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命而喝彩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或许是太缠绵于文字吧,像所有的钟情于文字的人一样,我同样非常喜欢吟哦,喜欢大海,喜欢蓝天,喜欢星空,喜欢太阳,喜欢炽热的生活,也许自从降生到这个世界,这个土地,命运重重的承诺,就给这大地最鲜亮的哭声,我知道,命运这根弦,从此就有了生命的迹象,所以就有了对生活的抗争,就有了它的第一天的顽强,而这顽强可能是用血来熏陶的吧!

是这份纠结,依稀了生命的渴望,依稀了生命的顽强,因此,哭的歌唱,泪水的琴弦,浸满了山上的红杜鹃,我知道,这依稀的血色,也像这晚霞,染满红晕,我督见了这生命的贫寒,其实也微带血色,也像这姑娘脸上的红晕,衬出了春情的抖擞,多少青春的倩影,已经写上幽寒,与日月同颤抖,共命运,同呼吸,写下了日月静静的取舍。

来了!那一股滚滚心的热流,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山的呼唤,山的激动。

是山的巍峨,山的挺拔,写下了这一份气慨,在幽幽远去的山泉哗动里,一股清泉,始终像诗,昭示生命的顽强。

又是一个依稀的岁月,山告别这静寂的世界,来到大海,是高山锻打了这一份铁志,凝上山鹰的猛翅,你看,那山曳动的情怀,是勇猛?是坚强?不然,这双坚强的翅膀,怎么就有“君子坦荡荡,小人悲戚戚、惊天地、泣鬼神”的傲慢和神韵呢?与其这样写着豪迈,不如这样写着裂宇的志气,我深知,英雄是不能与小人同时耳语的,不然这世界怎么就这么黑白乱弹,不可言喻,是非难辨?

我终于来到了海边,看天的辽阔,海的幽远,还有那朝而复始的大海波涛的日夜不停的呢喃。

要是真的没有这份豪迈,我们怎么能为生命而喝彩、为生命而呼唤呢?

于是,我挽起大海的狂涛,与大海同声歌唱,只因高山的寂静,熏陶了这一份情怀,因此山更是把静寂的胸野,铺卷灿烂的向往,因此,我把星光唤醒了,不该再让这个世界沉睡了,我们也该去向这个世界,叙说一下不平,叙说一下山的抱负。

可是又是谁,在嚼着舌头,吐着陈词滥调,我知道,山鹰飞走了,就剩下那几只蓬间雀吧!因此,我酷爱蓝天上的这一簇白云,不是它,骑翔着我的翅膀,与蓝天一起歌唱吗?

于是,我放下所有,开始了万里长征,我不但要到海边去,还要到喜玛拉雅山上去,去看看那里的广阔,去看看那里的遥远,去看看那里的挺拔和巍峨,高路入云端的豪迈和壮志。

于是,我在山之巅,遥望海之巅,也铸就这一份雄怀,因为,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钢铁的翅膀更是这样炼成的,不然,怎么又有岁月的歌唱,生活的呵叹,命运的剪影,诗歌的阑珊呢?

终于,命运向我低头了,我摔掉所有的幻想,扬起风帆,向新的远方歌唱,还有这一双坚定的翅膀,不再犹豫,向喜玛拉雅山飞去,我知道,这一天,风霜已经化做春水,冰雪已经融进江川,我看见了,只有珠穆朗玛峰的那一份雄伟,那一份坚定,那一份坚强,那一份俯瞰,那一份自信,那一份潇洒,那一份畅然。我看见了,它张开双手,在向我悄悄呼唤!……

2018.4.10.

写于漳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