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乡村春来早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晨曦微露,我就起床走出了家门。昨夜一夜春雨,晓风微冷,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的气息,还混合着春花的芬芳。

走到了村头,路边春草茂盛,新绿、翠绿、青绿、墨绿,一簇簇,一堆堆,拥拥挤挤的,像婴儿伏地摇摇晃晃起身,像兄妹调皮嬉闹,你搭我的胳膊我蹬你的腰。两边新山布谷声声,小鸟叽叽,斑鸠咕咕,一声野鸡的唱鸣,点破了濛空。一只鸟儿长笛,一只鸟儿短琴,热闹欢快,只是瞅不见鸟儿的影子。青杨浓烟,春风不剪,绿叶自成碧玉芽,树下并无狂风骤雨打落的一推残红乱缤纷,桃花依旧精神地笑着春风,楚楚怜人的模样。一树树的梨花白舞着风,一朵朵梨花瓣微带雨,一支支红梅俏争春。这样美丽的春景,怎舍得匆匆掠过?

这时,路边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里跳出了两个提篮挂筐的红衣小丫头,十二三岁的模样,笑盈盈地招呼我一起去河边捡拾地软。知河边荆棘下苔藓窝里藏着很多黑莹莹黄晶晶的地衣,等着一只只纤细的手指捉了它们,端上红漆方桌上。我微笑着招了招手,看着两个红色的背影手拉着手蹦蹦跳跳远去了。

能端上桌的何止是这地衣,不用求远,走过屋后,下个小坡,一片片蒲公英迎风招展,碧翠欲滴。这个季节的蒲公英,天涯地角都是它们的,那庞大的阵势压倒了桃李。顺手扯一把软碧的野苕藤、生碧的芨芨菜,用开水焯了,用蒜末香油一拌,此味最是清欢了。

这时,一群摇铃的白羊从我身边“踢踏踢踏”地走过,赶羊人在羊后摔着响鞭,坡上有牛铃声呼应。一拃长的芳草浅沒上了山蛇路,羊儿跳过路口,奔涌攀爬着,一会儿就隐没于苍绿中了。

山上梯田地边一树树白杜鹃开得荼靡,花事正繁忙。堨畔边核桃吐着新绿,刚萌生的核桃花就像绿松塔,耸立枝丫间,枝的顶端架着盆大般的鸟窝。新翻的地湿濛濛的油津津的,几只从村子里跑出的狗儿在地里闹架着,满地拓印出梅花烙,特别有趣儿。

身下一河春水向西流着,绿莹莹的细波,蓝莹莹的水流。河水浅处,几群黑蝌蚪顺流游玩着;波光影处,几条小鱼儿正互相串着门,倾吐着心事。

跳过列石,走在一条土路上,有架子车压过的浅浅车辙。大大小小的车前草长在路旁,绿意葱葱。地里的麦苗一行一行长着,好像一幅幅深青深青的油画块。

走了不远,只见路上放着一架子车,一对老人在地头正拔着草。

我走过去吟笑着说:“叔,姨,干活干得早啊!”

姨回话:“趁着凉快,拔一会儿草。”

我问:“咋苗没出齐?”

姨回话:“去年入冬洒的籽,刚出苗,有些被草压着还没出来呢。”

我说:“人勤地不懒,今年肯定会有个好收成的!”

姨说:“开春下了两场春雨,墒饱的,草好拔。今年雨水好,苗长得胖。只要夏季不旱,就不怕了!”

叔说:“咱们这空气好,养生啊,你多走走哦!”

我回应:“叔说的没错,咱们这就是天然氧吧!”

拉了一会儿话,告辞了,向前走着,一块一亩见方的苜蓿地边下窝着一滩小涧水,流出一泓溪水,溪水两岸夹柳芦苇丛生,水中有绿油油水草漂浮,三个小男孩蹲在涧水边垂杆钓鱼。我悄悄地走了过去,孩子们并没有注意到我。走到地尽头,水忽而不见了,蜜蜂嗡嗡地绕着小野花飞舞着,煞是美丽。

拐过大弯,桃花寺的黛瓦白墙、红檐翘角,在翠松绿柏中十分醒眼。寺门前一位穿青衣女道人在清扫寺门下用青石铺就的石阶。

寺门正对一木板铺的吊桥,走上去,桥就摇呀摇,摇过了桥,来到了另一村的村前广场,看见一家三口正在放风筝,爸爸在前面跑着,突然向空中投掷了风筝,妈妈在后面一边跟着走一边放着线,孩子一边倒退一边仰着头,一只蓝猫风筝飞了起来,越飞越高,孩子手搭着凉棚大声喊道:“我看不见了,妈妈快收线,小心风筝短线飞了!”妈妈说:“好,我收一点,你来放!”孩子跑来接过妈妈手中的线缓缓地放着,蓝天白云下,一只美丽的风筝,悠悠地飘飞着……

此刻,村子上空青烟袅袅,有泼水声,有唤鸡声,空气也活泛了起来。

到了吃早饭的点,我开始往回返了,回到家里,母亲已经熬好了玉米粥。久违的柴禾大锅饭,清香扑鼻,我暗思:“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也只有在山村可以享受得到了,心儿这时才是最放松的、最恬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