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愿合欢唯祝好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0

一、夙愿合欢唯祝好

元好问的《江城子绣香曲》这样写它:“吐尖绒缕湿胭脂。淡红滋。艳金丝。画出春风,人面小桃枝。看做香奁元未尽,挥一首,断肠诗。仙家说有瑞云枝。瑞云枝。似琼儿。向道相思,无路莫相思。枉绣合欢花样子,何日是,合欢时。”

他的“合欢”很美,却带着淡淡愁,那愁是断肠诗,是挂在枝头的琼儿,是无尽的相思。他的“合欢”带着期待,带着询问,带着红尘的烟雨,逶迤而来。

我也喜合欢,那合欢长在枝桠上,高高的,像琼枝,屹立在公园的路边上。

夏日清风拂过,那花在枝头摇曳,轻飘飘的,像拂过心海的涟漪。花,粉红,很绒,淡淡的香味钻进鼻孔,左右都是柔软。从地上捡起一枚跌落的花,放于掌心,根根纤细的花芬,花萼,像豆蔻年华的女儿,羞涩着,柔柔着……

“合欢”是恋人和情人心中的花儿,处在柔情蜜意中的人儿会把这花绑在掌心,撑开一个个施施然的季节,饱满了腻腻的甜蜜。

她也喜合欢,是捂在心尖的喜欢。

她十六岁的时候,和一个大她七八岁的男子一起,从居住的小乡镇坐车,颠簸了三个小时,下车。然后,他拉着她的手,翻山越岭,又走三个小时。那座山真大,从山脚下往上看,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云雾,那雾在山尖盘旋,一会散开,一会儿又拢到一起,幻化成一个又一个景观,像是提前彩排好似的。

她激动地说:“好美啊!”

他说:“没有骗你吧?”

在大山的后边,那间青石砌成的屋子里,她成了他的妻子。一年后,她做了他儿子的妈。

她三十七岁的时候,抱着刚满月的孙子,亲了又亲,泪水就像七月的大雨,擦都擦不及。

儿子扯着他的衣襟说:“非要走吗?这样走了,以后你怎么回来?”

她哭,说不出话来。最后,狠狠心,提着装满衣服的行李箱就走了,他跟在了后边,恶狠狠地说:“别忘记了,你答应还的三万外债!”她没有回头,孤零零地走了……

在远方,她没日没夜,不到四千的工资被她分成了三份:一份给儿子,一份还债,一份是自己的生活费。离婚是她提出来的,条件是净身出户,还得替他还三万债务。为了不再挨打,不再挨骂,她走得很果断。

三年后,她站在异乡的合欢树下,看那粉红的花,一扇一扇的,把她的心都扇乱了……

那天,她喝了很多酒,原因是故乡的他竟然一遍一遍打电话发信息,说要她快回去复婚,还威胁她,要是和别人好,就怎么怎么……恐吓,赤裸裸的恐吓。她抱着酒瓶子喝,在异乡的街头哭得天昏地暗。此刻,她身边的合欢花散落一地,片片都是伤……

这时,他站在她了身边,任凭她喝,待她哭够了,才拉起她,轻轻地拥在怀中,什么话也没有说,就那么站着,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她说:“认识了一个他,人还好,对我也不错,怎么办?”

我说:“那就好着吧,一辈子太短,趁着你还能爱,去爱吧,有了爱的人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她说:“这么大年纪了,竟然玩起了心跳,是不是傻了?”

我笑道:“那才是爱,没有心跳,就爱不了了哦!”

“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我读着纳兰性德的词,看着合欢花。我希望,她在红尘里,能遇见最美的合欢,是祈祷,也是祝愿……

二、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寺院坐落在两座山的夹缝处,地势平坦,像如来佛祖的坐台。房子是近代建的,但是仿古式建筑,依旧把朝拜的香客带回远古了。

寺院历经数个朝代,或因天灾,或因兵燹,屡废屡建,不知凡几。元至元初,香火兴盛。元末战乱,寺毁僧散。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更是遭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如今,残留的几块碑碣,字迹模糊,斑斑驳驳,残缺的只能读到只字片语。

春日,我去寺院,沿山而上,各种绿色破土而出,青嫩的草叶轻轻地抹去了冬日痕迹。

只见一簇花,开在寺院正门口前方十来米处。郁郁葱葱的叶子,肥实的很。花瓣粉红色,花瓣挨着花瓣,围成一个圆形。蕊坐中间,黄黄嫩嫩,像观音的童子,于花瓣中间绽放,把一朵花的美丽尽情展现。

寺院主持,白须长,垂于胸前。日光中,坐在寺院内蒲团上诵经。那簇花儿开得艳丽,与诵经的主持相映,一个屋内,一个屋外。

主持七十高寿,慈眉善目,身体健硕。他言曰:三十岁时,家资丰厚,家有良田数十亩,运输车一辆,方圆周边,算得上殷实人家。一日做梦,梦见在此两山之间平坦之处,有一寺院,观音菩萨脚踩莲花宝座……惊诧醒来,却发现乃一梦,不曾想,一连数日,连续做同样的梦。他认为,这是观音菩萨的点化,于是,辞别家人,孤身一人来到此处。

他发现,此处曲静轻幽,一片竹林浑然天成,两处幽泉潺潺不断,左右两山夹持,背靠陡峭峭壁,山下一道河水环绕而过。唯独一片平坦处,散落几块石碑,他请人拓片,确认此处原有一座寺院,查看了地方史料,此寺院建于大唐,毁于元年。

从此后,他一心向佛,剃度拜师,正式为佛门弟子。他各处化缘,历经数十年,终于使寺院初具规模,有了今日的欣欣向荣。初一,十五,方圆百里香客纷至沓来,袅袅焚香中,佛光普照,他宁静如初心,木鱼、佛经,心归心,尘归尘。

忽一日,寺院大殿正门对面五米处长出一簇植物,青碧的枝条,嫩绿的叶子。他一开始不知为何物,直到那植物打苞开花,粉红色的花瓣,金黄的花蕊,与荷塘的莲花惊人的相似。他恍然,想起最初的梦,因了那朵莲花,他与佛结了缘。

如今,这朵与莲相似的花,开在佛门前,恰好对着大殿内的观音佛像。他顿悟,彻底明了。

我站在那一簇花旁,低头看,那花长在眼底,似是久藏的梦,醒来了……

沿着寺院,漫步于竹林,一根根清新雅致的竹子,是寺院一景。在寺院的右方,两口清泉汩汩有声,泉水顺着泉口溢出,顺着一条纤细的水渠,潺潺流动,那声音好似袅袅佛音……

这时,几十个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寺院,趴在寺院的几块石碑上,一字一顿地读着。只见主持放下了诵经,唤来小沙弥,去请老师和孩子们吃斋饭。

那一霎那,我仿佛看见主持的僧袍上开出了一朵花,那花似莲,却不是莲,更像佛前的那朵与莲相似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