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江南一代名医曹颖甫先生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今天大雪,余应邀参加2017中国江阴经方国际论坛。

江阴南傍太湖,北依长江,江阴古称暨阳,位于长江三角洲,地处苏锡常“金三角”几何中心,交通便捷,历来为重要交通枢纽,是江海联运、江河换装的天然良港。在江阴这块神奇的大地上,有三奇,千古奇人徐霞客,海内奇木红豆树,旷世心经碑。首个“中医特色小镇”就诞生在这里。

江阴素有“中医之乡”的美称,历代名医辈出,江阴医家仁术济世,著书立说,代有传承。起源久、名家多,影响大。2013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布了第一批64家全国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而做为一个医生,中医爱好者,我倒是十分看重近代著名的中医经方家曹颖甫先生。

徐霞客(1587—1941),名弘祖,字振之,号霞客明代地理学家,一生志在四方,21个省市都留下他的足迹,60万字的地理名著《徐霞客游记》我曾在初中时读过,“驰骛数万里,踯躅三十年”,体现最为充分的就是对祖国山河眷恋。而一代名医曹颖甫,也是江苏江阴人(1868——1937),名家达,字颖甫,一字尹孚,号鹏南,别号拙巢志人。先生一生能书,善画,工文章,擅画梅,毕生风骨窝于画意;不仅著有《古乐府评注》《诸子精华录》,气听斋诗集词集》《梅花诗集》,《古文拼文》,《丁甘文先生做古纪念录》若干篇奇文。更因他又是中医经方派的大师而在中医界名望很高,虽已做古七十余载,但医术高明,为人做事耿直,其《伤寒发微》,《金匱发微》等著作在全国,仍至世界上有相当的影响,数年前曾读过先生临证医案《经方实验录》、《曹颖先生医案》颇感其精深博大,今日在其遇难八十周年的学术会上,又亲临其家乡,听海内外知名中医学者,先生的弟子学生讲先生的学术思想,医精而道深,所听所悟真不一样。

江南地区,自明清以来就名医辈出,先生其父曹秉生“深通中医,家人患疾,从不延医,自家处方服药,无不霍然病痊”。十二岁时先生已读张隐庵的医著《伤寒论集注》,十三岁时研习《伤寒论》,二十五岁赴全陵应秋试,二十七岁考秀才,三十五岁登贸书中举人。上十八岁以后每日浏览《伤寒》《金匮》为以后的行医讲学奠定了基砖,1920年开始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现上海中医药大学)专讲经方,《伤寒发微》,《金匱发微》等著作的形成也在此阶段,已是当时的江南名医,先生不仅看病讲学,也很勤奋,每治一患,均有医案相纪录,临证医案《经方实验录》,不仅医案,更是先生反复思考,验证的心血。足见先生实事求是,勤奋严谨的学风。对照现阶段那种华而不实,论文造假,深感先生的人格魅力。

近代名医章次公,秦伯未,王一仁等等多为先生的学生弟子,著名的中医学家任应秋先生评价曹先生是“近代一个纯粹的经方家”,他是个医生,是学者,不是政客,正直善良,嫉恶如仇,有真爱,大胸怀,1937年日冠侵华攻击上海,“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沦陷,先生避乱返回故里。12月1江阴城陷,日寇烧杀淫掠,无恶不作。12月7日一群日寇追一妇女至曹宅,先十二扶扙痛斤日寇暴行,惨遭日寇杀戳,两天后气绝身亡,时年七十岁。深感先生之爱国爱民之心,敬仰他不屈的人格。

先生不仅仅是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医家,也是一位特立特行的文人,更是一个学有大成的经方家,不论是做为普通人,还是做为医者,就是要知道一是做学文和做人是一致的;二是没有大胸怀难有大贡献;三是不实践难为大医,难为名人;四是自学可成才。而先生的书,字,诗,画则更有风骨,现摘两首:

梅花四言

山虚水深,残雪萧萧。古月堕碧,高天坹廖。

七律一首

杨子东流接大荒,江潭烟树正茫茫。

风驱海势似鳌背,天逼山光入女墙。

酒胆纵横通灏气,剑花芒角截空肠。

嗟予萍梗经三载,几度登临腉旧乡。

确实,曹颖甫是位医学家,也是江南著名的词章家、画家。对画我知之甚少,但看了先生之作品,也感慨万分。他的诗词赋大多托之于山水草木虫鱼鸟兽,如《汉东府评说》《诸子精华录》《梅花诗集》《词集》《气听斋诗集》和《梅花百咏》。而画及书法我觉得,超绝有奇气,均为上乘之品,书法皈依何绍基而得神袍,婀娜生晖,寓刚健于柔和,而其傲岸之气,又旁溢为画梅。而擅长画的梅花,又喜于梅花中题咏梅诗以言志,藉以寄情寓意。其梅花凝冬心,老干挺立,折枝洒落;含道劲于秀逸,表现出他将一生风骨寄于寒梅的自我写照。

我想,我们做医生的,面对这个多彩,而物欲横流的世界,是否也应该向先生那样,不仅要懂医道,有医技,会做人,也要多才多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