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庐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其实,听雪庐就是一间茅草屋。屋顶上茅草苫房,外墙也是草泥垒墙。屋顶茅草泛着阳光味道的淡淡褪色浅黄,屋墙悠悠散着泥土花草的香。

再看看其它,斑驳的木门没有上过漆的窗棂。篱笆围起来的旧篱墙,篱上依然有着旧年的夕颜花,藤蔓与干枯的花瓣一起在西风里“哗啦啦”地窸窣声响。好似等待着一场场雪飘,等待着来春的夕颜花儿早早抽芽。

再去望一望那墙角,忽见夺目摄魄似的一树梅花。幽幽地,倚墙半开,仿佛间那红梅艳娇旖旎,映照着听雪庐,是愈加地点点生机与沉静。无形中,给雪庐也平添了一缕梅香,袭人欲醉。

听雪庐就在林间,前有草塘,后倚着大山。我念着它陈旧,喜欢它的古朴,我独爱它的偏避与幽静,我偏爱它的老旧与素朴。也许是,我喜欢它的这样一份悠然自得与世无争吧,独独地叫着它,听雪庐。听着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诗意?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意境呢?

其实,无论你叫它什么,它也不会反驳的。但我叫它听雪庐,它好似很欢喜的,感觉忽然间,它就清爽起来,也精神多了呢。篱上的枯藤,也顿时赋予了色彩似的,在冬云下闪着顽强的神韵与复活力。说不定冰冷的土地底下,那老根在默默唤着春天的新芽儿呢。

雪花飘飘时,两扇窗在冬日夕阳里爬满霜花,千姿百态,美丽异常。一缕缕烟从窗口冒出来,好似那烟火气,直逼着人儿,悠然地在说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远离尘烟的,不仅仅是身儿,而是一颗心儿,在自然里,在山岚间,涤洗,陶冶。渐自达到纯粹与悠然。

望着屋顶的烟夕,在晚霞里熏染得烟火色,已很浓重。究竟也分不清当初是什么颜色的了。烟熏火燎,日久蛀蚀,成了麻雀的领地,傍晚时分,也有蝙蝠一群群飞起飞落。或许也会有老鼠出没,那又有什么呢?这说明此屋子里必有粮食,有的吃呢。否则,咋会有老鼠造访,咋会有麻雀觅食呢。哈哈,经常的我就这么想着,感受着听雪庐曾经历的沧桑,感受着季节岁月的交替与变迁。

来此居住,恰好冬季。此处,到处都是些树木,也多是槐树、胡杨、银杏树……我喜欢银杏树的叶子,秋天时,我采了一些,将它们画上图案,把它们当书签用。说到书,就会说到屋子的窗台,那就是现成的书架了,我将书一册册放在上面。银杏叶子夹在其间,翻书时,有淡淡的银杏叶子香散发出。好似在诉说着流水岁月的匆匆,太匆匆。

我会在下雪时,听雪翻着书。往往是雪花下来时,酒也就此煮好了。那酒是红叶煮就的,红叶也是秋天拾捡的。不用红叶做书签,是怕惹起相思吧,也说不上哦。只是那茶,刚一煮好,散着浓浓的醇香,就放在书案上。立时,一缕缕酒香飘散开来,那般香冽地袭人醉脾。直逼得你,非饮上几杯不可,不醉都不行呢。

说来,还是秋天去枫树林收集的红叶、枯枝,捧一捧放进炉灶里,火焰就会呼呼地升起。看看,那红泥小火炉上,细腰酒壶,好似一只小妖精似的,扭着小蛮腰,扭扭捏捏的样子,煞是好看。

说起这酒壶,也就自然提到他了。也不知他是从什么地方淘换来的,他自己倒是说:千万别小看这壶,虽不值几个钱,可是好处倒是不少呢。温酒酒香,煮茶茶香,就是烧壶水,水也香甜,哈哈……

那时,还是刚一认得他时,他用来煮茶给我喝的。也不知是这壶太小,过于精致了些,还是初识,总是小口去啜茶,反而没觉得有些造作,倒是造就了几分温文尔雅呢。

此刻,一个人饮着酒,坐在听雪庐里,倒也自在悠然,边饮着酒边翻着书,若要是大醉了,说不定也能写几首诗出来呢。窗外,雪花慢条斯理的,不急不缓,扯絮撒盐,几只寒鸦飞来,绕着庭树,大声地叫着,好似说:回家,回家……

我总是听着那寒鸦说回家,可是,他呢,总是说雪花,雪花……这回家与雪花有什么关系呢?我问他,他却是笑而不答,催促着:快喝茶吧,凉了,就不好喝了。哈哈。

记得初见他,就是落雪时。那天雪落下,就化掉了,伸手接着那雪花,也会化掉的。天气刚刚入冬,还是第一场雪呢。他问我,如果能给你,你想要什么?

我说要一个听雪庐,他急忙说:是否是,可以听听雪,可以品品茶,可以读读书。我说,为什么不是读读书放在首位,而是听听雪呢。他笑着:这你就不知道了,听听雪,与读读书,是一样一样的。那雪声,沙沙;风声,腊腊;树声,哗哗;鸟声,啾啾;林涛,呼呼……万籁之声隐逸着多少知识,是无法想象的呢。就好似你翻书哗哗啦啦,一个个文字跃然纸间。

他说,那听雪庐,一定要筑在山上,必须是草屋。而且,远离尘嚣,幽寂,还有各种小动物,各种鸟儿……当然了,那最好的须得相爱之人相伴,一起听雪,一起饮酒,一起赏明月。那雪声该是这世间最动听的吧,丝竹,有些太轻薄;笛箫,有些太飘渺;老埙,又有些太过于低沉。什么呢?反而无法想象出来了。

如今,就坐在这听雪庐中,才真真地感觉到,雪花飘洒时的轻盈与飘逸。鸟飞绝,人踪灭,只有雪花无拘无束地飘来,飘来。沙沙,沙沙……鸟声,不是,管弦,不是,水声,也不是。倒是有几分心跳,有几分脉动,我感觉似一个有血肉的人儿,在呼吸,在喘息,在呼唤着谁似的。

我终究喜欢这样的雪声,是天地与人合一之声,是自然万籁合在一处之声。纯净通透,玉质玲珑。自此,每每冬季,喜欢坐在听雪庐里,静下心来,默默面对着雪花飞舞的林间,静静地饮着酒,赏着雪花飞舞的林海,心里充满的都圣洁与贞静。

尤其是,与心爱之人相守,更是一种别致的美。若是夜晚,共对一轮满月,共饮一壶香醪,随心所欲,边舞边歌。敞开心扉,谈笑,沉醉。若是恰逢一场雪,那就更是最美了,俩个人静静的一起听雪,比一个人要多了许多的温暖,也多了许多的甜蜜。

不要怪罪这天气寒冷,不要埋怨这世界寒凉,怪只怪自己吧。为何不牵紧你的另一半呢?尘世间,一个人的寒冷清寂,俩个人的温暖愉悦。这尘世需要爱,需要情,需要一个有爱情的家,需要一个港湾,一个爱巢,一个家园,一个雪庐,听雪,赏雪。

听雪庐,虽是有点简陋,有点偏避,也很是荒凉。但,正是因为由此而越加有着静谧之处,有着寂寂之所。才能将心儿沉静下来,才能听得出那片片雪花落地,匝地琼瑶的之声韵,那其中的美,其中的意境,是如何也无法说得出的。

我喜欢那间茅草屋,古朴,素简;我喜欢那间听雪庐,幽静,清逸。给我心一份恬静,一份难得的宁静。还有一份爱的甜蜜,情的蜜甜。人生的美丽,生活的美好。

越来越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听雪庐,你早已住进我的心里了。无论我去往哪里,你都在,都在我的身边、我心底里。默默相守,静静相对。

于此,我可以听一世的雪声,一世的这美丽世界心音呢:玲珑玉声,天籁自鸣。旷野回声,日月晨风,雨雪花飞,都归寂与沙沙雪花之声,如此圣洁,美丽。心无旁骛,人无杂念,读书,听雪,赏花,品茶。真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