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有一个美丽的乳名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其实,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乳名。那乳名叫起来很温馨,香甜。很美丽,素朴。燕子知道,麦田知道。河水知道,花儿草儿知道。蝴蝶也知道……

它与无数的村庄区别开来。是专属,是暖心的春阳,是甜甜的蜜糖。每一个村庄里的人呼唤时,都会心生甜蜜,亲切的似唤着最亲近的那个人儿。亲切,而又温暖。那种幸福的感觉,真的是,无法言表。

是谁对谁呢?是母亲对孩子?还是孩子对母亲呢?有时候,就似母亲在唤着自己的孩子;又有的时候,仿佛就是孩子在呼唤母亲。无法分辨,只感觉亲密的情感,只感觉美好的情感。安妥,暖心。

我真的无法分辨,我总是陶醉其间。我发现这个秘密时,我还很小,但我,就已经住在我的村庄里了。无法选择,就如你无法选择谁是你的母亲一样,但,你却感觉真好,做我的母亲的人尤其亲切,最是美丽。住在的村庄尤其美丽,最好不过的。

庆幸着,我降生在这个村庄里,而不是别处。感念着母亲做了我的母亲,而不是别人,好幸福,好快乐。从此,我的故乡就是这里,无法更改,打上烙印。从此我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无法替代,唯一的,也是世界上最亲的人。

想想,那一瞬间。我刚一降生,当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我母亲的慈祥,嗅到的乳香,滋养着我的生命。当一滴滴母乳,流进我的胃腹,变成我的血流。我的食粮,母亲的血液。

吸吮着母亲甜糯的乳汁,感受着母亲温暖的怀抱。同时,最初看到的就是村庄,美丽的小村庄。感觉到了,绿油油的麦田环绕着村庄,我以为我也是麦子,我落地时,扎根在这广袤的田野上,我富有着极强的的生命力。

村庄,与孩子们的欢笑声一起欢乐,陶醉;与鸟声一起嘹亮,缠绵。村庄,总是与鸡鸭鹅狗一起唱和,喧闹。村庄,总是与庄稼一起成长,收获。

最是美丽,村庄,总是缕缕炊烟,缭绕生息,还有,还有,亲亲的村庄,总是住着一双慈祥的老父亲老母亲,牵挂着,充满无限温暖。那是家呀,那是幸福的港湾。

隐隐禽鸣,树木蓊郁环绕;袅袅炊烟,花儿竞相开放;嘈嘈乡音,庄稼青绿;杂杂牛羊,哞咩互问互答;潺潺溪水,杵声此起彼伏。

我喜欢蝴蝶飞舞的小河旁。我扎着两只麻花辫儿,举着妈妈给我扎好的扫帚扑蝴蝶儿。那扫帚是一把艾蒿扎就的,或是一束束野花儿,我举在手上,东一头西一头地追赶着蝴蝶儿蜻蜓儿,洒下一串串欢乐的笑声……

母亲就在河水旁,或是,洗衣裳,或是洗野菜,或是淘米……总是,偶尔冲着我喊上一句:“妮儿,小心点,仔细脚底下,别摔着啊。呵呵,这孩子,见了蝴蝶什么也不顾了呢。”

波光粼粼,河水荡漾,母亲的脸庞映在水中,好似一朵婉约的荷花,好似一尾自由的鱼儿,秀丽,端庄。我一直在想,那清清河水,定能将母亲的鱼尾纹洗涤。由此,母亲在孩儿心目中,会永远年轻,永远美丽。

童年,村庄就是我的乐园,我因为住在村庄里而快乐。那个村庄,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有着一个香甜的乳名。别人也许并不知道,可是,我记得最牢。无论谁从这里走出去,走多远,也都会嗅着这美丽香甜的乳名味道,一次次返回来,回到村庄,回到母亲身边。

我就在那村庄里,耳目熏染,我将村庄植入我的记忆,栽植到心田里。我走不出村庄的温暖,村庄也走不出我的心田。我将心田里的村庄守候到地老天荒,村庄永远将我环抱在它温暖的胸怀里。

我知道,从我一出生,我已经将自己与我的村庄粘连一起。这村庄模样,就似我最初见到母亲的模样,这村庄的慈祥,就如母亲的慈祥。村庄是古朴的,也是极为朴素。村庄是善良的,也如此友善,善待来到村庄,或是过路的人儿。善待每一朵花儿,每一棵草儿,善待天上的飞鸟地上的各种生物……

我一直住在村庄里,一直到我读完小学。不会忘记小学校,离家没有多远。同伴们每天早晨一起喊着去上学。老师也是村庄里或是不远万里而来的,最美丽的姑娘或是小伙子,亲切而又熟悉。将知识毫不保留的教给我们,将青春献给我美丽的小村庄。

村庄里有商店有礼堂有邮局有诊所也有通往县城的车站……我喜欢那个小小的商店,那是我童年甜蜜的地点。母亲总是给我几角钱,让我带着弟弟去那里买回喜欢的糖果,还有我喜欢的各种玩具和学习用的铅笔本子……

无法想象的一种甜蜜,我和弟弟坐在村庄的小桥上,半块糖果吃出来的蜜甜。好似那样的甜蜜再也无法寻觅,就似那村庄的乳名,独有的一份,无法复制。

总是,在夕阳下西前,去往村口,迎回去工作的母亲。母亲回到家什么也不顾,就去灶间生火做饭。立时,炊烟袅袅,几乎整个村庄的烟囱都一个姿态,炊烟也一个方向,被风吹向同样的远方。

我会牵着弟弟手儿,连说带笑,去农田里寻找父亲。远远的就看见父亲那年轻的身影,在绿油油的田地间挥汗如雨。火红的太阳从身后照耀过来,父亲的身影显得高大,而有力量。

记得晚风习习,父亲见到我和弟弟,就会直起腰来,拉着我们一起坐在田间地头。父亲寻出一张烟纸,卷上一支烟,猛吸一口,看看身旁的我和弟弟,微微的笑着。满足,幸福。

父亲会给我们讲庄稼的故事。父亲说庄稼也是有情感的呢,你要是对它不理不睬的,它也会对你不理不睬的呢。你不关心庄稼,不付出汗水来,那到秋后,庄稼就给你个样子看了。呵呵,你糊弄庄稼一时,庄稼就糊弄你一年。就这么简单,因此,对待庄稼一定要用心,一定要勤劳,不惜流汗水,才会有收获。

记得最多的时候,我就在田野上玩耍,采花或是在河边采野果子挖野菜……弟弟总是跟在我的身边,一步也不肯离开我。我们一起采着各色花草,一起唱着歌谣。有时候,弟弟会爬到树上摘野果子,尤其是春季里,当惹眼的榆钱一串串好似暴发户似的,腰缠万贯之时。

弟弟会爬到树上,坐在树杈间,边吃榆钱边给我扔下几枝来。傍晚时候,西方的火云,好似要烧塌下来,我和弟弟讲榆钱一束束撸到篮子里,欢喜的回家,让母亲蒸榆钱饭吃。

好似,那甜甜的榆钱饭香,犹在唇间甜柔香腻。那么多的美好纯美,在我内心迂回缠绕。我却已经离开了那村庄,离开了那熟悉的田野、老屋、小河,还有那些伙伴们,一晃就是许多年,许多年。

然而,村庄,在我眼里,永远最美丽;村庄的乳名,永远最香甜。我总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掉。于是,放进我的心房里,在夜里,在白昼,在月光里,在灿烂阳光里。我会轻轻的呼唤着我村庄的乳名,轻轻的……仿佛间,听到村庄的声音,听到了母亲在呼唤着我,唤我回家,回到村庄,回到母亲怀里。

村庄,只是一个轻轻呼唤。唤着它的乳名,已将我幸福旳甜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