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知己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8

我是一个内敛的人,不会唱歌,不爱聚会,很少侃侃而谈。却单单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和文字作伴。而作为文学园地的星月诗话社团,就成为了我的知己。

初识:尊敬如宾

每一段缘分都起于最初的相遇。记得那时我还在读高中,一次在空间里看到好友宣传星月诗话社团成立的动态。出于向往,我向好友询问了加入星月的方式。就这样,好友把我拉进了星月群。那时我还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少年,只是单纯的喜欢读文学方面的书籍,自己也尝试着写几行短短的小诗。但是那时的我在文笔与写作功底方面还显得十分青涩。我不敢去投任何一篇稿子,就是怕被社团里的老师们批评然后把我清理出社团。那时的星月,虽然近在咫尺,却让我觉得遥远。

后来高考过后的一天,我鼓足勇气在自己写过的诗歌中挑了两首自己觉得还可以的,投稿在星月。没过多久,就收到了编辑老师的退稿信,理由是不足二十四行,不符合发稿要求,需组诗发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投稿。但是我每天都在阅读着社团里的稿子,从中汲取文学的营养。

每每阅读星月里的文字,我都会从中发现作者的优点与我的不足,就拿出自己写过的文字冥思苦想,进行修改。时而兴奋欢呼,时而沉默失落。

那时的星月,对于我来说是我的良师,是她帮助我坚定了在文学道路上前行的信心,也为我的文学梦点亮了一盏明灯。

相知:见证努力

相遇过后,便开始渐渐熟悉。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许久的钻研琢磨,终于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文章。可是由于我的一时疏忽,一不小心把稿子投到了江山系统里。江山里的每一个社团都是相亲相爱,和睦共处的。是一位名为春雨阳光的编辑老师为我编辑的。虽然编者按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是足以给了我继续努力的动力。

之后红尘姐,对了当时还不是这个称呼,我称她为红尘有爱老师,在群里告诉作者们投稿要一千五百字以上,并且尽量投稿到星月。我这才知道,这一次文章的发表是编辑老师对我的宽容与鼓励,因为我的那篇文章只有一千多一点字。当时红尘老师还对我进行了批评与指导,虽然语气有些严厉,但是我知道红尘姐真的是指出了我写文的主要缺陷与不足。

之后,我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星月投稿,也常常发表。其实现在回头看看当时写的那些作品,其实还是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的。所以十分感谢星月的各位老师对我这个新人的帮助与支持。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加了社长快乐永远成为好友,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有机会与社长交流的。

这时的星月,懂得我的爱好,见证我的努力。谢谢星月,成为我在茫茫海洋中觅得的一位益友。

知己:心意相通

友情慢慢会升温,这样彼此成为知己。我大学休学的一年里,我觉得自己无所事事,只有在面对文字时才能找回一些快乐。当时快乐社长在群里发消息说要为星月添几位编辑,自愿报名。我虽然很想试试,但是我知道自己才疏学浅,于是最后还是没有报名。

当时社团正在组织同题诗,我便参加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发诗促成了我与快乐社长的第一次交流。当时微信语音通话中,我第一次听到了仰慕已久的社长的声音,带着一点地方口音,却十分和善。快乐社长竟然邀请我来星月做编辑。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欣喜若狂的同意了。就这样,我审核了第一篇文章,也渐渐熟悉了星月里的编辑老师们:严肃而不失友善的快乐社长,勤劳善良的常务社长星星姐,认真负责的副社长雨儿姐姐,经常在群里问候早安的无知姐,优雅美丽的柏丫姐。

在做编辑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懂得了做网站文学的不容易,也学会了敬业的精神和负责的态度,更是在编稿审稿的过程中提上了自己的文学素养与水平。我也渐渐把自己的欢笑与泪水都写进文字,交付星月的大家庭。

随着星月的壮大,我又认识了新加入的一丝不苟的贾老师,精通古韵的一莲姐等多位编辑老师,在文学上拥有了更多的朋友,体会到了如同亲人的团结。我们每一位编辑都在尽心尽力的为星月变得更好而努力。

这时的星月,给了我快乐,给了我热情,我们懂得彼此前行路上的坦途与坎坷,明白彼此文学心情中的喜怒与哀乐。

星月为我的知己,我们可以彼此互诉衷肠。

不知不觉中,星月已经成立五年了。在这五年中,星月以及每一个爱她的人都在不断地成长。希望每一个热爱星月的人都可以成为把星月当做知己,做彼此文学路上最好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