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0

2018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天气虽然寒冷但我们所有老师的心是火热的,因为今年的“国培”就要如火如荼地开展了,陇东学院负责这次送教下乡活动,我们语文组的活动地点定在白沙乡农业中学。

早晨八点要到指定学校签到,我们几个坐在开往郊区的公交车上,看着车窗外白茫茫的远山、村庄和大树,一幅“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美丽画面映入眼帘。面对这难得一见的雾淞美景,我们兴高采烈谈论着,对这次的活动充满了期待。

果然不出所料,在接下来的几天培训中,我们有幸观摩了几位全县优秀教师的示范课,目睹了几位全国名师的风采,认真虚心地接受指导教师的培训。在听课、说课、评课、研讨的交流活动中,大家欢聚一堂,气氛热烈,发言积极。兰州某中学的副校长郭致顺是这次请来的专家之一,他来自教学一线,是多年的语文教师,教学经验非常丰富。他四十多岁,较高的个子,不胖不瘦,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无论上课还是讲座,他总是面带微笑,如春天般温暖。

受白沙农中的校长之邀,他临时准备了一节课。那是一堂别开生面的课,教室安排在大操场,初一、初二、初三三个年级的学生约四五百人参加。大家搬来了椅子,整整齐齐地坐在操场中央,前面的升旗台上安放了一个活动黑板,黑板的前后两面各有一幅书法作品,分别是楷书和行书写的初二课文《记承天寺夜游》。这是苏轼被贬官后写的一篇散文,郭校长先讲了一个与“唐宋八大家”有关的故事,用激趣法导入课文,他的语言幽默诙谐、生动有趣。在分析课文时他巧妙地让学生把几个感叹词加入课文,这一点拨,就把苏轼的情感全读出来了。这种高明的上课技巧,让我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郭校长以他杰出的口才、睿智的思想、先进的教学理念征服了师生,而那两幅书法作品更加让我们好奇,到底是谁写的呢?课后我们私下听说,原来一幅是白沙农中的校长写的,教学楼的过道里也悬挂着校长的作品,另一幅是本校的一位老师写的。这位才华横溢的校长,让在座的老师赞叹不已,想不到在一所乡村学校竟是卧虎藏龙之地!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位来自南京的女教师朱希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身穿红色毛衣,白暂的皮肤,戴着眼镜,文静内敛。在这场瑞雪的映衬下,犹如一株红梅凌寒盛开,让我们眼前为之一亮。她讲的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这篇课文从我上中学时就学过,到我工作后继续给学生教,但像朱希老师这样透彻的引导、深刻的剖析的教学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紧紧抓住开篇第一句话:“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两年余”中的“不”字解析,“不相见”和“没有相见”相同吗?引导学生比较两个词语的不同,理解“不相见”是不愿意相见,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朱自清和他父亲产生隔阂呢?

这个问题我怎么从来没有仔细探究过呢?我为自己的粗心而懊悔。接下来朱老师给大家用课件展示了一段资料,原来朱自清的家庭遭遇重大变故之前父子之间就有矛盾与积怨。他的父亲纳了几个妾,其中一个闹到他父亲的单位,致使父亲的差使交卸了,祖母气得因病离世,父亲变卖了家中东西才给那个闹事的妾赔了钱,而父子浦口送别,父亲给儿子买橘子的背影感人至深,让朱自清几次落泪。父子之间的恩怨逐渐化解,《背影》发表后,他的父亲看到文章,两眼放射出亮光,流下了两行清泪。父亲爱着儿子,儿子理解了父亲,这就是文章成为名篇的原因,也是感人之所在。

与我同事十几年的李老师也受邀为大家准备了一场异彩纷呈的讲座。李老师是一位颇有经验、有良好语文素养的老师,她一张素净的脸蛋,眼睛虽小但闪耀着智慧的光茫。李老师没有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专家,她非常平和地与我们坐在一排,用温和的极有亲和力的语言对大家说:“我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探讨学习,请大家畅所欲言开诚布公!”这堂生动的讲座,没有以往讲座的呆板乏味,我们每一位在座的老师都是主人,大家积极参与,说出了自己的感悟与心得。最后,李老师在课件上放映了一首诗:《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她让每位老师轮流读一节,虽然没有音乐的伴奏,窗外飘着雪花,但我们和朱希老师一起深情地在教室里朗诵着优美的诗句。读着读着,每个人温暖的心跳交织在一起,身上热流遍布,眼中满含泪水。

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

老得不像曾经傲娇的模样

我们也只是忽而记起,那一年长裙飘飘

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

头发花白,心静如湖

开始原谅捣蛋的学生和顽皮的岁月

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

用一个老影集,收藏亲情爱情和友情

每次翻看,都会嗔怪光阴太快

我细细地品味着这些打动人心的诗句,回忆起我初上讲台的模样。十六年前的自己,在学生眼中还是个大孩子。单纯、善良、温柔,用爱心对待每一个学生。每个周末我会把教案拿回家用心书写,每个夜晚我坐在灯下批阅学生的作文。那时的我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也曾被调皮男生气哭,赌气说再也不给他们教课了。在周末,家中来了一群不速之客,那些可爱天真的孩子们来看望我,要求我不要离开他们。

第一届学生最难忘最有感情,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有几位和我依然联系,刘钰和朱雪苗都是当年的尖子生。雪苗结婚时请我参加婚礼,看着她幸福地走上婚姻殿堂,我为她感到高兴。

一届又一届,迎接着稚嫩的笑脸,换来了我们的丝丝白发。

啊,我们在讲台上慢慢变老,可是我们又不想变老,我们想永远把青春与靓丽的容颜留在讲台上,用满腔热情与赤诚换来桃李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