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仙境泸沽湖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08

没去泸沽湖之前,总听人说那里的摩棱人保持着古老的走婚风俗,这让我对它产生无限的遐想。美丽的泸沽湖,蔚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青翠的山峦环抱着的湖水,平滑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树,一切美不胜收。

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我们从丽江出发,向着泸沽湖进发。翻过磨盘山,爬过长龙似的山路十八弯,一路颠簸了七个小时,翻越了五座高山,终于来到了传说的泸沽湖。站在观景台,我一下子惊呆了。蓝盈盈的天空如此明净,没有一丝流云,湛蓝的湖水平静如镜,没有一丝涟漪,几个小岛散布湖中,格姆女神山巍然屹立湖畔。

泸沽湖位于川滇两省交界处,湖边每隔数里就有一个村庄,大巴车穿过洛水村,停在了泸沽湖第一个景点走婚桥。走婚桥位于泸沽湖东南的草海区域,桥下由于长年泥沙淤积,导致水面变浅,生长着茂密的芦苇丛,远远望去,像一片草的海洋,故当地人称其为“草海”。走婚桥是摩梭男女约会的地方,泸沽湖畔的摩棱人奉行“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白天,成年摩梭男女在聚会时以舞蹈、歌唱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男子若对哪个女子倾心,则在白天约好女子后,于半夜前往女子的“花楼”(指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翌日清晨悄然离去。在这里,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夜幕降临,走婚桥上来往着赴约的“阿注”们。我们走在桥上面又说又笑,个别胆子大点的人,抠着异性的手心,笑嘻嘻地说要和她走婚。

离开走婚桥,乘车继续向前,在几公里外的一个村庄停下来。我们住在一家叫龙门人家的客栈,晚上还参加了当地的篝火晚会,玩得很高兴,不少人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蹦跳的队伍,和摩棱族女子载歌载舞,欢聚在一起。我想同摩棱女子照相,可她们不干,直接把我抬到空中,吓得我不敢再说。

翌日清晨,我早早起来,来到湖边拍日出。宁静的湖面波光粼粼,偶尔可见觅食的飞鸟和戏水的的鸭子。天空青蓝青蓝的,十多只小船一字排开,停泊在岸边,静候着泸沽湖渐渐苏醒。满天红云,满湖金波,红日像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越过山峦洒向湖面,湖面顿时金光灿灿。

吃完早餐,我们乘坐猪槽船前去王妃岛。荡舟在湖面,泸沽湖的水蓝绿相间,清澈见底,手摸湖水,温和得让人感觉无比爽快。湖底的水草一荡一荡的,叫人看见了忍不住就想跳下去拥抱摸摸它们。放眼四周,醉人的格姆女神山静静地注视着我们。蓝天、白云、绿山、红山茶花,蓝蓝的水,花一样的摩梭姑娘,英俊的摩梭小伙,再听着沁人心脾的摩棱山情歌,如果可以一直坐在船上,我永远都不想起来了。

船到了码头,我们登上了王妃岛。王妃岛原名博洼岛,1943年,左所末代土司喇保臣投靠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在雅安娶刘文辉属下的军粮官之女肖淑明为妻,回左所后将她安置在博洼岛上,派土司衙门兵丁十余人驻岛保护,并把博洼岛改名为”王妃岛”。下船后,大家沿着小岛转了一圈。这里的水清澈透底,在浅处还能望见水底穿行的水蛇。湖面上荡漾着几朵白花,根茎长长的,扎根在水下。小岛上荒废的王妃府现在辟成了一个博物馆,可门锁着,不让游人进去。站在观景台,极目远眺,只见四周青山如黛,湖面烟波浩渺,几只小船飘荡在碧绿的水中……

乘船返回码头,我们去了盐源县泸沽湖镇格萨村的一户人家做家访。李涛是土生土长的摩梭族小伙,他原本在外地打工,后来回到家中,将四合院的老宅子改建成了客栈。为吸引游客,他在自家古树上盖了一间树屋。树屋是他找川大建筑系的学生利用暑假时间建成的,没有动过古树的一根树枝,整个树屋的重量都压在几根钢柱上。树屋的床很舒服,不像廉价旅馆的床,硌得人睡不着觉,这不能说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大巴车在里格半岛停下来,据说这里是泸沽湖风景最美的地方。里格半岛位于泸沽湖的北侧,东西南三面环水,北面是与陆地相接壤的一条小路,仅有两米宽,小路的尽头是一个白色的转山包,当地村民大都是从转山包的左侧进岛,然后从转山包的右侧出岛,这样走就相当于绕着山包转了一圈。岛上分布着几家临湖客栈,全都建在湖畔,一张床位一晚上一千元,听起来蛮吓死人。一个村民自用的小码头,就在这两米多宽的接壤道路旁边。里格半岛说起来很特别,经常被薄雾笼罩着,从岛外看起来若隐若现,宛如仙境。里格半岛的风景要比落水村美,尤其是延伸到泸沽湖中的半岛形状,站在环湖公路上俯瞰下去,整个半岛像是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在里格村的背后就是大名鼎鼎的格姆女神山。

沿着泸沽湖,走过无数景点,泸沽湖之美深深震撼了我,让我有了种难以割舍的感觉。我想自己还会再来泸沽湖的,这可能是久居喧嚣的城市,常常呼吸着污浊的空气,想出来吸吸新鲜空气,寻求一种隐居式田园生活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