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粒的莲花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07

“第一张最美!”

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组五张在柬埔寨暹粒拍的荷花和睡莲图片,好几个人都这样评赞。

第一张,是睡莲图片,是我在暹粒旅游的第三天早晨拍的。

我们这个旅游团队,在暹粒住了四晚,都住在同一个酒店。酒店规模很小,只有一座小四层楼,除了一楼,每一层大约二十多个房间。别看它规模小,却很有情趣格调。院子里周边种满了树木花草。木瓜树上坠着许多青绿的果子。几棵白玉兰开得正艳。一架藤树,簇簇涌涌,开满了白色和红色的花。还有一些木本花草,也绚烂着花朵。头一天晚上,我们刚走进院子的时候,就觉得香气扑鼻。第二天早晨,我在院子里拍了几张图片。发到朋友圈,写了八个字:人在暹粒,香气馥郁。

院子中间,大门的右侧,是一个小游泳池。里面,客房楼前,有两个长方形水池。也许因为这里是旱季,水源珍贵,里面的水不经常更换,水色不甚清澈,但可以看见,水里面,有锦鲤游弋,红的,白的,黑的,五彩的,悠闲而安静。水上面,东一片,西一片,挺着一些圆圆的大大的荷叶;一簇簇的菰蒲,杵着长长的茎片;紧贴水面,漂浮着圆圆的睡莲叶,有碧绿的,有淡青的,有已经干枯成浅赭的。我住下来的第二天早晨,有三朵荷花正盛开着,花瓣上面鲜红,下面浅粉,喜人的是,薄玉一般,晶莹透明。拍下来,发到朋友圈,赢得好些个赞。第三天早晨再看,那三朵荷花竟然败落得无影无踪,不免心生遗憾。

第四天早晨,走出客房楼,蓦然看见,一朵睡莲花,在水面之上,静静的,一支独立。紫红色卵形花瓣,大概叠加三四层,轮形开放。“一花盛开一世界”,满水池之中,只有这朵睡莲花悄然开放,便独领风骚,格外醒目,再加上轮状花盘,卵形花瓣,浅紫红的颜色,鲜艳而柔美,视觉冲击力强,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

细细端详,睡莲花的紫红,不仅仅和碧绿的睡莲叶形成映衬,还有黄绿、浅赭等不同色彩的睡莲叶互为映衬,再加上浓绿的水色,其他的茎叶在水中的倒影形成的黯绿,深浅不同的色调,组成一个和谐的画面,自然给人色彩丰富的印象。而且,其它色彩又共同做了睡莲花紫红色的背景色,使那朵睡莲花的紫红愈加鲜明夺目。

那朵睡莲花,挺出水面,又离水面距离很近,一瓣瓣,细长卵形,轮状重叠。躺卧在水面的圆圆的有一个小缺口的睡莲叶,大小不同,天然分布,疏密有致。另外一些荷叶、菰蒲茎叶的倒影,恰恰在睡莲花周围的水面上静影沉璧。各异的物象形态自然天成,融洽共生,恰似一曲清幽淡静的协奏曲。

我过去在国内看见的睡莲叶,大都是春夏季节,叶子几乎都是碧绿的,颜色略有深浅之分,差异不大,应了中国一句老话,“红花还要绿叶衬”。而在柬埔寨暹粒所看见的睡莲叶,不仅仅有颜色深浅的绿叶衬托,还有许多已经衰败干枯的叶片,褪去绿色,变成深深浅浅的赭石色,虽然衰枯,却还静静地睡在水面上,与绿色的叶片交互融合。恰恰是因为这些赭石色的焦枯叶片与绿色的叶片组合一起,共同做紫色睡莲花的铺垫,才让我感觉到审美内涵尤其丰厚蕴藉:冷与暖,生与死,新生与衰败,激昂与冷静,诸种美学特征,和谐共存。

我越看越痴迷,掏出手机,拍了下来。

拍下来之后,看着图片,我不由想起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想起白居易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两个著名诗人笔下所描绘的色彩丰富物象多样的意境,是“诗中有画”;我所拍的这幅睡莲花图片,是“画中有诗”,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把这张图片发到朋友圈,同行的一个游客评论说:“这幅照片真美,像一幅水彩画。”我也很得意:“是的,很有意境。”

我发在朋友圈的五张图片里,还有两张睡莲图,是在小吴哥拍的。小吴哥遗址建筑群周围是环城河,过环城河往里走,要经过一座木桥。去参观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河里有一些含苞未放的睡莲。因为步履匆匆,来不及细看。等参观完回来。再从桥上路过的时候,我就停下脚步,细细端详起来。浓绿的水面上,睡着大大小小的睡莲叶,睡莲叶丛里,从水里钻出许多睡莲花的苞蕾,在水面之上,短短的箭簇一样。有的,刚钻出水面,只露出箭簇的尖;有的,露出一只完整的箭簇;有的,挺出了十几二十几厘米的箭梃;有的,斜伸在水面之上。钻出水面不久的,花苞还紧紧地包裹着,颜色与熟透的大豆荚相似。钻出水面时间略长一些的,裂开了尖嘴,露出花苞里面紫红花瓣的舌尖。这种境界,让人想起初生的婴儿,稚嫩鲜美,楚楚动人。

小吴哥建筑群遗址前,有两个水池,站在水池前,可以拍到小吴哥建筑群全景的水中倒影。因为是旱季,水池里面还剩下很少很浅的水,就在很少很浅的水面上,也有一些荷叶招摇,睡莲平躺。只是,因为水太少太浅,没有见到荷花和睡莲花的影子。

其实,不管是小吴哥,还是大吴哥。在暹粒,凡是有古城堡遗址的地方,都有环城河,环城河里,几乎都有睡莲或者荷花。而且,在暹粒的王宫或者寺庙建筑遗址里,可以看见许多佛像被一些莲花雕刻包围,莲花轮的形状,四瓣莲花叶,呈十字形分布,中间还有一簇圆轮花蕊的形状。是荷花与睡莲花的合体。

柬埔寨人举国信仰佛教,大多信仰的是小乘佛教,极小的一部分信仰印度教。在佛教里,睡莲花和荷花可以统称为莲花。在信仰佛教的人心里,莲花是高雅和纯洁的象征。它出淤泥而不染,是清净功德的象征,启迪人虽生在尘俗,也需有一份清净纯洁之心。它在炎热季节依然盛开,会启迪人的清凉智慧,祛除人心里因酷热引起的焦躁不安。莲花生于水,先开花后结莲蓬,莲蓬可以生莲子,且有花则实,好比众生受佛法的薰陶,即可脱离焦躁烦恼,圆成佛道。也正因为此,信仰佛教的柬埔寨人,才对莲花情有独钟。

有一个同行的旅友,看见我发的睡莲花独放的图片,惊讶地问我:“咱们始终在一起,你拍的这些莲花,我怎么没看见呐?”我笑答:“有了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就会看见了。”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没告诉她。睡莲花还是孤独的象征。我本就是个喜欢独处的人,看到一花独自开放,就悄然拨动了我心中那根喜欢安然独处的心弦,让我心灵颤动。

事实上,喜欢独处的人,往往会比喜欢热闹的人更能于幽僻之处或者众人不太注意的地方发现独特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