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茶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今晨起了个大早,坐“窝总”的车趋驶了二十几里路,只为和跑友一起喝个早茶——梁丰湖畔的早茶。

这是几天前就约好了的事,平时我不大爱喝茶,自觉实乃粗人鲁人,不配绅士淑女才有的斯文细品的高雅。之所以如约而去,一则,实为聚会畅聊仰慕学习的吸引——毕竟各行达人云集,难得交流熏陶机会;二呢,“早茶”是我爷爷一生的忠爱,直至他老病魔缠身,治疗稍有好转都不忘偷偷下床蹒跚挪步去几里远的小镇,只为一杯早茶,去见他的集市老友,全然不顾我们的寻找和担心。这里有怎样的吸引,情感执念?多年来在我心里一直酝酿着,想去了解、感受、体念。

——我的身世在我许多篇回忆童年的文章中多少都有涉及写到过。在买啥都要凭票的物资稀缺的艰苦岁月里,黑户的我,是爷爷奶奶用牙缝里挤出的口粮,把我从襁褓茹苦含辛一点一点睁眼盼着哺育大的——简直是熬大的,二老未老先衰的白发、佝偻的身体为证;待我有能力反哺,千里之外,欣喜万分,把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悉数托人捎回家,期盼二老收到之后一如往常把同样的欣喜牵挂托人口信或书信再捎过来的时候——他们:一个已故,已经等不及看不到了;一个也是枯灯耗尽苦苦支撑,眼盼着,奄奄在床,只能目惠,享用不了……不久也故。去时,据说在守望的人群里刻刻搜寻喊我的名字“红伟,红伟”——魂聚不舍离去……信使来到,山河悲咽,雷电击地,踉跄不知所措,记忆里那是一段天崩地裂的黑洞历史。

今天,虽然二老已经离我二十年多了,但凡所有能引起我回忆他们音容足迹的东西,一有机缘,我都要去想法努力寻找、体念。这努力寻找体念的过程就是二老在一旁再陪伴的过程。不是吗?有时候对一个人的思念只需一个相应物体或一个相似场景就足够了——幽邃深渺的时空里,迢迢的,冥冥的,恍惚里,他们飘飘的就来了,在你记忆思念的场景里,思维重叠,影像重现,复活对语了。

大伏暑天,每日清晨太阳要出来未出来,或像豆芽般刚冒出头来不久的那一小段时光里,是一日里最美好最舒服,也是最不易觉察最易过的时候:温润、舒爽,像疼怜你的亲人。比如说爷爷,比如说奶奶,在亲吻抚摸悠晃摇篮里的你。你浑身舒适,陶陶融融,无知无觉,不知身在何处,不知日月光阴,不知天地人世为何物。纯净没有任何涂染,诚澈没有任何机巧。你是大地一粒子,天宇一缕风;你是刚出生才来世间的一稚子——天然懵懂、纯澈无邪、通身剔透。

清晨太阳要出来未出来,天与地,黑夜与白昼,阴阳胶着(zhuo)交接轮值的这一刻,我总以为那是天地宇宙自然之神特意开启、赋予人们思想驰骋遥接穿越的多维时空窗口——物理学术语所谓“虫洞”。空阔明净,清澈舒爽,沐浴涤荡去你身体心里一切的尘虑世俗污垢。这清澈净明的窗口,我觉得更像是初恋给你心跳偷启的闺阁小门,你可以直通她以往你所不知道的清纯小鹿般的过去,经历和隐秘——仅对你一人袒露,剖心开放。不过,这需要你的执念、爱恋和热望,与之思想的对接。这样空阔景明涤心启慧的清晨时空窗口,但愿这里我也能思绪追溯,再次看到我的童年,用我已有的生活年轮体悟,再来看看,想象我的亲人、回忆我的亲人、理解我的亲人:他们的酷暑艰辛,他们的频繁劳累中如何自我追寻,创造获取简单的快乐,充实自己心里需求——贫困劳作生活里仅有的一点点渴望。

夏日清晨的梁丰生态园,宁静温宜,舒爽无比,你想怎么形容舒适都可以,只怕我学浅没这许多词汇来描摹。它把夏季一日里所有的美,所有的舒爽温宜,所有人们的热望、愿想,自然的垂赐,都放到了清晨这么个短暂压缩、贪睡不觉(jue)的时光里,让不多的早起的人们来吮吸饱览,尽情享用。包括鱼,包括鸟,包括虫蚁,包括人,包括一切自然的生物精灵——大地慈母之神一一无欺,万物刍狗,沐浴吮吸,贪婪饕餮。

鸣了一夜的蝉,正集体静默着,在清翠带露的凉爽的树丛里枝丫间隐藏着,一过中午,它们将再饱足精神,上下四处“热呀!热呀!”地连片重新唤起,一刻不停。溽热、燥热、加烦躁,让你无处遁藏逃生,像蒸锅边蚂蚁,东投西撞不知所措。现在,广阔无垠的梁丰湖畔,鱼儿正成群结对,乌压压浮在水面,一同开合圆嘴,吐着泡泡,“噗——噗——噗”,吸着在它们看来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美餐氧料,欢愉处,有觉着不过瘾的,竟然翻身腾跃了起来,离开水面,当然,结果还是被另一个世界——我的世界——重力反坠掷了回去,“碰”地一声,溅起一片蓝色白色掺和的水花。蓝的,是湖,是辽阔蔚蓝天宇的影子;白的,是鱼肚,是晶莹的碎珠水花。蓝白一体同时呈献于前,我想也只有天地宇宙自然之神才能有如此美妙杰作了——她竟恩赐美目于我了。同时,溅起的水花的清音,也天籁般配乐伴奏送上了另一个世界,桥上正专注观赏它们嘻戏的人们——其中不乏还有一个混杂人堆里不起眼的贪婪餐色的我。

当颗颗精致、剔透滴翠,清香入脾的碧螺春,在透明的茶水杯里上下打旋,腾挪翻转,划着飘逸曼妙秀丽的泳姿,慢慢萌醒,舒展叶身,再次展示她母体露珠枝梢上,才出芽尖尚未采摘出嫁时的原生叶态:柔嫩嫩、翠滴滴、薄赛蝉翼、晨露沁润,透体仙妙、勾人魂欲。端在手里,看着她们在透明杯里联翩起舞,从而化作漫山遍野碧螺滴翠茶苑气象意境的时候:我和窝总边走边聊已经绕着梁丰生态湖堤穿林渡桥沐浴晨色悠步饱游了一圈,餐足了晨色,坐在了跑友早已侯等的临湖而建的观景茶楼里了。

呡茶而坐,舒眼四望:空阔景明,一览无余。茶叶、茶水、大厅、玻璃、树木、湖水、游鱼、天空、白鹭、游人、茶客,还有我的心情,一切空明、纯净、清彻。凉凉的晨风在身上脸上耳际轻轻拂过,一阵一阵,伴着跑友们的交流,似有似无,光阴可数。

没有经历过的事,或者隔行的事,我们总喜欢用一个标准问为什么,有什么意义?比如说,这次跑友们大老远的来聚会梁丰生态湖畔就为喝个早茶,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义呢?若真要回答也确实说不上,回答不上来它的确切意义所在。然而,这走着走着、聊着聊着里,意义似乎就如影随形地跟着来了。所谓的意义,它就是像“利万物而不争”的水,随形就器,随人随性,如影随形,你想赋予它什么意义,它就会把宇宙自然所有你身边的信息一并的聚拢来,围到你身边,让你筛选,形成你心里所需要的思想舍取实体(虚拟的实体),它看不到,但你自身能明显感觉得到。

我们来就是为交流,为团体的事献计献策,思想的碰撞,共鸣互补,让思想胸怀空阔处越发的空阔,共鸣处越发的夯实,看到差距,激励信心;不涉利益,没有猜忌,舒身放松,真心真我。你可以是政府机关干部,企业高管或老总,或两鬓熏灰的工人,或凡事亲为人称老板的黝黑农场主;大人小孩,男孩女孩;为了跑步的事,或者不为跑步的事纯为你自身的事,大里不用你操心却让你揪心的国家的事,比如房贷,比如医疗,比如……比如……,你可尽兴随便说。你百姓一个或员工一枚,说的话或偏激或浅薄或幼稚而漏洞百出,看着的听着的好友堆里,或许就有所属部门的专家在——地位之人,他们也爱在没有同僚的陌生地方热闹,也爱在大自然的天然氧气吧里健身跑步娱乐,无需惊讶他们的平民之举,他们也是凡人——他们不会哂笑于你,更不会迁愤于你——比如说,你说了一大堆政府的坏话气话怨愤的话,恰恰里面隐坐着一位政府官员,慈眉善目含而不语,由于今天不是信访接待,明明你是牢骚——还蛮大,说完,你不必介意,他也不会入怀——也许也会,毕竟也是民声——倒是作为百姓的你,可以难得机会,倒过来听一听官员背后轻松时刻没有伪装时心里头的原唱原态声音,你也多少明白点这么大的国家,政府的不易,而不是不为、不想为、不愿为。——看看!本来是谈娱乐的事、跑步的事,没料还能听一场官民之间的敞心无忌的对话。至于这个可爱的官员若被更大的官员知道后是否会挨批?我们就不知道了。我想不会,只要不是原则的事,自由哪里都一样,不会胡乱捆绑。

古圣先贤们早就经验印证说过了“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君。”尤其是隔行之间的事,你确确实实需要认认真真地学会聆听呢!

这些思想上的空阔景明一一对应了大自然的辽阔无垠——这或许是今日里一路来踏堤赏湖畅谈荟聚“喝早茶”的意义吧。那,还有呢?——肯定还有。我一开头就说的:那些久存的记忆,延续的人生类似的场景,也是我一刻不能忘的追寻的意义。尤其在一个苦累劳作、单调乏味、乡野农村娱乐几乎没有的年代——娱乐之事,人们想不到也没空没心思去想。哪靠什么安妥人们心灵,释放人们烦闹、苦累和压力呢?可爱的困苦的农民毕竟也是人呀,除了肚子,总也要有些其他的需求、渴望和欲望呀。那年月,每个早晨简陋茶馆的爆棚,或许稍稍能说明点什么。底层人们也多么希望有一所一地,让他们歇歇脚、舒舒心,叙说叙说,交流诉肠的地方啊。

我一直不明白,爷爷去世前的一段日子里,病重的身子稍微有些好转,能下床挪步走走了,大清早就一个人偷偷溜出门,摸着朦胧的晨色蹒跚挪步去小镇,只为喝个早茶,找茶友聊聊天,害得我们家人担心寻找,他已全然不顾。这里是什么样的执念,让他久病在床后心里如此的感情需要?小时确实不懂,如今经历多了,思考清苦人生究竟靠何活着的想法意义也多了,才明白,人有许多方面的需求,尤其精神方面,是不能由它物替代的。比如友情,比如爱情,同事情,朋友情,志同道合的战友情……她们在你的精神世界里各自驻守其领域,互相独立又融通,并且一一无法替代。她们之中只要有某个方面的纯澈空明、坦荡无私,就会给你周身带来无限美好的动力、激情和憧憬。物质匮乏再苦再累你都能扛过去,都觉得有希望在,荒芜的田野里细细瞩望,也能看见闻到,有野花草稀稀疏疏星星点点的摇曳清香,只要你对生活的热望不灭,随时都可以看到欣赏到。

那是七八十年代的小镇,我童年时光读书的小镇。其实也不算个什么小镇,无非是稍微宽点的马路两旁并列着的几十间低矮平房,几百米长,石子碎砖陷地,碾压成的黒幽参差的街道;窄街窄巷,土墙灰瓦,苔藓爬墙,斑斑驳驳,每日经过,道路尘土飞扬,灰朦呛人。所以,晴日里两边人家——都是自己做商户或只当普通住房使用——每天好几次大人小孩探出头来,将洗脸水、洗衣水、洗脚水,大盆小盆往火辣的街上泼,走在两门之间你得左右留意,说不定哪个冒失小男孩就会给你来一盆,走运了洗脸水,不走运脚气洗脚水,肥皂洗衣水,迎头让你喝个够;你还不大好怪说,因为家家如此。你就只能大气点了,权当去了多彩云南旅游享受了一番泼水节的狂欢,权当这是主人的热情罢了。

他们如此,也是免得风起,灰尘飘进家里饭桌和锅里。水泼处,灰尘轻烟腾起,街上立刻成了黑白花脸,更像老鼠撒尿做窝折腾过的灰白床单。——我们看事情总要把东西放在特定的时代,特定的条件环境里去看,去认识,这样才有实际意义。比如,现在的四车道大马路你会觉得太窄,责怪设计者没眼光没远见。可那时候能通过两辆对向行驶的汽车,这马路就很了不得了,就是镇与镇之间尘土飞扬的主干道了。衡量美与丑也是如此,千万不要时空乱嫁接。这上面不需要你的高屋建瓴策马奔腾的大跃进,远远超越时代的高人卫星奇想,还是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好。

我爷爷每天早晨四点前后必定准时来到这小街,至少二十多年,年年如此,卖他自己常年经营栽种的蔬菜瓜果,酷暑严寒,风雪无阻,除了病恙从不缺席,不迟到也不早退或者说很晚才退。每次都要等到把菜卖完,或者卖不完可街上实在没人了,他才收摊。捡剩或腐烂不易放的带回去自己吃,明天继续能卖的就寄放在街道熟人家里。他们不收保管费,都是热心人,早上还早早的帮着占位置,只要间或邀请着一起喝个茶、抽根烟就可以了。

我们祖孙俩人,一个为求学,一个为糊口,殊途同归。

爷爷是家园蔬菜瓜果经营种植的能手,土房茅顶三间,茂树和竹园半包围拢,护定摇摇欲坠的土房几十年不倒,让我们栖息容身。半亩自留地——那是分田到户以后的事了,也是我记忆开始的地方,以前没自留地的更艰苦的时光那是我记忆的尽头,记不到了——爷爷用竹园的竹子齐列列编织打成了坚实的篱笆墙,篱笆内一年四季瓜果蔬菜轮替登场,青绿红黄白……各色丰盈悦目飘香。再加上还有几棵大桃树、梨树,常常是小院果实累累飘香,蜜蜂忙碌,蝴蝶翩飞,鸟雀叽喳,热闹非凡。要是放到现在定能吸引几十里开外的买主开车排队来收购。——可惜,我刚才说了,事情不能时空颠倒,穿梭乱置来认识。那时候满满一担西红柿也买不到个两三元钱。采摘擦洗储存运输倒要花费很大功夫,半夜(凡是这样担子重的日子,路上耽搁时间长,凌晨一二点就得起床出发了,否则晚了来不及排到好位置)苦苦挑到街上,还不一定每天能卖掉。我记得最差的时候常有一分钱一斤买主还嫌长疤拉不好看,边挑边嫌弃的;爷爷一般不说话,笑呵呵张着袋子等着客人挑着往里放,他们挑剔无非想你称秤时再让他们一点而已。——要是现在,那可是抢手无公害原生态绿色食品呀!——说好不时空倒错的,我自己倒感叹起来了。嗨!生活就是这样的清苦,可又是这样的能让人品咂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