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路尾随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16

伊诺是一位十七岁的山里姑娘,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焦躁的等待中,她终于盼来了那份期盼已久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在这个不足两百人的小山村里,她可是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当她从快递员的手中接过那大红的邮件时,心就咚咚跳个不停,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多年来的梦想,终于如愿以偿了,他用衣袖擦了一把眼泪,向家里跑去……

伊诺的父亲在山里为别人打工,干的是搬运山石的工作,又苦又累,工钱又低,但是为了这个残破的家,瘦弱的父亲从来没有偷闲过,忙完家里的农活,一有时间他都会跑到山里去搬运山石。

今天的伊诺显得异常有精神,她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还大显身手炒了两个菜,又把父亲那只小酒杯摆在小饭桌上,然后她就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面含微笑地等候着父亲回家。

黄昏时分,满身疲惫的父亲刚跨进家门,就被一股浓香的饭菜味吸引了,他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伊诺,还有那只闪着蓝光的小酒杯。伊诺忽闪着那双大眼睛,兴奋地把那大红的录取通知书摆在父亲的前面说:“爸,您看这是什么?”父亲急忙拿起来说:“傻丫头,你忘了爸爸不识字了吗?快读给我听听!”伊诺这才想起来父亲不识字。父亲听了伊诺的话,高兴地一把把伊诺搂在怀里,大颗大颗的眼泪滚流下来……

伊诺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三岁时母亲得病去逝了。父女两人相依为命,是父亲含辛茹苦一手把她拉扯大。如今,女儿终于长大了,考上了大学,父亲开心极了。他用那满是老茧的手颤抖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几杯下肚,不胜酒力的他满脸通红,不一会儿就醉意朦胧了,他憨笑着,不断地向女儿竖起大拇指,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女儿,了不起……”伊诺把父亲扶上床铺,盖上了被子,一会儿父亲就鼾声四起,口中却依然重复着那句话:“我闺女……了不起……”

第二天天还未亮,父亲就早早地起床了,他想到工地上多干些活多挣点钱,他知道女儿求学要花费不少钱。

他问到了伊诺的学费,伊诺低着头不敢看父亲,嘴里喃喃道:“学费一年共是六千元,生活费也要花不少的……”父亲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伊诺的话还是让他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咬了一下嘴唇。伊诺见父亲面露难色,说:“爸,要不我就不去上了,您别为难了。”父亲突然严厉起来,他斩钉截铁地说:“小诺,你说的什么话?你可是咱们村考上的第一个大学生啊,爹就是把家给卖了也要供你读书!到开学还有两个月呢,爸在工地还能挣上个三千两千的,差一些的话,向亲戚邻居再凑些,会够的。”

为尽可能多挣些钱,父亲拼了命似的在家和石料场之间奔波着。地里和家里的一切农活,伊诺都承包了下来,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来报答父亲。每晚累的像散了架似的父亲回到家里,懂事的伊诺总会把饭端到父亲面前,睡前为父亲打好洗脚水,替父亲捶背。

开学的时间到了,伊诺的学费也终于凑够了,伊诺和父亲却发生了争执。她从小到大从未出过远门,这次到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父亲想亲自去送她,伊诺却坚持要独自去。父亲却担心女儿路上的安危,执意要去送。说心里话,伊诺还真想让父亲陪自己一程,但又想父亲陪自己往返一趟,光路费就要花七百多元,父亲那双粗燥的手要搬运多少块石头才能挣回来?每看到父亲那黑瘦的面孔、粗糙的双手、瘦弱的身材,伊诺心里就不是滋味。

争执的结果是,父亲送她到县城火车站,然后她再乘火车到H大学。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内,瘦弱的父亲在人群中扛着鼓鼓囊囊的编织袋,里面塞满了伊诺的行装,伊诺一手提着一个大包裹,那里面有她的生活日用品,还有父亲塞进的山果什么的。父亲把女儿送上火车,一切安顿好后,伊诺流着泪说:“爸,您回去吧,别误了回家的车,你不认字,要多问别人。”父亲极力控制着,用颤抖的声音说:“小诺,路上要小心呀!”然后一步一回头地下了火车。

列车经过近二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翌日午后终于到达了伊诺要去的城市。伊诺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即兴奋又紧张,她一边手忙脚乱的把行李挪下火车。火车站到公交车站点有一段距离,面对一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两个大包裹,她有些力不从心,一个人怎能拿得了这么多的东西?她急得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泪珠儿直在眼眶中打转。突然,人群里闪过一个瘦弱的身影,一把把伊诺的编织袋扛在肩头,另一只手提起一个大包裹。伊诺心头猛的一惊,以为有人要抢自己的东西,正待喊叫,她定睛一看,眼中的泪水瞬间滚落下来……

伊诺惊讶地问:“爸,你不是回家了吗?”

父亲微微一笑说:“我不是担心你吗?在火车即将发车的前几分钟,我登上了和你相邻的那节车厢,在车上补了张临时站票。走,快去赶公交车!”

公交车直达H大学正门前,父亲一直帮伊诺把行李送到公寓,等一切安顿妥帖后天色已暗,父亲急着要返程,叮嘱道:“小诺,你一定要努力表现,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伊诺说不出话来,任凭泪水纵横,直到公交车消失在远处的灯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