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私奔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自古红颜多薄命,自古传承的俗语,告诉天下女人男人,人不能长的特标致。长的特漂亮红颜薄命,天命不可违也。

汝河的布谷鸟在冬天的阳光里,总是缩着头萎缩在茅草里,渴望一种暖意的阳光。布谷鸟和人类一样总是渴盼春天的到来,冬天萧条的汝河被布谷鸟飞翔的寻觅些什么,然而汝河陡峭的岸边有一女人在这里哭泣,哭死哭活的。布谷鸟惊觉着,侧耳细听女人的哭声是那么哀怨、凄凉。不大一会,众多的布谷鸟飞翔而至,布谷鸟要看出女人泣哭的端尔,这个哭泣的女人就是——范春玲。

汝河千古不变的古道被冰封,这里有一女人她叫范春玲,哭泣得很是伤痛。在汝河春夏秋冬里,她总是往这里跑窃视丈夫的踪影,丈夫和女人私奔了。她幻想着丈夫能有一天会回到她的身边。

小英,是汝河岸边魏家庄人,女大十八变的她,在父母过早的心境中闺女是有几分姿色。小英温柔善良贤惠,高挑的个头,瓜子脸型有女孩的俊美。她不但有天生的丽质,且又举止大方,左邻右舍人缘又好。邻舍的大伯大娘夸赞她,将来这闺女有个好嫁,吃香喝辣的洋房洋车,她小英就是富贵的命。

魏家庄人丁兴旺,张王李赵几大家族位村中榜首,他们都眼馋着把小英娶走。蹬门说媒的红娘尽心把亲事说成,可总是失望而归。无奈的红娘唠叨着,小英的心高,一心想嫁个国家公务员什么的,那就等待上帝指点的姻缘,白马王子光顾。从此,村里的人们大眼泛白眼,眼瞅着小英的动静,生怕小英神不知鬼不觉地嫁了出去。

阴历腊月的一天,一大早清脆的鞭炮声在魏家庄响彻天空。明眼人知道是他们魏家女儿小英要出嫁了。不巧的是天公不作美,鹅毛大雪铺天而降,农家人知道,大雪每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腊月一个最冷最容易飘雪的天气,被魏家女儿碰得巧,雪下个不停,似乎在向大地抛洒什么恩怨。

腊月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光,也是最沉长的时光。村上的张王李赵都萎缩着脑袋,卷曲在被窝里睡懒觉。他们追不上的女孩,与自己有什么相干。他们希望普天而来的大雪,使新婚的车子嘎然而止,他们嫉妒扭曲的心态在膨胀……

小英腊月出嫁遇寒冷的天,又下着鹅毛大雪。村里大人和孩子都在看小英出嫁的笑话,她的心怅然无措。她知道村子里那么多白净帅气的小伙追我小英,在无人的村口给我表达示爱,我面对他们怎么就没有爱的感觉呢?

她坐在新婚的车子里,望着车窗外的飘雪,纳闷若有所思。他扪心自问,自己爱的男人有那些好啊?染黄的头发,两只小眼睛贼眉鼠眼的见了女孩就走不动,还想抱着再亲一口,看他的德行就不是老实人。可是,这样的人为什么都喜欢呢?老实巴交的男孩谁爱他?相亲那一天他把我强拉硬拽地拖到他的房间亲了我的左脸,又亲俺的右脸,把俺的嘴都亲痛了……俺心里想既然他亲了俺,俺就是他的人了,一辈子缘分注定要嫁给他。

婚后的小英便过起了苦日子,丈夫黄二旦在父母娇生惯养中长大,吃穿靠父母,有一种花花公子的姿态,没有实干精神。三亩二分地的责任田,靠老天吃饭也撑不着肚皮。无奈的黄二旦在老婆面前,耍着孩子般的脾气,和老爹老娘使性子,摔盆砸碗是常有的事。在小英心境里她没有看到黄二旦的希望,使她失望的是他的品行极坏,小英有一种嫁错人的痛苦。

小英终于憋不住这难熬的苦日子,她给丈夫黄二旦说要去打工。可黄二旦对小英外出打工就是不放心。自小英过门后他总是吃小英的醋,生怕小英和那流氓有了染情。他决定自己外出打工挣钱,把小英扔在家里。

他和村上外出务工的男人一块到H城一建筑工地干起了苦力活儿,做工数日不安分的黄二旦,就干起了偷鸡摸狗的事。每逢收工隔三差五地到建筑工地附近城镇的边缘找女人。H城是沿海城市相比内地是开放的城市,黄二旦看到花枝招展重妆重抹妖艳的女人总是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于是在工友的挑唆下他和女人干起了男欢女爱之事。

黄二旦一年下来也没有给家里爹娘老婆小英寄几个钱,生活拮据的小英纳闷起来,莫非他在外有了女人,让我一个女人在家守寡不成?小英的心郁闷起来,她知道自己的婚姻嫁给黄二旦是如此的失败。她每次做噩梦,黄二旦又领回来了女人,两个女人与黄二旦同床共眠,让她悲痛的啼笑皆非,她的心情很是沉重。

王金中是一个很有能耐的男人,他在村子里开一超市,村子里的男人女人闲暇时总是往这里跑,因为这里有一赌博的群体,当他们闲情逸致的时候,三里五村喜欢赌博的人都来这里赌博,说点男女苟且之事,也就一笑了之,这就是现代女性和男性有着都市生活圈的美。

小英在家寂寞的无聊,又无心情去打工,在村子里那些游手好闲喜欢赌博的嫂子们,带她去看牌消磨些时光。久而久之,小英就和王金中好上了。王金中是地道庄稼人,咋看起来他不像是种地的。他承包了百十亩土地,收入不小,王金中是个帅气的男子汉。帅气的小伙子婚姻总是不那么顺畅,二十岁的他在父母亲的包办中,娶妻生子。老婆范春玲,脾气不好。自和王金中结婚后,生育一女儿,还有一男孩。

王金中范春玲夫妇,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幸福的。让人们不知的是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起来,继而又打起来,范春玲在和丈夫殴打中,致命的撕扯男人的裆部,欲置王金中于死地,身上到处都是范春玲嘴啃手抓的伤痕。无奈的王金中,多次提出离婚无果,于是各自谩骂。本来幸福的婚姻二人经营的爱情家庭寻觅不到幸福的味道。夫妻俩租种那么多土地,又经营一家超市,日子过的并不快乐。农忙时各自忙着各自的活儿,农闲时总是扛着脸儿过日子。

范春玲的心眼多总是爱吃丈夫王金中的醋,王金中给那个漂亮的女人多说几句话,眼睛多看那女人几眼,范春玲心里就不舒服,她纳闷男人没有几个好东西。她总是担心丈夫王金中弃她而去,怕男人飞了。她警惕着丈夫的一举一动,生怕在这个花花世界里二人的婚姻有啥好和歹,总是看着丈夫不顺眼,用白眼的余光斜视着丈夫那一点儿能奈。唉!在她心境中男人是不好养的怪异另类、男人是不好养的东西花心无度。她能奈他如何,她在暗地小着丈夫的心,怕王金中钻到那女人的被窝。

小英天生丽质,秀发披肩泛着栗子黄的色彩,行走在大街野村的人群中,透着一股诱人的芳香。在春夏秋冬她喜欢用时尚的花裙子,包裹着白嫩丰满性感的奶子,不愧是女性一种美。S的身材被挺直的奶子舒畅的点缀着,被那些不安分的男人做一好梦,去招惹她、去啃食小英的奶子。那些男人在似梦非梦中,云里雾里想象中能和小英有个幽会就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小英的男人黄二旦,自从外出打工和女人有了染情之后,在她心境中着实难过了一阵子。她暗自伤神,他疑问自己这命也够苦的,我嫁给你是你的福气,你却这样待我打工不回头……她想到这些她暗自思索着,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汉子这世上还不好寻?这一夜她哭泣的很是可怜,后悔当初那么多的帅小伙追她。如今可怜的像一丑小鸭,让人怜爱、让人惋惜。

小英的婚姻失败后,感情寂寞的她总是往邻村王金中超市里跑。她在情感的寂寞中,学会了赌博,学会了和淑嫂打情骂俏和说些放荡不羁的语言,这就是她的快乐。

快人快语的小英一来二往成了超市的常客,老板王金中深知小英气质不凡,婚姻的失败是小英嫁错了人。自己的老婆和她相比,有天壤之别。他澎湃的心跳动着,王金中暗中窃喜,小英是我的女人,我要娶她。

连日来小英总是在躲避着王金中对她的好,有时小英嫣然一笑,使王金中能醉欲五冬六夏。在小英心境中王金中是有家室的人,要是他爱上我,就是你王金中的错。要是你王金中没有女人,我嫁给你就是嫁对了人家,可眼下我看出你王金中的蛛丝马迹,我何尝不想是你的女人?小英躲闪着王金中的视线,她想一下子消失在另一个世界里,她管不了自己,她知道王金中在对她示爱,她知道王金中的良苦用心,她也是爱他的,只是她不愿意把幸福架在另一个女人的幸福之上,所以,她在逃避。

夏末秋初的子夜空气已凉爽下来,夏日的蝉鸣黯淡了,秋蝉鸣放着……冷啊……冷啊……给秋天释放一丝凉意,子夜在星空眨巴的眼睛里,给大地多了几分的光亮,夜空多了几分美丽。村落影绰的树梢,在夜色里中摇摆。树叶翩翩起舞中发出沙沙的声响,蟋蟀在夜色里不停缠绵的歌唱。

小英在王金中的超市打牌,子夜牌友都走开了,小英也出了王金中的超市往家赶。小英行走黑夜里有了几分恐惧。小英惊慌惊恐中,他下意识的听到身后有自行车的响声,她不自觉的把身子往路边靠了靠。

小英……小英……王金中压低声音在叫喊小英。小英收着脚步,叫了一声金中哥。王金中把自行车站稳,上前一步把小英拥入怀中,小英我带你到汝河玩去,王金中的声音很小,只有小英才能听到。

千年古道的汝河这里盛产鱼儿,王金中从小就喜欢和小伙伴到汝河捉鱼摸虾在这里玩耍。子夜王金中把小英带到汝河,小英坐上王金中捕鱼的小船儿,王金中娴熟地划着小船,小船荡漾的飘向汝河的深处。

小英,汝河的空气凉爽吧?汝河的夜色好美,你看天上星星眨巴的眼睛里,在注视我们荡漾的小船儿,在飘向何处?天上的星星在祝福我们幸福呢!王金中心悦地说。小英不知道小船儿要飘向何处,难道小船要飘向天际吗?她想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我和金中哥消失在夜色,去遥远的他乡寻觅幸福吗?小英扶着王金中的臂膀,她微眯着眼睛,秀发被汝河的夜风托起。小英久违的爱,在她幸福的心境中荡漾!

在小英心境里,王金中的每一个眼神,都能撩开小英的心扉,他是爱她的,他是真诚的、他是善良男人。自从她和王金中有了暖昧的眼神,她的爱一发而不可收。她不自觉有时六神无主地往王金中的超市里跑,为的是多看一眼他。为的是自己的出现,能给自己带来精神的慰藉。

子夜她们牵手相拥在小船,小船儿荡漾在子夜的汝河,他们在想,前方不远处就是她们的家。房子并不高大、并不华丽,那里没有争吵、没有谩骂、没有暴力殴打。只有幽默相处恩爱幸福一辈子,是她们永远的爱情。

子夜离曙光不会太遥远,子夜的小船在汝河有荡漾之美,小英把爱给了他,他亲昵着小英平日里裹的很紧的奶子,小英幸福的呻吟之声在汝河飘荡。她把久违的爱情,释放给久爱的他。

小英缠绵的肢体语言怒放的情调,和着子夜蟋蟀的歌唱飘向天寂,她和他做爱的下一驿站,该是什么地方,她们思量着我们要——私奔。

二零一七年,冬天的一个子夜,小英和王金中私奔于北方一都市,开始了长相厮守的新生活……

201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