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白云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9

那日登上瓦屋山,采片云朵,我同彩芸在云端之上遨游。追记往事,如梦似烟,随风飘扬,终究消失于梦中。

我同她曾三次站在瓦屋山遥望,三次驻足,可后来她却像瓦屋那片白云飘逝了,从那以后我倒在床上辗转反侧,然而又有多少次在梦中与她相约瓦屋,她头戴一顶乳白色遮阳帽,左手拿一幅精致墨镜,右手握一张白色纱巾站在悬崖处,甩着那白色纱巾飘在空中像一片白云,笑着对我说出了埋藏心底快五年的真情。我猛的上前将她紧紧抱住,一声惊雷宰断了我的梦!醒来后,白云不见,唯有泪千行。

长夜漫漫,漫漫长夜,我睡不着只有同月光对话,老是想继续做与彩芸相约瓦屋的梦,看她拋着那片白云似的纱巾,可等到天空发白,仍进不了梦中。

披上风衣,旋转于花园竹林深处,月儿苍白的嘴唇像彩芸姑娘钻进来了,我好激动啊,她吻我了!我含笑死盯着月光,独躺于竹林下,用时光酿成一壶美酒,一饮而尽,回味瓦屋旧梦,寻找那片白云。

可今日烟火已逝,烟花易冷,月光终抵不过世间沧桑,冷了一片天地,寒了我这一颗心灵。

流云似梦,飘于广阔的天宇。风吹起了,云消散了,六年来淋湿了我这颗为她坚守的心灵,可那片白云知么?

潮起潮落,花开花谢,人间又有几道圆满,残月又有几时能圆?

她同我高二相认,手牵手上了四川音乐学院,她学声乐同我同系同班,她嗓子甜润唱歌全校名列前茅,我不但会唱而且还会作词作曲,四川省歌舞剧院党委书记曾几次来校要我毕业一定去他们团,我说:“我作不了主,你要说通江彩芸,我听她的。”后来……

一直希望自己能用一只素笔写尽天下爱恨情仇,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写出别人欢乐,却描出我的一束哀伤。现我为省歌舞剧院创作的《那片白云》唱出国门,可对于这鲜花掌声,我毫无感动,去年在湖南电视台参加全国创作歌曲大奖赛,我的《那片白云》获了金奖,要我讲讲获奖感言,我只说了两句,首先深切感谢现居俄罗斯的江彩芸给我的创作灵感.二是感谢组委会专家评选小组对我拙作《那片白云》的抬爱,在阵阵掌声中,我流出了泪。

淡看云烟,静看花落。白云流动,日子随流水一般一页页翻过,青春转眼已暮年。我赵希圣今年已38岁,父母几次來省上找我要我成亲,介绍了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现任省医院副院长的任佳丽,人很漂亮,26岁,咱俩很谈得拢,可一说到结婚,我又推了.后来她加了我微信,视频时她哭了……

她在我奉劝下与我同学张浩好上了,而今他们孩子已上了初中,可我……

人生能有几个春秋?暗香能映几回浮动?在时光的无涯中,我且歌且行,我四处打听,网上查询,好容易找到了她的下落,可她已在前年就定居乌克兰与一个叫谢尔盖的结了婚。

她为什么不经我同意,走时也不打个招呼留下地址,甚至六年不与我见面亙通消息,这个谜一直困扰了六年……

流年如月,照明了一片天地,寒了一城的月光。我在省城常独个儿去青羊宫,去草堂,去成都所有与我踏过的路上去寻找我俩的足迹,我每年只要一回家乡,笫一件事看望双老后,就孤身去登哪海拔28888米的瓦屋去寻找那片白云.

去年,中央揪出军老虎,我才知彩芸被糟踏了,她为了不让我难过去了俄罗斯,我早就提醒过她,你这么年轻漂亮,歌声诱人少在官场穿梭,她还严励地批评我说,人民子弟兵首长,不会是座山雕,也不会像国民党特务戴笠之流……"

可,彩芸她阅历浅,年轻纯洁太不了解社会了,敲起键盘,文字在指尖的撩拨间淡淡滑出,提手握笔,指尖留下淡淡的墨香化成了一缕光阴,穿越与时光的无涯间留下了一片芬芳。我看了那飘着的那片白云,紧紧盯着我.倾刻间被乌云包围,突然间雷声大作,闪电划破天空,那片白云被鸟云撕破,两眼流出下不完的雨。

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会成为我想成为的人。我相信,终有一天,我的那只笔会开出希望的光芒,扫尽人间污浊,我自信,文化自信!中国自信!

上天一定会还我那片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