与我们同在双溪江上游。

双溪汇流处,还有金华著名的一洲、一滩。

一洲燕尾洲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白鹭,桃花,披着薄暮撒网归来的渔家。江水缓流,张志和的一曲乡音《渔歌子》在江畔传唱悠远。

燕尾洲从前是一座荒岛,疏林连浅滩,茅屋两三间,门前种花,屋后栽桃,鸡鸣犬吠,遗世独立,仿若神仙居。

但事实上那里是一群流浪者的聚集地,这一片无人看管的荒芜之地,成了这群飘泊者最理想的栖身之所,荒芜之中又有了一片世外桃源。岛上的炊烟袅袅升起,一群群白鹭就从树梢头腾空而起,像一片片洒向碧空中的白莲花瓣,那绝美,令人陶醉!燕尾洲是一块洁净的处子之地,由来都是我向往的地方。

可惜,再后来燕尾洲成了采沙场,采沙船在江面上呼啸而过,燕尾洲上满目疮痍,连江里的鱼都被污染无法食用了,真真让人扼腕叹息!

若干年后,环境问题终于引起了政府部门高度重视,我也终于如愿登上了燕尾洲,燕尾洲摇身一变成了金华最美丽的湿地公园。公园保留了原有的植被,形成了滩、塘、沼、岛、林等生境,在原有的基础上培育出更加丰富的植被景观。开园之日万人空巷游人如织,曲线异形的婺剧院,水上舞台,下沉式广场,人工湿地,美轮美奂的彩虹桥。彩虹桥的创造灵感来源于金华乡土文化板凳龙,全桥线条流畅,色彩艳丽,时而盘绕在双溪之上,时而回旋于燕尾洲的湿地林中,仿佛是一条巨龙在江水洲林之间翻滚腾挪,美不胜收。

燕尾洲湿地植被茂盛,品种繁多,是一所天然的植物种子资源库。漫步于湿地栈道,树木掩映,洼地水塘时隐时现,草下虫鸣,枝上鸟啼,各种小动物像冒失鬼一样在脚边横冲直撞。这一份宁静安然,直教人将都市中的喧嚣尽数抛于脑后了。

一滩五百滩

“闻说金华渡,东连五百滩。全胜若耶好,莫道此行难。猿啸千溪合,松风五月寒。他年一携手,摇艇入新安。”

五百滩又名磨船滩,素有“金华之心”的称号。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磨船滩,滩磐亘甚大,舟行牵挽须五百人,然后可渡,故名五百滩。”可以想见这江底岩石之多之坚硬,行船之艰难。

古婺州五百滩曾有两大名胜“双溪春晓”和双溪古渡”,一度十分繁华。当年唐朝大诗人李白重游越中陶醉于此,情由兴发挥洒下了他珍贵的笔墨。

五百滩历史悠久,百年老宅满目皆是,岛上的原住民有渔民、工匠、艺人,各行各业杂居一处。家家门前种满花草、搭架栽瓜,把那些灰砖灰瓦的老屋点缀出一番别致的韵味来。清晨的第一缕晨曦破云而出,渔夫就在金鳞鳞的江面上撒下了当天的第一网,小岛居民新的一天也拉开了帷幕。

五百滩中心有条古老的小吃街,烧烤、煲庄、小炒、麻辣烫,各种特色小点心应有尽有。经历了一天繁忙工作的人们,纷纷在入夜时分相约上岛。吹着清爽的江风,人坐定,菜点好,就会有抱着吉他的年轻女孩过来向你卖艺。若不需要,挥挥手她便到别处去了,若需要,给几块钱她就弹着吉他唱起来。一天的疲劳、烦恼和压力,很快就会在一曲轻快的歌声里变得微不足道。不知道大诗人李白当初是否也是如此点一支小曲豪放一醉呢?

然而,这一切早成了一张张陈旧的老照片,或挂在某个相框里,或夹进某本相册里,或扔进了某个抽屉里慢慢泛黄。五百滩转眼就变成了一座环境优美的文化公园。喷泉广场,游船码头,回廊楼阁,草木湿地,幽静的林间小径,都能让漫步于此的游人流连忘返。

这五百滩最极具特色还是它的文化元素,一尊尊风姿绰约的八婺名人雕像赫然林立在公园各处,让你感受这里那浓浓的文化气息。“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元代神医朱丹溪、抗金名将宗泽、南宋文学家吕祖谦、有东方莎士比亚之称的戏曲家李渔、修辞学家陈望道、大诗人艾青……在这里这些古代近代的名人风采,一定会让你尽情领略。

双溪在燕尾洲会合,到了五百滩分流,出了五百滩才真真合流成金华江。五百滩被双溪轻柔地拥抱在怀里,像是它的情人,又像是它的孩子,无论是什么,它们都会相亲相爱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