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靖峡水库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20

巍巍祁连,悠悠迤长,横亘八百,丰腴跌宕。

雪峰绵绵,低云素色,奇峰插天,松林汇溪。

我的家乡就坐落在祁连山脚下,那儿有两条季节性河流,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弯弯曲曲,溪水淙淙,似两条盘踞在山中的巨龙,河流的交汇处就在我的家乡,那儿有一个不起眼的村名儿叫“小山子”,小山子其实不是山小,而是四面环山,在此地形成了一处不大不小的平坦之地,村子依山而落,但不知为何取为此名,两条河水在此相聚,一条是从此地到西贯穿大直沟峡插入祁连山腹地,另一条是从此地向南穿过石峡子与祁连山腹中的滴水崖握手嬉戏,北毗青石嶙峋的秦家大山,南依连绵起伏的唐峁沟山、毛毛山,峡谷入口的两座山南北跨越约为200米,此地简直就是天神刻意造就的一处拦水之地,从入口开始的这条峡谷通往古丝绸之路的重镇——大靖镇,故而此峡称之为“大靖峡”。

在我记事的那年,每天能听到在入峡口之处修建水库的爆破声,好奇的伙伴们不约而同地爬上村庄外的毛毛山,遥望着远处那个轰轰烈烈的场面,工地上红旗猎猎,人山人海,听大人们说参加修建水库的人是从全县调来的,来来回回窜动无数辆拉泥土的架子车,工地上的高音喇叭里除了播放着“最高指示”外,还要放一曲歌:我们是公社的铁姑娘,延河畔上的女石匠,铁锤手中拿 ,石钻明又亮 ,破顽石,修大坝,战斗在水利工地上……时而又听到广播员播送好人好事的表扬稿,那热情豪放、略带家乡方言的播音至今记忆犹新,因为播音员是邻村郑的媳妇,郑当时在某部服役还是一名军官。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本是湖连着湖,湖簇拥着山,并没有通往大靖的那个峡,湖中的小山丘上长满了各种树木,某日一位壮汉,从自己的家中出发,身绑鱼叉弓箭,行舟于湖上,忽然狂风大作,大浪翻滚将小舟掀翻,不知何时等他醒来时睁开眼一看自己被海浪卷至一个小山上,自己的家在哪里他完全不知去向,看湖中一只庞然大物一会儿露出水面,一会儿没如湖中,细看原来是一只乌龟,壮汉为了活着便在山上折树捡草搭起了一间茅屋无奈地住在了一座山丘上,每日以打鱼为生,取燧石点火做饭度着光阴。

一日他又收拾好行装外出打鱼,也怪,一天连一条鱼都为钓上,回来的路上垂头丧气地随意坐在一石上小息,太阳快要落了他便起身回家,站起来一看咋这个石头上还有一个“眼”呢?他想:“这个石头不简单,干脆背回家吧!”于是他从石眼中穿过绳索背起石头回家后置于茅屋内,这日没有收获他早早地睡觉了,很快进入梦乡……

梦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来到他的茅屋前敲门叫他:

“喂喂……开门开门……”

“你谁啊?”

那老者说:“听说你捡到了一块石头,卖给我行吗?”

他一思忖:“看来这块石头很值钱的,不能卖。”

他回答:“我不卖!”

老者说:“既然不卖就算了。”

他忙问老者:“您知道这是一块啥石头啊?”

老者说:“那是一块炼海石,不能随便用的,虽然你贫穷,但生活要有恒心,才能富有啊!”

他赶忙开门一看老者已飘然离去……

翌日醒来他回想着梦里的一切,回味老者最后留下的那句话:穷要有恒心,那我以后就叫“穷恒心”吧! 穷恒心此后便伐木制舟,每天驾舟过海翻山越岭,不是打猎就是打鱼,着实辛苦,某日回到家中左思右想,没有这些湖多好,不用驾舟直接可以随来随去,于是他想起了那块“炼海石”,想把湖里的水炼干,第二天他早早起来,背起那块“炼海石”,走至小山村现在的“红石弯”处,用绳子拴好石头将石丢入湖中,此时湖水突然似开锅的水,湖面到处冒着大大地水泡,浓浓的蒸汽飘向天空,雾气漫漫遮阳蔽日,此刻那只硕大的乌龟已被滚烫的湖水烫死,浮出水面,据说这只乌龟正是唐僧取经时驮着他们过江的那只老乌龟,把唐僧等人倒在江中便游至此。海龙王被滚烫的湖水烫急了,赶忙露出湖面对他说:

“小伙子,我乃西海龙王是也,有啥要求你说,别再炼了……”

“我要一群牛、一群羊,还要一座房……”

“好吧,只要你不炼湖我答应你……”

  穷恒心收手从湖里捞起石头回家了,没想到快到家时便听到了牛羊的叫声,那座茅屋也已变成了一座青砖瓦房甚是气派!穷恒心从此后以放牧为生,清闲不少。人闲便想入非非,一年后穷恒心又不满足了,他想娶一个媳妇,可这哪来的媳妇,除了自己和牛羊,那些山上乱跑的野兽外,活着的再没有,他又一次拿起来那块“炼海石”向龙王爷要媳妇去,又走到湖边将“炼海石”丢入湖中,霎时湖水翻滚,龙王赶紧又出来说:

“你又想要啥,说吧!”

“我想要一个媳妇……”

“好吧!”

 穷恒心又一次背起“炼海石”回家了,老远看见炊烟袅袅,到家一看果不其然,一位美貌的姑娘已在给他做饭,几年后他们生了一群孩子,穷恒心也不勤快了变得甚是懒惰,他想有这“炼海石”愁啥,要啥有啥,这天他躺在家里又想,让龙王再给我几个丫鬟来伺候我,我这辈子那才叫活得自在……

他又背“炼海石”走到湖边,将其丢入湖中,龙王爷又一次出来,大声问道:“你还缺啥,还有啥不满足的?”

“你给我几个丫鬟来伺候我……”

 西海龙王一听大怒,心想这还了得,我也是被逼无奈至此藏于湖中,才封得一个“西海龙王”的虚职,这家伙正是一个不满足的人啊,看来我得回老家了,这儿也不是长居之地啊!龙王怒火攻心,猛地甩起尾巴,只见那条长长的尾巴直插云霄,又猛然向下砸向通往大靖的那一片山脉,轰隆隆山崩地裂,湖水似脱缰的野马倾泄而下,也卷走了“穷恒心”贪得无厌的生命。龙王化作一股青光没入天际,从此后便有了现在的大靖峡,穷恒心媳妇子女后来就长居于此,而那只被湖水烫死的老乌龟化作成一座小山至今仍然卧在大靖峡水库中央……

水库终于修好了,两条河中清澈的祁连山溪水常年不断地流于水库。以往每逢雨季,祁连山南部上空黑云翻滚,遮天蔽日,阴冷寒颤,一旦闪电雷鸣,顷刻间注雨丝帘,滑落山涧,沟壑急泄浊水,倾泻汇聚于河,山洪陡然暴发,浊浪滚滚,汹涌而下,声闷浑然,如群狮怒吼,惊涑心惧,入峡甚嚣,浊水似伸出的长舌,吞噬山川良田乃至居民性命,水库的建成再也祸及不到峡口下游的良田民财,曾经的黑云卷缩着身体,低垂哀叹!

夏日炎炎,库水碧蓝,如嵌天池,清风徐徐,水波涟漪,点点野鸭,片片苇草,偶有小舟游荡,惬意饶人;

库水边缘,群童赤身,戏水悠哉,牛羊呷水,蜻蜓点飞,鸟儿嬉戏,上蹿下跳,堪比世外桃源,妙不可言;

这般美景就如强大地一处磁场,每每吸引着我和童伴们,放学后身负背篼,手持小镰在离库边的水田埂上割满冰草,不管迟早一阵风似的跑到水库边,因为库水经过一天的吸收热量,午后的水温正好不冷不热,“歘歘歘”脱得精光,那些比我们大一点的伙伴们在深水处一个个比“扎猛子”,他们站在崖上看谁入水的姿势潇洒优美,有的“蹭”地一跃,在空中划一道弧线跃入水中,“腾”的一声水面旋起一股浪花,随即浪花消失变成圈圈波纹,有的原地跳起双脚入水,“扑通”一声砸向水面,那溅起的浪花比自己还高,前者优雅舒美,后者洒脱壮观。我们不敢涉入深水,只能在水库边缘的浅水处慢慢走进水中,等水面上至胸部时再不敢往里走,因为不会游泳怕被水淹,我们用简单的“狗刨式”姿态,伸展双臂奋力击水,双脚不停的在水中上下拍打,在靠库边的水域吃力地游玩,几分钟就觉得乏力,出水后赤条条仰面躺在红石崖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暖,羞涩早被西山的太阳掠取,看着它红着脸儿慢慢与西山亲近,天空流云幻彩,水库北边的秦家大山青色凝黛,远处的水面金甲片片,银麟点点,偶有南风徐徐,旷野里总有缕缕稼穑特有的气息沁人心扉。这山水相依的景致宛如一对少男少女含情脉脉地对视,虽不言却又让人感知那种相互依恋的表白,全部盛在了这谭水中,涟漪里荡漾着层层情波,让人能够感受到大自然和谐无限的静美。

进入冬季后的大靖峡水库,将夏季的激情凝结,遥视水库的冰面光滑平展,犹如一面镜子,而每每太阳把束光泄下后,冰面点点银光耀眼,似乎把阳光撕碎一般,此时才知那冰面并非光滑如镜,折射着万物相对与绝对的哲理。四季的轮流转换,把我的身躯拉长,那时外出全靠步行,数九寒天的冬季,每当我和同学们行走在上高中的路上,漫漫的两年里,大靖峡水库在我们的脚下就是一座天然的冰桥,因为我们不再弯过它去走山根的那条小路,可以直接踏着冰面入峡少走三里,那冰足足有十寸之厚,没有雪的日子里,行走在冰面上虽然捷径,但必须小心翼翼,冷不防就会一个仰面朝天,所以在冰面上行走不能和土路上一样,必须跨大步子连走带滑,才不会被冰滑倒且速度快,一旦下雪,整个冰面被一层白雪覆盖,犹如一片硕大而洁白的棉絮铺在上面,行走在这个被冰雪覆盖的库面,发出“咯吱咯吱”柔软清脆的响声,水库依北的秦家大山,没有夏秋季节青色凝重、雾气缭绕的景致,此时显得寂静纯洁,这脚与冰雪的对话与四周浑然形成的景色简直就是天生化成的神韵!

岁月悠悠,光阴荏苒,山河依旧,物是人非;

瑶瑶期心,忆念戚戚,莼鲈之思,再睹峡库。

如今的大靖峡水库经过了清淤加固,愈加壮观美丽,站在大坝凝视碧蓝深邃的库水,仿佛少年的影子仍在水中游嘻,泄洪渠哗哗的流水里还夹杂着少时的欢笑,水库里除了游动的野鸭,还有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鹳鸟,单脚踩水昂首挺胸,秦家大山腰间的那条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道路,已被穿山而过阔平的隧道代替,水库中央的“乌龟山”还在那里静卧,求福禳灾……

愿大靖峡水库惠泽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