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人生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9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居其中之一,足见其与人们生活休戚相关。

要问这中国到底哪里茶好,凡是喜爱喝茶的人竟没有不晓得的,它就是享誉中外的蒙山茶,盛产在世界发源地和发祥地的名山区,以“扬子江心水蒙顶山茶”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琴茶》诗有“琴里知闻惟绿水,茶中故旧是蒙山”所以喜欢喝茶的中外佳宾,一到雅安总是摆三五张藤椅,圈一张大茶几,一壶茶,一壶水,一盘荥经名小吃“棒棒鸡”,一盘“碗豆凉粉”,几十个入口化渣,清香可口的椒盐饼,或再煮一锅“砂锅雅鱼”,便成了一个茶摊。不在乎谁坐东,椅上或坐或卧,这儿不设主席台,更无上宝位,蓝天象圆盖,大地似一口锅,世人在锅内,不分贵与贱,同享荣与辱。“情景相似”不在乎高官大款。舒舒服服中左耳丝竹清脆,婉约了雅安雨城女娲补天的民间故事,右耳倾听茶友讲述青衣江河水放歌出远古野史。两耳听累了还有嘴巴,仰头诅咒贪官污吏,以权谋私,治世不公,残害百姓,可讲大到国家世界事,小到私家邻里曲,纵谈中外,竖讲历史填补精神的空白。带着微笑的天生丽质,清纯秀丽的雅女服务员,笑眯咪提着开水穿梭其间,身穿汉服绿绿红红飘飘如水上行走的荷花仙子。水是热乎乎的,情是热乎乎的,她时而“探身掀海”时而“鹰击长空”最后走飘到你面前随着优美的古典音乐。一个“倒踢紫荆冠”右手三个指头端壶,左手两根指尖捂盖,忽上忽下地闪动跳跃,如鲤鱼跳龙门,只见她仰起头,开水从空中飞流直下,一齐灌进茶叶,茶杯激动着,茶叶欢腾了,茶不断吐出雾气,云烟缭绕,你轻轻揭开茶杯盖,可以从茶香中品出“雅雨,雅鱼,雅女”的动人故事来。

当你一边品茶,一边欣赏茶叶在杯中舒展慢慢地翻身举头伸腰,似如茶仙女仰卧扬子江,一下审美的意识涌上心来,给人一种高雅唯美的享受。蒙顶山的“迎春”“甘露”“石花”在杯中徐徐舒展,象那冲天长鸣的白鹤;雅女的柳眉平展在水中,恰似古代仕女精心描画的峨眉;而名山的仙茶在水中浮沉,又宛若海底缓缓蠕动的美人鱼。茶叶子在杯中翻腾,翻出历历人生。

过去生死之交的好友在京城为官,和省城厅级朋友由于在职日理万机,我在他们心中象这冲淡茶水早已凉了,而今他们离岗怀起旧来,一个个电话催我青衣江边喝茶赏月聊天,一见我几双手紧紧抓着我叹着气说:“月还是故乡明啊,方老弟文笔清丽响彻中外,今日见老弟还没变啊,还是那般年轻……”叶兄这番话吹得我云里雾里。可他任职多年难见他哟,他从怀中公文包掏出他的大作求我俢改,我仔细翻阅他的诗作,大多是口号标语之类,他还打了惊叹号哩,我毫不客气地挥笔删改,他弯下腰拍着我肩连声说“高手在民间,高手在民间!”我们一边饮茶,一边谈文,我随手将他俩大作塞进我挂包里说:“今日有幸老兄们告老还乡邀约品茶,今日先讲《茶经》。我说,刘伯刍以为扬子中冷泉为第一泡蒙顶山茶,无锡惠山石泉为第二,虎丘石井为第三……他们这种说法比较主观。许多诗人也从人不同角度,赞扬各种好水。白居易诗中提到:“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是讲用江水好。苏轼:“独携天上小圆月,来试人间第二泉”;陆游:“村女卖秋茶,怀茶就井煎”;元朝洪希文诗:“莆中苦茶出土产,乡味自汲井水煎”,都说用井水不错。还有说雨雪水好的,前年来雅安品茶的俄罗斯游客谢尔盖沃罗也夫专程约我陪他上蒙顶山取白马泉水沏茶,金庸大侠八十岁生日准备来雅一口咬定要取周公河中水冲泡。总之举不胜举。那么,到底用哪种水泡茶好呢?这就要看水源。回想71年在太阳湾当知青时,我曾与成都知妹一深谙茶道的朋友小萌在寂静的夜晚,在柔和的月光下,在天井中,席地而坐,以刚刚煮滚的山泉水冲泡品啜我们太阳湾盛产的枇杷茶,此茶在云雾缭绕的山中,吸日月之精华,山水之灵气,甜而苦涩,回味悠香。因而得名。当时与恋人以茶代酒,请月作媒。我俩在天井旁的枇杷茶树下,我紧紧抱着她,两个倒影缩小在茶碗中。在月光下轻轻晃动,一年后我上演的私订终身后花园,公子落难中状元考上了重庆大学,仿佛一下子跳出苦海。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之感。小登科我金榜题名,可大登科却没同,小萌洞房花烛。

从此在人生道路上常常以苦茶清茗为伴,后来说到这儿,我叫服务员与我来一杯苦茶,我却久久品不出当初的苦涩味了,这茶,也同生活,环境一变,味也就……总之茶是有魅力的,不但润喉,而且怡心。就象今日与几十年前老友相聚,我心里有些不愉快,他们在位时与我避而远之,而今需然争得面红耳赤,但坐下来细细品饮,聊天谈诗,慢慢误会少了,笑声多了,大家心情也好了,过去的恩恩怨怨,一切的一切,随着茶叶的飘香慢慢浸泡而倾散了。

我们一壶尽净,再来一壶,聊到杯尽壶空,夕阳西下,还不肯离去,两位退居二线的老朋友临走时又紧紧握住我双手说:“我们能够在一天,算一天,还是茶是故乡浓,茶是当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