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杏正黄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7

三月里赏花,五月里摘杏。”又到了麦熟飘香、杏儿成熟的季节了,街道两边的水果摊前黄橙橙的、半黄半绿的、黄红相间的杏儿,以它诱人的风姿吸引着行人的眼球。

闻着这熟悉的味道,思绪渐行渐远,把我带到小时候老家院子里的那棵大杏树下。我仿佛看见奶奶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扫把颠着小脚向我追来……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生活在老家的窑洞院落里。我和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每天在一起开心地嬉闹玩耍,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在那个生活艰难清苦的年代,我们时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院子里有一棵大杏树,它装载着我太多太多童年的美好回忆。

在那个却吃少穿的年代,这棵老杏树成了我们全家眼里的宝。每年杏子成熟的时候,摘下来放不了几天就容易溃烂,于是爷爷奶奶就把吃不完的熟透了的杏子摘下来放在院子里,铺上麻袋或者干净的布,取出杏核,晒成杏干,储存起来到冬季分给我们吃。爷爷奶奶把杏核用小钉锤砸开取出杏仁晒干,晒干的多半部分杏仁卖给合作社的收购门市换点零钱,然后剩下的一少部分给我们煮油茶喝。在我们全家人的眼里,这棵老杏树就成了我们家的宝贝。

每到春天的时候,雪白雪白的杏花争先恐后地冒出枝头将老杏树罩了个严严实实,将它打扮成了一位美丽的花姑娘。几天后春风轻轻地一吹,满树的杏花像雪花一样飘落在地上,厚厚的一层,铺成了一张纯天然的花地毯。这个时候,就见树的枝条上有一个个绿色的小粒,那就是杏的雏形,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这时候我们的希望也就来了,从院子里经过时不由地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杏树看。过了些时日,杏子终于被我们看得出了头,拇指大小的杏果悄悄探出小小的脑袋,一个个羞涩地隐于枝叶之间。几个哥哥就迫不及待地伺机爬到树杈上,打起绿杏儿的主意。这时候爷爷奶奶早已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就开始警惕起来,好几次哥哥们爬到树半腰就被他们发现了,爷爷的吆喝声,奶奶的责怪声,哥哥们从树上被叫骂了下来。大哥着急逃跑被树枝蹭破了腿上的皮,二哥更狼狈,衬衣背上被树枝剐了个长口子。爷爷奶奶还给我们多次敲警钟,只有等杏儿黄了才能吃,未成熟的绿杏儿吃了要拉肚子的。

这个时候的杏子并不好吃,又酸又涩的,但是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吃饭睡觉都惦记着杏树。终于有一天趁着爷爷奶奶和大人们忙地里的活时,我们决定向老杏树发起进攻,大家抬梯子、找木棍、搬凳子,想尽一切办法把各种能用上的工具都派上了用场。哥哥们安排我和小弟弟们望风,他们爬树去偷酸杏儿,爷爷奶奶千防万防的低处的杏子还是被我们祸害了,回家来不免又是一顿臭骂。哥哥们把酸杏儿藏在裤兜和帆布书包里,我们几个小的们跟在他们后面哥长哥短的讨好他们,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施舍,这时候的哥哥们神气十足耀武扬威的。

端午节过后杏子由绿色变为浅黄,再由浅黄变成金黄色,杏儿才真正成熟了,而这个时候也是一年麦子成熟的季节,天刚亮的时候爷爷和大人们早早下地割麦子去了,奶奶做好饭后要到地里去给爷爷和伯父婶子们送饭。奶奶出门前也是千叮咛万嘱咐我们不要祸害树上的杏儿,要等忙完夏收大人们上树摘给我们吃。我和几个弟弟妹妹就在杏树下玩耍,翘望着树枝上黄橙橙熟透了的杏儿,期盼着有成熟了的黄杏从树上落下来。

禁不起诱惑的我决定不顾危险,向老杏树发起进攻。我使劲全身的力气爬上了树杈,满树的大黄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不由地咽了一下口水,随手摘下一个来,轻轻咬开,鲜黄的果肉,嘴唇上、舌头上染满了黄色的汁水,甜津津的。这时候树下的弟弟妹妹们不乐意了,在下面叫喊着,管他三七二十一呢,自己先吃饱了再说。吃饱了我就招呼下面:“接着喽!”看着他们一拥而上扑倒在地上抢杏儿,我得意地开怀笑了。五弟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我的,于是我摘了一个又大又黄熟透了的杏子对着树下的五弟嚷嚷道:“五弟,姐给你摘了一个最大最好的杏,你过来往树底下站近点,我给你扔下去,你可要接着啊,接不住掉地上就破了,就不好吃了啊!”五弟踮起脚托起双手眼巴巴地等着我给他扔杏儿,而我猛地一用力把杏儿扔到了离他远点的地方,还没有等他跑过去,杏儿早就被其他弟弟妹妹抢走了,五弟气得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等到几个弟弟妹妹们吃得差不多了,我在树上挑些好一点的装满所有的衣兜下了树。我们怕被奶奶发现了,就把吃不完的杏子藏到麦秸跺里面,然后用手背擦干净了嘴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天晚上睡到半夜,我肚子特别难受,还发起了高烧,折腾了半夜,吓坏了母亲,后来才知道是白天吃杏子吃得太多。听大人们说:“杏子不能吃得太多,少吃可以开脾健胃助消化,吃多了肚子会胀气的。”

一年又一年,老杏树依旧结杏子,依旧看着我们兄弟姐妹在树下打闹嬉戏。

后来父亲带着母亲和我们离开了老家到县城居住,每年杏子成熟的季节,爷爷奶奶就会让大伯父给我们捎来一些杏。再后来爷爷奶奶去世了,大伯父家搬离了窑洞院落,那棵曾经带给我们无限美味和无数快乐的老杏树被砍伐掉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吃到老家的杏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