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奴”炼成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9

一、擅闯家门

出差几日归来,一推门,惊呆了,只见家中狼藉一片,便撸起袖子开始大扫除。

打开女儿的闺门,一阵怪味直冲鼻息。何方妖孽?细细搜索无果,心犹不甘,展开二轮地毯式搜索,依然如故,遂闭了双眼,凝神屏气,循臭味而去,窗帘巧妙地盖住了一小笼,笼中赫然一黄色小猫,正蜷成一团呼呼大睡。我胸中的无名火顿时直冲云霄,拿起了电话,声嘶力竭拨过去:“王大小姐,谁的猫?哪来的送哪去!”闺女细声慢语递过来一句:“好,下班回去再说。”就挂了电话。我捏着鼻子拎起笼子将它移至阳台通风处,它犹自逍遥酣睡着。

期间忍不住偷偷瞄它几眼,一直深睡着,毫无醒转的迹象。也许它与号称“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倒炕”的橘猫有关吧?想起小时候大人骂自家小孩子懒惰时总是冠之曰“懒猫”,颇有道理,绝非妄言。

好不容易熬到闺女下班,立刻全副武装,备好“驱猫三十六计”,全副武装准备将猫咪驱逐出境,谁知闺女一进门就无精打采地喊道:“唉,累死啦!不吃饭啦!”快步走进卧室门一关去睡了。哼哼!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没门!推开闺门,下了最后通碟:“从何处来,送何处去!否则我直接扔垃圾堆里!”闺女一脸的无辜,“等我睡醒好不好?”看女儿一脸的倦容,长叹一声,掩门而出。

二、登堂入室

接下来的日子,毕业班的我每天夙兴夜寐,几乎忘了它的存在。同样是“夜猫子”的闺女总是在我收拾停当后,在客厅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借故出巡,原来女儿和那小崽子玩得正起劲,女儿手中的逗猫棒起起浮浮、扬扬落落,猫咪也跟着上窜下跳,时而伏冲入地,时而雀跃上天,蹦哒得不亦乐乎,身姿敏捷得像一阵风,飘来忽去,煞是自在。

我严肃地说:“啥时候送走?”女儿一脸可怜状,“我在路边捡到的,是个遗弃猫,送哪去啊?我去宠物医院让医生看了,才一个月大呢!现在连疫苗都不能打,它那么小,扔掉了就只能死掉啊!”

“来路不明的猫崽子就更不能养了,万一有病怎么办?万一身上有细菌怎么办?”

“医生都给杀过虫啦,啥都处理过了,让它留下来吧!”

女儿一脸的谄媚,我扔下了一句:“别让他进我卧室,脏兮兮的!”说罢掩门而去。

然终是不放心,第二天中午趁闺女不在家,我将它往包里一装,径直上宠物医院,一进门,热情的美女老板就认出它来了,“呵呵,这不是牛肉面吗?前几天才抱走,咋回事儿?您女儿怕你不让养,在这里养了一个星期,放心吧,澡也洗了,虫也杀了,很干净,又能吃又活泼,可爱着呢!再过20天过来打狂犬疫苗就可以啦!”原来是蓄谋已久啊,连名字都起好了,上当了,再次上当了!我瞠目结舌。

怒气冲冲地回到家,一把把它扔到沙发上,它“喵”的一声钻到沙发底下逃难去了,半响都没敢钻出来。

掌灯时分闺女下班回来,她“牛肉面,牛肉面”大声喊了半天,它才怯怯地从沙发的角落里露出半个小脑袋,看见我又哧溜钻到沙发底下去了,任凭闺女千呼万唤,也不肯出来。

女儿费力把沙发挪开了,它就钻到另一个沙发底下。如此躲猫猫的把戏,折腾了好一会儿,最后在鸡毛掸子的长臂帮助下,才将它从沙发下驱逐出来,低眉顺眼,呜呜不已,可怜兮兮的。

女儿轻轻地把它揽在怀里,报我以白眼加埋怨。面对如此全身是戏的“尤物”,我百口莫辩,嚣张气焰顿时矮了十万八千丈,对女儿讪讪嗫嚅:“我并无虐待它。”

一脸不满的女儿不理我,变戏法般拿出了逗猫棒,猫咪撒开四蹄,风一样的扑了上去,捕捉着棒上的几片小小的红红蓝蓝的羽毛。

看着这场景,我哭笑不得。

三、全面沦陷

它出奇的聪明,无需任何训练,竟然知道女儿给它放的砂盆和饭盆在哪里,自觉地去吃喝拉撒睡。吃饱喝足的牛肉面,性格也越来越越活泼了,女儿在网上买了逗猫球、电动仿真耗子、毛毛球等等猫玩具,它特别欢心,配合女儿的各种挑逗,像穿着红舞鞋的小仙女,不停地蹦啊、跳啊、追啊,赶啊。

沙发上、茶几上、饭桌上到处都是它的乐园,甚至我晃动的脚丫子也被它当做寻欢作乐的玩具,常常一个饿虎扑食一下子咬掉我的拖鞋,拖走当玩具去了。有时会轻轻地咬着我的脚趾头,直到我假装发出惨叫才狐疑地松开口,伸出小爪子轻轻地拍拍我的脚,似乎以此示好,避免被挨打。

它也很快打破了我不准它进卧室的禁令,我的卧榻之旁也成了它最喜欢的栖息地。赶走,再回来,关上门,就在门外边惨叫不已,最终女儿放弃了她的床,到沙发上和它共眠。

四、磨人的小妖精

时日不久,闺女就喜新厌旧另觅新欢了,完全无视它的存在了。先是猫粮不能按时按量发放,猫砂盆不能定期清理,洗澡这种高难度的护理活更是问也不问,不知不觉中这把接力棒就传到我手里了。我一面讽刺闺女养猫纯属“叶公好龙”,一面半推半就地接过全套伺候猫主子的活计,摇身一变,由高冷的旁观者成了十足的“猫奴”。

它开始变得挑食了,对鸡脯肉它蜻蜓点水地闻了闻,傲娇地走开了;鱼肉炖好后,我小心地拨出刺,它漫不经心地看了几眼,就扭身走了。看着它消瘦的样子,只好求助度娘,淘宝天猫里淘尽众宝觅猫食,从猫湿粮到猫罐头,从猫草到营养膏,一家家的咨询,一种种口味的试吃。

它很快认清失宠于闺女的现实,立刻调转头,使出十八般武艺,向我展示黏人磨人求宠爱的套路了。每天上班出门前,一看见我换衣服,就可怜巴巴地从卧室跟到客厅,跳到玄关上,用爪子拽着我的包包带子。下班一打开门锁,必定在门口以“媚态”相迎,亦步亦趋绊着脚跟我到任何一个地方。做饭的时候,它纵身一跃,静静地蹲在操作台上,看着我叮叮当当洗菜做饭的全过程;拖地打扫卫生时,它在我前后左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粘着我,在我拖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优雅地留下似梅花似山竹的朵朵印迹。

我只要在床上一躺,它就哼哼唧唧地在床周围打转,不几天工夫就能飞身上床,赶下去,再跳上来,驱赶到筋疲力竭,我只好“缴械投降”。它兜兜转转,终于选定下榻之处——我的枕边。慵懒地一卧,蜷成一团,眯了小眼,打着呼噜,进入了酣甜的梦乡。从此,枕边就成了它的专位,我的胳膊弯是它最喜欢栖息的港湾。

有天上班走的时候说了一句:“牛牛,再见!”话音刚落,女儿从卧室欢快地跑了出来,“再见!”说完后,才发现了自己的“自作多情”,气哼哼地说:“我现在不是你亲闺女了,牛肉面才是!”

呜呼!我从“女儿奴”进化到“猫奴”了!

五、失而复得

祸福总是相依。有天家里来了客人,开门迎客嘘寒问暖,没留意它挤了出去。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家里里里外外寻乐个遍毫无踪影,我慌了,一边电话向女儿求救,一边找出手电筒下楼四处寻找。寻遍了小区的犄角旮旯、车位的缝隙间,都没有发现它的身影,每个单元楼栋里都网罗了个遍,依旧没有发现到它。

唯恐它被人驱赶找不到家,女儿就在小区群里发了寻猫启事,希冀爱心人士看到及时告知。

万家灯火渐次亮起,我才和女儿抱憾上楼,辗转反侧到凌晨一点多才昏昏睡去。

半夜三更一个激灵醒来,看着空荡荡的脚头,就想到了它,万一它这会儿正在楼下翘首以盼呢?顿时来了精神,不顾寒冷又握着手电筒下了楼,小区内搜索一圈,满腔的希望随着夜风一点点变得冰凉,再次怏怏地上了楼。

依旧是睡不着,如果把猫粮放到楼下,说不定它就会闻着回来了?赶忙起床披了一件厚衣拎着猫粮下了楼,在小区里堆放了四五处,寒风中等待到全身冰凉,才恋恋不舍地上了楼。

凌晨四点多再次下楼看看,没有发现它的身影,心比冷空气低了八度。

丢了魂一般去上班,课间忍不着大诉丢猫之苦恼,同事说:“放心吧,狗记千,猫记万,它自己会回来的!”

“真的?”我欣喜若狂,立刻百度,果真如此。

中午女儿放弃了午休,继续寻寻觅觅,依然杳无音讯,晚上依然。

睡觉前,一向安全第一的我把防盗门的子门打开了,抱着被子躺在沙发上,希冀它回来抓门我能听到它的声音。

夜半时分,突然被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惊醒了,我立马翻身起来冲到了门口,打开门,只见它被一只硕大的猫狠狠地摁在地上,那只猫一见我倏地逃窜下楼了,惊魂未定的它也跟着跑下去,我连连大声疾呼“牛肉面!牛肉面!”它狐疑地回了头,我三步两步跑到它的跟前,抱起它回到屋子里,往地上一丢,它直冲向阳台的猫粮盆,“啊呜啊呜”埋头狂吃着。

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它风卷残云的吃相,我的心酸酸的,可怜的它估计都一天两夜没吃到东西了吧?

看着它那饿坏了的样子,我给它续着水和粮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自此以后它再也不敢擅自出门了,安然地和我这个忠实的“猫奴”享受着相依相偎的静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