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之殇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鱼之殇

没有凄婉的哀乐,两个可爱的小生命就这样离去了。是新年的门槛太高?还是啥原因呢。终于在阳光的静静陪伴中安享地浮在了水面上。那三个较大的金鱼漠然地在水中游弋着,对于同伴的离去,并没有丝毫的在意,仿佛那只是漂浮起的一粒小小的沉渣。

爱鱼的主人有些伤感,精心养了几个月的时间,还是无奈地说了声拜拜。这种伤感刺痛了他,无奈地抄起了那个将鱼儿放入的白色的小网罩,把像是睡着了的鱼儿轻轻地弄了出来。可爱的小鱼儿还是保持着那种纤小的流线般的体型。除了那翕张的嘴停止了自己的颤动之外,一切如常。它是累了,真的累了,是烦躁的岁月的杂音憔悴了它的心还是我们目光的侵蚀让它的心疲惫不堪呢?它不想解释,大大的眼睛满是我们的疑问?那缕游魂,随着阳光的彩韵攀升到了另外的世界中,神奇的地外世界。他不会在被人世的嘈杂围裹,不会在局促在狭小的空间里看不到蒹葭菖蒲的影子。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美。美如西子之湖,壮如洱海之波。或寄象鼻山下,或凌镜湖之澜。不再有鱼缸之狭,也没有混浊的俗水乱其心。

谁也没有随主人去看它最后的美丽放置处,就让它的魂魄自由的翱翔吧。

看的出来他的情绪很低落,找不出原因,一脸茫然,其实世界上的好多东西真的很难让人理解。他只想把他们作为自己枯燥生活中打破沉寂的一个小小的因子,相伴了这长时间,也真的相互融入了彼此的默契的情感。可是,岁月之殇凋零了金色的精灵,也把我们的愁情勾起。吴钩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然潜入这片静水,只是无法与那失去的幽灵嬉戏。那条可爱的小精灵是否到了月宫中的桥下溪水里去搅动嫦娥妹妹的情思呢?总之,它已游弋到了一个理想中的境地了。

其实,它是最初买的三条中最后的一个了。难怪他伤心。

后来这三条较大的是前些时又放入的。失去了先入为主的小伙伴,他们没有太大的留恋,依旧在这狭小的空间无聊的游动着。或许是他们体型太大,又或许是对这块山石蜗牛没啥兴趣,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感觉没有那三条那么活泼好动。呆呆地静伏在水里,就像没妆楼围困起来恹恹欲睡的病美人。当我们仔细观察的时候还发现他们身上的鳞片还不断地在脱落。

真的是病了,是什么导致了这些可爱的小生命病体孱孱呢?难道不久的将来它们还要经历一次同样的厄运吗?

◎在期冀的路上

时光,凋零了我们的容颜,吞噬了曾经的梦想。一步步,徐徐前行,附着几许无奈。又一个写满抑郁的清晨。不小心触碰了古人的诗怀。黄云万里动风色中又多了些期盼,不知对雪的期盼能否成真。

阴郁懒散而缺乏了厚重的感觉,云的步履仿佛是在招徕人们的痴愿而不肯在凝重中播撒雪的浪漫。走出室外的人啊!只能仰头看看云的表演,看看晨风中楼宇的深沉与树木的慵懒。寒冷,并不是惹起愁情的无妄之烟,真正割刺人心的是一次次与雪失之交臂的安然。而今,灰色的天气又再把心内的那团火苗点燃,天空越是晦暗,火苗欲旺。仿佛那白色的梦幻与我们只有一步之遥。将心内所有的情思一律清除掉,剩下最大的空间。为白色飞羽的表演留下最宽广的舞台。

心的旅程步入了漫长的等待,等待中,掠过了沉思中的灌木,那是沉思了大半个冬天的灵魂,拥挤在马路边,厚重的叶片不曾凋零,墨绿色情思的积蓄失却了灵动与生机。想把目光的火热点燃起鲜绿的奇迹。冷漠的风还是用寒意扑灭了跃动的思绪。冬天属于冰与霜的舞台,没有暖室的呵护。即使血的澎湃,也会限制在厚厚的棉衣里。

怯生生的爱情,在火炉旁安享着甜蜜,没有鲜花绿叶的伴随,浪漫的气息流落到回忆里。忧惧与风,忧惧与云,只在暖暖的热气中唏嘘岁月的流离。雪,那还是去年的记忆,融化在了隔年的春雨里,相互对望的凝视中,似乎少了翩跹的期盼,少了雪中失落的羽仙。不外乎追忆中的晶莹,让那纷飞的情愫,徘徊在千里之外的高原。

流逝了爱情的缠绵,痴望着远方,就是梦中的那片莹白。身旁一样有探寻的目光。希望远方的世界复制在我们的身旁。他们把头探出羽绒黑色的衣领上。那种期许,也胜过了爱的彷徨。我也加入到这份力量,希望感动之后的天宇,会有那份神奇的景象。驻足,守候,张扬,被风袭扰成了傻白的脸上,并不缺少刚毅与坚强。

灰色的天空感知着人们的情愫。却把云的铺垫划开了薄薄的块状。朦胧中,太阳划过了一些忧伤。大家无心解读它的心境,只是希望它能歇歇,希望心中的那片飞羽落下。

几个小时已经过去,神奇的童话还没有展开它的序幕。冥冥之中,又一个幻梦的破灭又将成为现实。习惯了,麻木了,就当它不该与我们相遇吧!就连头也不用去摇,还是把情送给微起的冷风吧!幸好,为其准备好的纸页没有打开,翘起的笔尖没有蘸满浓墨。那个世界的诗人还在酣睡中。那股凝聚起来的情绪随着薄云的舒展而逐渐消迹。

继续自己的步伐,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走出冬季,那场雪之缘,又一次写上了渺茫。

◎彷徨在干冷的晨韵间

一束晨光,一缕羞歌。穿过你的心房,柔柔地,微漾着你的情思。将梦的涟漪留在黑夜,让微起的睡眼惺忪成迷离的长缝,沾惹着冬晨晃动的长波。

城市中的屏障,构筑的巍峨的阻隔。凝眸远望时,也会在道道隆起的楼宇下休止了长长的遐想。于是,悠悠的遗憾,顺着楼宇的阴影慢慢延伸,汇入到北来的风,倾注于萧瑟的情。紧闭的镶嵌在楼宇的窗,继续在沉思,厚厚的玻璃褶皱的窗帘还在凝固着那层混浊的温暖,温暖的氤氲里,还有慵懒在凝滞中的鼾声。清晨的情思只适合安逸的冥想,适合梦中沉醉的恬荡。电视安歇在少有的宁静。让恋爱中的痴男怨女们暂时停止撒娇与做作,让星星的跳跃还在陪伴那颗甜醉的青春之心吧!

被青春抛却到了鬓染霜白的人哪!也将灵魂寄放在鸡冠山下。沿着当代的线条延伸的路径。再也没有置身松林静听松风的感觉。人工开辟了的城市,被水泥筑起的世界,把千年来大自然铸就的辉煌屏蔽在自己的淫威下,再也不会有千层万叠的树木拥依你的梦想了。走吧!行走在失却古风的街衢鞋底摩擦冰冻的沥青发出的喳喳声少了松风吟咏的雅趣。枯燥的心,依旧被单调的情思所挟持。残雪,只留下点滴的莹白,如躲在的仙女的凝固了的泪痕。太阳竭力把光投射到她的心里,想看看那颗心是否还那样纯洁。还是失落在阴影下,几许叹息,震撼不了冷漠的不规则的阴郁。是心的叹息还是风的哀凄。音调太低沉了些。不想迎合低沉的音律。即使在较为宽敞的马路边,树木也压抑了自己的愁情。蓝色的天空舒缓着冬的交响,优雅的恬静的色调要不是被高大的建筑切割,那无垠的曲韵会让干冷的风也多些曼妙的诗情。黄色的虬枝蠕动着略显粗糙的情调,像一个乡野间青丝垂落的少女在梦幻的海边散落着无边的憧憬。青丝扰动蓝色的彀纹,带来了远方飘来的白绦,丝丝绵绵,那是有情人为伊放逐的相思帕,寄托了杳妙的静泼那边一个痴情的少年用相思泪写就的点滴诗篇。

不用延展开那缕丝娟,心有灵犀的震颤鸣出了同一首词沾。蓝色的海边,用着你的情牵,在遥远的那端,是天上的白云传递着你对他的思念。

心,隔着这层梦的海澜,相见只能在遥远的明天。曾经萦绕多年的梦想,也被宁静的海天改变了容颜。多少个期盼梦之圆的冬天,落下的只有雪漫之后的凄寒。不曾邂逅曾经的誓言。是寒冷的风冻结了过往跳动的心岚。再次相望,你我已鬓发斑斑,天还是那样舒曼,可是,被岁月相隔的依恋,却还在蓝的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