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礼小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28

今晚我去喝了姨兄的婚礼喜酒。

先前姨兄婚姻破裂,现在又重新组合了家庭。虽说现在离婚率很高,可离婚毕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庆幸的是前婚他们俩位都没有小孩,现在的结合各自都没有一点负担。

那天我一下班就带着儿子去啦!婚礼在鼎鸿饭店如意厅举办。那晚的大厅里真的好热闹。虽说今天他家没有大操大办,但是来的人也不少。姨家亲戚比较多,姨父俩口子都是弟兄姐妹好几个,再加上二伟子的朋友,满满的四大圆桌人;这些都是直系亲戚。大家伙在一起谈笑风生、一派欢声笑语,整个大厅里洋溢着浓烈的热闹喜庆气氛。今天最里面一桌是上席,全坐着姨兄俩口子的长辈,北面一桌全坐着他的朋友,中间坐着两桌我们这些自家的兄弟姐妹。

实际上是坐着姨兄的兄弟姐妹,那么多人我也就认识陈书俩口子和二浪游的对象。其它的我都分不太清楚。即便如此,也不影响我们欢乐的情绪。我旁边坐着姨兄大姑家的二公子,是姨兄的表兄,还有他四爷家的公子。我们马上就热烈地攀谈起来。我们从姨兄的情况讲到我们各自的情况,再讲到纷繁复杂的世态,我们越谈越投机。我们高兴地频频举杯。今晚的酒是今世缘十年典藏,好酒喝了一口不伤头,好酒喝了一口增添了我们的豪兴,好酒喝了一口让我们关系更融洽。你再看那菜是川流不息地上着,特大号的坐二十个人的大圆桌上摆满了各式的菜品,美味佳肴让人食指大动啊!你看酸菜烧羊肉是那么地可口,爆炒长鱼太是诱人,四个头圆子皮黄肉嫩,还有油焖河虾金黄透亮……这一切都把今晚的酒宴推向了高潮。

我旁边这俩位二杆子,酒量真的可以,他们俩个人就是端着饭店的小玻璃酒杯,左一杯右一杯,你一杯我一杯,推杯换盏,竟然喝了一瓶的白酒。这真不简单。你再看姨兄的堂兄,接着又上了姨兄朋友那桌摆场子,那端着酒杯的架势大有千杯不倒、万盏不醉的架势。为此敬呈一顶“大海”的帽子给他,一点都不为过。

正在那时姨兄俩口子来敬酒了。他们俩口子端着酒杯笑语盈盈地样子,真得很般配。姨兄的小对象体态丰满,性格活泼,可说是一点都不吃场子。在长辈那桌敬酒,就听见她和长辈们在“讨价还价”,而且还都能说得“上纲上线”,可谓摆事实讲道理严丝合缝。她再到我们这桌兄弟姐妹跟前来,那更是如鱼得水水欢快淋漓,获得了我们的一致好评!嘿嘿!大家伙都在背后偷偷地议论:婚后姨兄恐怕是“拿不住”她……

饭后一群人各自找着熟悉的人交谈,气氛亲切友好。大家谈兴甚浓。我和丁集的老陈爷儿俩个相谈甚欢。老陈是姨兄堂姐的公公。他六十多岁,身体挺棒,人特活络。他讲起他的生意经是滔滔不绝。从他的话里还真能听出对我们年轻人很有帮助的处人共事的理。老马识途这话一点不假啊!

后来二姨还要我们一起去闹洞房,我班上忙了一天精力实在不济,便带着老妈告辞回来了。

现在想想,今晚过得真有意思。唯 一不足的是花了我和老妈六百块钱的银子。我出礼,老妈发的红包。这可算作是一头大礼了。这一个月要是遇上几头,那就坑了。人家办得喜事,咱是出不起礼啊?!

还记得我的堂侄女出门,我和我哥各出了五百元礼金,老妈给了五百元的红包,我们一家就出了一千五。可当时我们还见到有许多人记一千帐的。像这样的大礼,真得出不起。这不,眼看这就到年关,办喜事的亲戚又多了。那就得出呀!老话讲,人情大似债头顶锅儿卖。出礼真让人爱恨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