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蘑菇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一年之中这个季节是最令人难忘、也是最令人盼望的了。

七月中旬,进入了三伏天,雨季开始了。上午明明是晴空万里,天上一丝的云彩也没有,说不定午后的天空就飘来那么一点点的云彩,瞬间就会倾盆大雨,雨水来得方便,去得也方便,很快,雨水便停了。雨水一停,又会晴空万里,这时的夏季被浓重的湿气包裹着。

村里村外,远处、近处,到处都是一带带的白杨树,远远的望去,到处都是绿色的框架,一带带的树林把绿色的大地分成了一条条、一块块,显得整齐而有节奏。

浓重的潮湿充盈着这个季节,这个潮湿的季节也毫不例外地来到了这一片片的树林中,树林里到处都弥漫着烂树叶的味道。

这也是采蘑菇的大好时刻,这时,蘑菇就会偷偷的从地下钻出,顶着一个小伞,厚实而光洁。

此时正值暑假,整天没事,当然也就加入了采蘑菇的队伍。

天还没完全亮,我就会爬起,也不吃饭,趁着黎明前的夜色,来到树林里。不论你多早,你一定不是最早的一个,林子里早有了手电筒的光亮了,一道道手电筒的光柱划破了黎明那最后的夜色,天完全亮了,林子里到处都是进进出出采蘑菇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幼的,挎筐的,拎方便袋的,低着头,轻轻地迈步,一弯腰,一弯腰,一个个屏气凝神,但却很悠闲。

我跟在采蘑菇人的后面(当然我的后面还有人),随波逐流。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碰到蘑菇,一阵窃喜,小心翼翼地摘下,放到筐里。人们亦或三三两两并排朝前走,亦或分前后往前走,步态轻松,但神经紧绷,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地面上,眼睛发现的,手立刻就完成了。手眼配合得是那样的默契。不管怎么样,人们是不会抢着采的,永远是信步,即使前面有人,后面的也不会超越,心甘情愿地跟在后面。

出了这片树林,又进了那片树林,到处是三三两两采蘑菇的人,但到处都是静悄悄的。不管谁碰到谁,也不打招呼,脚下踩到绵绵的地上,也不会发出丝毫的声响。在树上做窝的鸟们也不叫了,它们透着树叶的缝隙默默地张望着地上的人们,似乎被采蘑菇的人们的静泊所感染,鸟们也静下来了,没有了往日的吵闹,似乎在和采蘑菇的人们共同分享这难得的恬静,树林里茂密的枝叶严严实实地遮盖着潮湿的林地,任凭外面的太阳怎样炙烤着大地,这里永远是清凉舒适的。

来得早一点的,早晨六点多,筐子里就采满了,就会三三两两走出林地,来晚一点的,七点多,太阳刚一热烈,也都陆续地走了出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人们的话多了,看到采的少的,多的就会匀出点,说笑的、唱歌的,欢笑快乐的声音就会洒满一路。

回到家里,也顾不上吃饭,而是摘蘑菇,去土,然后洗净。吃不了,就会晒上,再不就用水焯了,冻在冰箱里。也有直接用盐腌上的。

这个季节长的都是草蘑,炖的时候放点自家菜园子里的白菜,不放肉,吃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有一些出不去采蘑菇的,也能享用到美味,邻居亲戚就会给送,保准吃不了。

立秋后草蘑没了,油蘑就又出来了,可惜,那时又没那么多时间了,为了生存,只能又加入到了喧嚣的尘世,一有闲空就会想起那潮湿的夏季,就会想起那茂密的林地,就会想起那林中手电筒的光亮……

那潮湿的的季节,甚至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