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遥知花香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一遇到困顿,便喜欢蜷居墙角,独守自己的一地方圆。总爱观赏墙角的小花,一朵,两朵,每隔几天就会有变化——或衰老,或新出。曾想,它数时的生命是不是不念光阴,不惧流年。当含苞的骨朵儿悄然落下,捡起尘灰铺身,归于大地之后才懂得大地以其广阔的深沉供养着地表的欢笑泪流。风吹,吹散了昔日的光辉。青春的冒险沉淀为故乡的留恋,是那抹轻风带着故土的芬芳和思念,寄送佳音的纸笺。

又是风吹的葬礼,传送的乡愁入土。是风,还是风,风记得的花香与花愁飞向远方。印记如斯,梅雨季节的潮湿滋润了小小世界。蚂蚁搬食,星星点点地缺失与搬运。细小的粉尘漂空,向上的信念化为天空的翅膀,望向天明。树荫遮蔽下的阴影阻挡了热潮,带寒潮悄至,又将如何?

风亦无情,吹老了时光,我们走着走着便散了,天南地北难再聚首。当再回望于那朵墙角小花,是否还能追忆以往。窗前的梧桐苍翠,树下的细草茂密。恍惚中,还能听见枝叶的摇晃,墙上的时针一圈一圈地转着,不知疲倦也没有尽头。百年之后,早已物是人非,唯有秒秒嘀嗒记载着下一个轮回。我茫然过,无助过。每天都在忙碌,带着一身疲惫却无斗志。握不住时间飞逝,再回头,三年的距离近在咫尺。淡漠的外壳下埋藏着一颗向风的心,一瞬便知永恒,一念便知所有。

闻泪念卿,红烛雕刻残迹,风不留些许痕迹。淋湿的衣襟传递冰凉,容颜不再,是否还有暖暖相伴。一半阻隔,一半相念,梦中寻山化为现实殷切,虚幻的触感紧握。碎花因笔墨的描绘而零星,风过样散,踪迹无处可寻,让人感叹。慢慢向前,柳岸与花明的转化亦是心境之变。

时光淡逝,或许只有火辣的日光才会在地面被锁住。周而复始,每天在落日的余晖中思忆过往。云烟过眼,曾叹命运的不公,却在最后的最后知晓,我只是一片新叶。在枝头,汲取营养,接受风雨的洗礼;绽放过自己翠绿的一生,伴风归根,化为游气,宇宙之大却能温柔以待。

某一天忽然发现,风吹的麦浪在梦里尽显菁华,看见裙衫一角,奋力追向,奈何愈驱愈远。秋去,摇起小扇,流萤飞扑,只剩残风带香。梦里出现的眼泪随风蒸发,余光下的凤尾竹苍翠依旧。

被放逐到天际,一路的是是非非都成过眼云烟,不想留有遗憾,便拼命追寻坠花。最后的最后才知晓,碎花因笔墨的描绘而零星。远方的城堡里传来沧桑的钟鸣,一圈圈荡漾在层层黑林里,在没有夜光的密林尤显静谧。

转眸于泛黄的古轴中流淌着不息的历史,花开花谢,它一直在那,不问时间,不问何处。只是独自一人,不知疲倦的记录每分每秒,独赏古时的沉淀。

待铅华褪尽是否还会有青丝绕手,圈圈旖丝丝缱倦。红烛燃尽,小楼人空,杯杯凉茶也了无热烟,再望于长安日下,伴孤风,寻碎花。远处的草色青青,何处梦回年少?只道地下唯剩一卷枯叶待发,来年萌蘖新梢犹记多情。

我们怀念着从前的从前,向往着以后的以后。岁月悠悠,当以后的以后变为从前的从前,心中留有几分惆怅,最后的最后都随风而去。三月阳春的柳絮飘扬在空中,或追逐太阳,或俏皮散落在发梢。还记春风里,手拿的糖葫芦甜满一季,树摇,落英缤纷,带洛场场杏花雨。风乎舞雩,浴于祈。

春日野穹,夏季炎炎,秋意绵绵,冬至料峭。我们一起走过四季,看过大江南北,会在禅寺前虔诚皈依,细数被水墨润洗的流年在朦胧之间淡缺几分。风入画中,锁住杏花眸中的满情,寥寥数笔,勾勒素胚待君归。

我们一直流浪在歌声里,被遗忘在梦境里。梦里,舞榭歌台布满枯蝶。烟雨满楼山断续,大雨宣泄不满,迷离恍惚的夜只剩绯色月光。月下一曲琉璃塔,独上西楼,静对半钩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