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0

作为基层党委的基层干部,最重要的关系就是党群关系,最艰难的工作莫过于群众工作,农村工作莫过于城中村改造中的拆迁工作。普阳街道的白林村,是有一千多户的大村,周围的土地早已经被征用,建起了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是典型的城中村,也是浦江县城三改一拆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2013年曾经进行过一次拆迁工作,种种原因没有进行到底,留下来很多遗留问题,给这一次动员工作增加了很大困难。

陈炜书记带领党工委一般人深入农村挨家挨户摸底排队,重点解决困难户和“钉子户”。

一、点石成金

“我家经济太困难了,拿不出四十万搬新家的费用,280平米的新房子我们不要了,这协议我也签不了。”工作队员吃了闭门羹,遇到了这么个困难户不知如何解决为好,只有向党工委陈书记汇报了。

陈书记亲自来到这位困难户家里,称呼大哥大嫂,促膝谈心。经了解,这家丈夫脑瘤、妻子癌症,一个独生子还在上大学,两间平房,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家三口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着。

大哥说:“我和妻子都有病,花去了所有积蓄,还拉下了十几万的饥荒,儿子上大学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按照每平米1000元的安置价就是28万,就粉一下墙,铺一下地砖也要几万元,我们真的住不起新房子。”

陈书记帮他算了一本账:“你家三口人,独生子外加一份,每人70平方,共计280平方,你可以要一套120平方的大套留给你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先不装修,再要一套70平方的小套,简易装修一下,你们老俩口住,还剩90平方的中套,按每平方6000元的回收价转让出去,可得到54万元,开支28万购房款,6万元装修和家具,10万还账,还剩10万孩子上学和你们夫妻生活用。你看这样你的日子就富裕多了。”

夫妻两个听陈书记这么一算账,茅塞顿开,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痛痛快快签了协议,还一个劲的表示感谢。

二、暖化“钉子”

“带头人变成了老大难,腾空户变成了钉子户……”工作队的干部向陈炜汇报。

“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陈炜书记问。

“有一个在外地创业的赵老板,在2013年那次拆迁动员中,积极响应,起了带头作用,第一个带头签了合同,带头搬迁清空,成为那次城中村搬迁的带头人,这次却迟迟不同意签合同,还说除非先赔偿他二十万元。”工作队干部说。

“赔偿二十万,是什么原因?”

“由于上一次拆迁方案出了问题,半途而废,积极响应行动快的人吃了亏,遗留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赵老板是上次搬迁的带头人,他为了率先腾空房屋,在没有得到搬迁房屋安置的情况下,把一套价值二十万的红木沙发寄存在兰溪是横溪镇的一个朋友家里的一楼,上边裹了一层塑料纸,由于拆迁方案失败,安置搁浅,一拖就是三年,沙发受潮,在密封的塑料纸里霉变腐烂,损失二十万。按照拆迁协议这责任应该有组织方承担。”工作人员汇报。

“是这样,这事比较棘手,他也不是无理取闹,但是政府没有这笔赔偿款,就要我们再做工作,明天我们一起去上门和他商谈解决的办法。”陈炜书记说。

“赵老板已经回(甘肃)了。”

“那就到(甘肃)去见他。”

两名工作队员立即行动,登上了开往(甘肃)的列车,按照联系地址来到了赵老板的门前,时间也就是晚上十点钟,屋里灯还亮着,仔细听还能听到夫妻两个正在说这次拆迁的事情,于是就敲响了房门,“赵老板,我们是浦江专程来见你的,请你开门吧。”

听到有人敲门,亮着的电灯关掉了,出于礼貌,工作队不能再敲门,就给陈炜书记打电话汇报,陈书记指示:“要理智、礼貌,不要再敲门,给他打电话,就说你们就在门外等他。”

赵老板的电话打通了,但是态度很坚决,非赔偿二十万不可。

陈书记在浦江拨通了赵老板的电话:“赵老板你好,我是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炜,工作队深夜到访,多有打搅,也是出于无奈,请原谅。你看上一次拆迁工作你表现很好,你吃了亏,上届政府有责任,但是现在政府确实没有这笔款项,我们只能做工作,你看如果非要这笔赔偿的话,我只能让白林村全体村民集资,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二十万就影响了全村二百五十万元‘百分之百签约’的奖金,我会发动大家捐款给你凑齐这笔款的。不过提醒你一句,乡情是无价的。”

天还不亮,就接到了老家村民的电话:“赵哥,我们全村都在为你捐款,你开开门,看看我们的工作队干部冒着零下七度的寒冷就在你门前等了一夜,你还怎么回老家面对父老乡亲?”

赵老板打开门一看,果然是从浦江赶过来的工作队员,竟然在门前等了一夜,屋内暖气融融,屋外寒风刺骨,零下七度的天气,冻得嘴唇发紫,满脸发青,却就是没有再敲门,他们想的是不打搅别人,不给他人添麻烦,这就是共产党人铁的纪律,赵老板为之深受感动,他把两位工作队员请进屋里,让妻子做了荷包蛋面条招待老乡。

赵老板说:“上一次半途而废的拆迁工程把我坑苦了,我依法追究合同责任也不为过,没想到新来的陈书记这么通情达理,处心积虑的想办法解决问题,还发动村民为我专项捐款。你们一颗颗火热的心温暖了我受伤的心,我就是一颗钉子也被你们的热情熔化了。我马上在协议书上签字,浦江是我永远的家!”说着拿起笔在《城中村拆迁安置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三、垃圾为敌

六月天,骄阳似火,烈日炎炎,浦江县浦阳街道南门社区干部戴继忠顶着烈日沿街挨家挨户的检查垃圾分类情况,特别仔细认真,因为上周本社区的垃圾分类正确率仅仅是85%,远远低于农村住户95%的标准,被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炜拍了桌子点了名:“不想当垃圾干部,就要管好垃圾”,被勒令写出书面检讨贴在公告栏上,真的丢了面子。

今天趁天热陈书记还没有来到之前,赶紧检查一遍,没有想到的是这大热天陈书记又抢在前头已经在抽查了。

戴继忠自言自语道:“陈炜书记怎么就盯上了南门社区呢?”

其实这件事戴继忠是口服心服,他知道去年2月陈炜上任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13个社区书记一起开会,打算率先在城区推开垃圾分类,啃下这块“硬骨头”。当时好几个人劝他,城区里高楼多、外来人口多,垃圾分类没有农村好抓,不如先搁一段时间再说。

陈炜书记给大家算了三笔账,垃圾分类可以让城市更洁净,这是生态账;可以提高居民的素质,这是文明账;能节约500多万元的清运和处理成本,这是经济账。三笔账一算,大家都服气

短短一年多时间,浦阳街道各社区垃圾分类正确率已达97%以上。

四、照片背后

县招商部门工作人员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张照片,陈炜歪着脑袋在高铁列车上睡着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骆安讲述了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陈炜明白这些年经过环境治理,水清了,山绿了,城区的生态环境好了,接下来更应该让群众在经济发展中收获金山银山了。

这一张照片,是一段三天行走三省五市累计4000余公里的行程。

当时浦江一家锁业被山东青岛三皇公司收购,由于工艺技术层次较低排污不达标,面临关停,陈炜听说该公司的总部有先进技术,立即赶往青岛“三顾茅庐”。经陈炜的一番努力,原有的工厂保住了,还获得了来自总部的一笔1.2亿元高端智能锁具生产项目的投资,签约后公司负责人直言不讳:“陈书记对发展的执着和热忱感动了我们,把公司安在这里,我们放心!”

2016年换届时陈炜已经53岁了,可听说省委提出为了更快发展经济要留任一批50岁左右有管理经验的乡镇党委书记,他毅然选择留下,成为了全县年纪最大的乡镇党委书记之一。

“面对战斗的岗位,绝不能选择逃避。对我们每一位党员干部来说,基层是大有可为的天地,群众的满意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他用坚定的口气说道。

官出于民,服务于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就是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炜的做官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