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荔溪,秀美中孤寂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别舍离乡已二季,

归心日夜梦荔溪。

无心更饮莞邑水,

思亲挂子情念依。

故乡在湖南的西面,童年的记忆里,盛满了悠悠荔溪河里那清淩淩的水,映满了故乡那蓝莹莹的天。

清晨,雄鸡才报第一声晓,勤劳的乡亲们便起来做早饭了。袅袅的炊烟从吊脚楼顶徐徐升起,远处的晨雾正悄悄地消散,太阳金色的晨辉撒满荔溪水面,鸭子和鹅大摇大摆地游下了水,乡亲们有的挑着箩筐,扛着干农活的工具,有的走到街上去卖自己地里产出的蔬菜,有的或去田间地头锄草,或是忙着给庄稼施肥。

中午时分,艳阳高照。乡亲们坐在浓密的树荫下乘凉,抽着旱烟,聊着家长里短。记忆里家乡宁静的中午,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时候,我多么希望雨后会有一丝彩虹的影子啊。风轻轻地吹着,空中弥散着家乡瓜果飘香的味道。多么宁静的中午啊,没有都市嘈杂喧闹的声音,只有“滴答,滴答”嬉戏的雨声。

傍晚出门,酒足饭饱,披一件单衣,在河边悠悠漫步,你能看得到很美很美的绯红的落日,听到夕阳下悦耳的鸟鸣。在鹅卵石堆积的河滩上,坐下来,点上一支烟,可以慢慢搜寻过往的记忆;或在村旁浓密的绿荫下,享受着清凉油般山风的爱抚,思绪,轻而易举地便能挽留住清爽的回忆。

家乡里有勤劳母亲的唠叨,有夏天爷爷手里的那把用棕榈树叶子做成的“芭蕉扇”,那是奶奶用布条沿着扇子的边缘缝制而成,扇起来凉风习习。和着有规则的节奏,一个调皮蛋躺在草席上,数着星星,听着故事,做着山那边的梦。

我们在母亲唠叨式的教育和爷爷慈爱的“芭蕉扇”下渐渐长大,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就独自一个人用文字诉说着生活,说的是故乡的山,念的是故乡的水,穿越的是岁月,期盼的是家乡清凉的山泉水。那从石头缝里汩汩外流的山泉水,是不是还那么纯净甘甜?村口那棵苍劲的古松,是否还神采奕奕……

我爱荔溪,这种感觉是凝聚在血脉里而永远无法割舍的情感。无论家乡的一点一滴,一草一木,我都觉得是那么亲切:乡村的空气是那么叫人心清气爽,乡村碧绿的田野是那么叫人心旷神怡。我喜欢明中古村的断壁残垣,也喜欢荔溪两旁高楼别墅林立;喜欢和善良纯朴的乡亲坐下来喝茶聊天,也喜欢半夜里那几声鸡鸣狗吠的静寂;喜欢看清晨树叶上晶莹的露珠,也喜欢果园里飘荡的香味。

为了追寻小时候山那边的梦,那一年,我离开了故乡荔溪的土地,走入了夏的雨季。人生的车窗外,轻轻地掠过四季。有多少梦想和无奈,有多少迷惘和未知,甚至有些许难言的不安,都被灼热的夏季点燃,以炫目的金黄,牵牛花的烂漫,百合花的纯洁,低吟浅唱成季节的骚动与沉思。透过车窗,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我在梦想着有一天,回到你的身边,与你日夜相伴。让扬花的稻穗,在清风中灌浆,让稻穗般金灿灿的诗歌,向大地亮出精美的誓言。

火车一路呼啸,不经意间就想起了乡村中喜怒哀乐的如烟往事,想起了儿时夕阳里的牧歌,想到了田野间矜持的绿色,还有为我们劳累了一辈子仍在继续忙碌的年迈的双亲……

想着想着,居然就在车厢的茶几上睡着了。睡梦中,山间的走禽飞鸟在欢快地嬉戏,布谷鸟总在不厌其烦地歌唱。在家乡恬静的山野,自古以来,这时节都是犁耕的乡亲放牛在山上,拾柴的乡亲砍柴于山坳,乡妹子山歌在深谷幽林之中飞扬。

而如今,乡亲们早已不再上山砍柴放牛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已经不是梦想,家家户户用上了煤气,耕地有耕地机,出门都是小车,四通八达的公路和山外的世界紧紧相依。而山上的苍松翠杉,也愈来愈繁荣茂盛了。还有那婆娑的油桐树,墨绿的树冠上开满雪白圣洁的桐花,犹如支支绿色花伞装点着山乡;翩翩飞舞的蝴蝶,自由翱翔在这碧绿的天地、洁白的世界。

人们在耕耘着春天,心思是多么激情澎湃;人们在祈盼着丰收,心愿是多么诚挚可爱。这是怎样一副乡村原生态的优美画卷啊?!

冬去春来,苞谷杆盘扎的篱笆墙外,桃花灼灼艳阳照人,荔溪河里柳丝缕缕,微风轻轻摇动,山村农家炊烟四起,姑娘们挑水洗衣做饭锄地,满园果蔬飘香可以随意采摘。暮春时节,腊肉陈酒尚存半壶,主人相邀亲友叙旧酣畅酌饮,农家的日子啊其乐无穷、悠然自在。

在梦里,绵延不断的山峰,构成了荔溪绚丽风光。纵横交错的山路,绘就了荔溪如画风景。

如果你偶游荔溪,匆忙地置身于山水之中,你肯定体会不到这里有太多的美丽、太多的缤纷,感觉这里的一切很平凡,也很简洁。但是,你如果多待些时日,多在山水间留下些足迹,你就会深深地爱上这里。

青山绿水间,在近似原始森林的大山中,在荆棘塞途的山路上,徒步穿越,可以感受不一样的旅行,不一样的惊奇和快乐。

穿行在森林中,高大茂密的树林不给野草生长的空间,我们就像行走在绿色长廊,给人以以一种少有的豪迈和清新。林间山风习习,阵阵清风扑鼻而来,你可以也有更多的闲情逸致来欣赏山间如画风景,把她存留在记忆空间。

行走在山野中,山中奇花异草,争相斗艳。那些名目繁多的山花,时刻都在点睛你的记忆。如果正逢山中树木开花之时,你可以用相机拍下这个时节荔溪山野怒放的美丽。山花虽美,却生长在山野,不能得到众人的赞美,但仍以天生的丽质和平凡,就像淳朴的乡亲,默默地盛开在大山深处,装点着多情的荔溪。

行走在大山中,山里林木众多,造型迥异,不会雷同。山里以油松、杉树为主,也有成片的油茶树和青翠的竹林。穿越在青翠欲滳的竹海,心境是那样的怡然恬静,是那样的轻松飘逸。荔溪两岸那挺拔的竹子树哟,拔地而起,欲与大山试比高;那个竹叶哟,青翠青翠,青翠得令人心痛,撩拨着世外桃源般的青绿和美丽。

如果有更多空闲的时间,你可以抽时间行走在弯弯的山路上,自私、肆意地享受着荔溪美丽的山水。不要去想繁杂的工作,不要去接受无聊的宴请,就为随意放飞一次心情。想走,背起行囊就出发,想乐,就亲吻一下身边多情的山水。走啊走,乐啊乐,在这里,你可以做个无忧无虑、心境永远年轻的游者。

游过荔溪,你会留下这样的幻觉:

我们每个人心中,或许,在等某一个人。

或许,在等一个永远也等不到的人。

但是这个人一直镶嵌在我们记忆深处,

那个最柔软的地方。

虽然只能回忆,却从来不曾忘记。

然后,我们悄然老去,再也不被谁记起,再也记不起谁是谁。

这个你冥冥中意念的人,就是醉美荔溪……

或许你会因为一夜宿醉,或许你会因为我这个荔溪老乡的“鼓吹”,或许你是因为贪恋腊肉的美味,或许你是沉醉于我笔下的美丽……也许你可能会给自己一个游走荔溪的机会。

只是这一次,荔溪会给你呈现,比你以往任何一次的独自旅行更多的一些感怀、忐忑和惊奇。

去了,你就会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会如此深深吸引你?

因为我是荔溪人,你可能会怀疑我的“鼓吹”,那好,我就用一个游客由衷的赞美,来定格荔溪的淳朴和美丽:

记不起在哪一个夜里,

梦见一条河弯弯曲曲流淌着碧绿。

那时候,我不知道,她叫荔溪。

记起了在某一个夜里

看到了夹岸婀婀娜娜柔弱的翠绿

那时候,我只知道,她是荔溪

也许是荔溪青山的秀丽

才养育了荔溪姑娘动人妩媚

也许是荔溪河水的清怡

涓洗着荔溪姑娘楚楚明眸!

一条荔溪,情牵游人千年的思绪!

那山,那水,那人,那悠悠的乡情

还有那片开阔地……

清,清的静谧

秀,秀的离奇

奇,奇的雄伟

绝,鬼斧神工般绝笔

荔溪,来过,不愿忘怀

住过,魂牵梦萦

期待,烈酒般浓郁

雅致的吊脚楼,可否

记下我曾经的念想?

河滩的鹅卵石,

可曾镌刻下我滚烫的忆记?

——醉美荔溪,秀美中孤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