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在哪里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小时候,村庄在父母温暖的怀抱里,

在父母殷切盼望着茁壮成长的目光里,

在每天敲响的一阵阵上工的钟声里

在浅浅池塘处处蛙的稻田和荷花里,

在日落黄昏时飘起的缕缕炊烟里

在晚饭后男人们抬起石碾的劳动号子声里;

在打麦场上赶着牲口拉着石碾转动的一阵阵鞭声里,

在夏日割草途中沟渠里捧起的一口口甘甜清凉的水里

在秋收时节老少围坐一起争着剥着玉米裤的嬉笑怒骂声里

在小伙伴们一起玩着老鹰抓小鸡的一阵阵的惊叫和欢笑声里

在冬雪后小伙伴们争抢的房檐滴落的冰凌棍而得快乐中,

在家乡的清澈见底的母亲河旁妇女们浣洗衣衫的倒影里。

在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的劳作而渐渐弯曲的背影里。

渐渐地,田野不再辽阔!

儿时的坑塘、泥泞的胡同、没有院墙的小院、

低矮的草房、高高的烟炕都消失了!

也看不到了那一片树林里祭奠亲人的坟场。

当一所所草房变成瓦房、平房、和楼房,

当高高的冒着黑色的烟雾的烟囱越来越多,

当一条条路都变得宽阔平坦

小时候的村庄成了一种记忆,

家乡的母亲河也成了一条臭水河,

为了找寻没有污染的碧水蓝天,我曾远游他乡。

当我为了生活离乡背井漂泊在外的时候,

才懂得村庄在哪里,家就在那里。

村庄在我昼思夜想的浓浓的思念里,

一封家书,会让我归心似箭,温情甜蜜,

一封家书,也诉说着我的背井离乡的哀愁。

当家乡的母亲河渐渐变回原来的模样,家乡的环境越来越好

想不到那一个个祖祖辈辈生存的村庄,

每所高低不一房子的墙上却都用红漆画了圆圈,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拆字,

当一所所房屋在铲车和挖掘机的履带下狼烟四起,变得一片狼藉;

我怎么也想不到每一个美丽的村庄会有如此的结局。

当蓝天白云下,村庄成了一片片长满荒草的废墟!

我不由慨叹:难道这就是村庄的末日?

不是因为战争,而是因为拆迁!

有的村庄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更多的村庄

有的只剩一颗古老的柏树、槐树、皂角树立在路中间,

有的只剩下了一座庙宇诉说着曾经的沧桑,

有的成为一片汪洋,淹没了不知多少往事,

有的浓缩成一个个路牌,像是一座坟墓证明着曾经的存在。

有的……

发展像一条蚕,不断吞噬着一个个美丽的村庄。

村庄在哪里?我不断地问自己。

为了寻找村庄的记忆,

我远走他乡只为留住些许村庄曾经的影子。

许多村庄消失后,还能浓缩成一个路牌,

而我们这个有近五百年的历史的村庄,

几年后也会成为一个路牌吗?我的村庄将会在哪里?